◈ 第3章

第4章

厲家宅子面積很大,分了主樓和副樓,還有傭人住的樓。

主樓不用說,住的自然是厲家人,而副樓平時則用來招待客人。

顧明煙就住在副樓的客房裡。

她今天一早被舅舅帶來厲家要錢,厲家人不在,傭人讓他們離開,舅舅卻厚着臉皮留下來過夜。

顧明煙回到副樓的客房,立刻來到窗戶邊。

從這裡看出去,能看到主樓的大門。

她等了兩分鐘,沒有看到方楚楚回來。

怎麼回事?

是哪裡出問題了嗎?

按理來說,方楚楚應該看到了重傷的厲雲錚,會第一時間跑去叫人。

上輩子她給厲雲錚止血後,認出了受傷的人是厲雲錚,立刻去厲家叫人。

厲家當時出動了一大半人把他抬回去。

家庭醫生也以最快的速度趕了過來。

厲首長和他的兒子們得知道消息後,也都在第二天下午匆匆從外地回來。

知道是顧明煙救了厲雲錚,厲首長親自對她表達了感激之情。

這是上輩子發生在她身上的事,這輩子會發生在方楚楚身上。

但方楚楚卻一直沒有出現。

顧明煙心裏越來越沉。

就在她忍不住想要去看看怎麼回事的時候,方楚楚跌跌撞撞的跑向了主樓。

沒過一會兒,管家帶着傭人,拿着手電筒,跟着方楚楚急匆匆而去。

這一幕,和上輩子她去主樓叫人時的情形一模一樣。

很快,他們就會把昏迷受傷的厲雲錚帶回來。

家庭醫生也會在20分鐘之內趕過來。

顧明煙提着的一顆心,徹底的落回了肚子里。

她拉上窗帘,臉上有了笑意。

真好,她在這一晚,改變了自己的命運。

明天厲雲錚醒來後,會得知是方楚楚救了他。

從今以後,他會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方楚楚身上。

自己會在他的生命里消失。

今後以後,他們再也不會有任何瓜葛。

**

方楚楚暈血。

這也是她為什麼沒有第一時間跑回去叫人的原因。

在看到厲雲錚身上的鮮血時,她腿一軟,眼前一黑,直接坐到了地上。

要不是黑燈瞎火,看的不是很清楚,她恐怕會直接暈過去。

在原地癱軟了幾分鐘後,方楚楚虛弱的站起來,也不敢碰厲雲錚一下,踉踉蹌蹌跑回厲家叫人。

管家讓傭人把受傷的厲雲錚抬回了別墅。

家庭醫生接到電話後,急急而來,立刻對厲雲錚展開救治。

厲家亂成一團。

方楚楚站在一邊,本想留下來等厲雲錚醒,但濃重的血腥氣讓她待不下去。

特別是當醫生換下了一塊塊沾血的白紗布時,方楚楚眼睛一翻,差點又暈了。

血腥味讓她想吐,為了不讓自己吐出來,方楚楚捂着嘴巴,一溜煙跑了。

回到家,被窩一鑽,暈暈乎乎的睡了過去。

第二天,方楚楚還沒醒,她媽就喜上眉梢的把她搖起來:「你這丫頭,昨天是不是救了三少爺?剛才管家過來跟我說,三少爺人沒事,傷情也穩住了,還說三少爺醒過來的第一句話就是要找你呢。」

方楚楚懵了半天,記憶才慢慢回籠。

聽說厲雲錚想要見她,她先是一喜。

接着又想到顧明煙。

心裏又止不住的一沉。

救厲雲錚的人不是她,而是顧明煙。

方母沒有注意到她的變化,沉浸在巨大的喜悅中:「傻丫頭,還愣着幹什麼,起來去洗漱,收拾好了跟管家去見三少爺。」

渾渾噩噩的方楚楚被拉了起來梳洗打扮。

**

顧明煙睜開眼睛,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天花板,輕輕嘆了口氣。

真的重生了。

回到了19歲和厲雲錚初次見面的時候。

如果按照上輩子的進展,很快管家就會過來敲門,跟她報喜,說厲雲錚已經醒了,並且脫離了危險,還想要見她。

顧明煙當時還不知道自己這一去,會和厲雲錚產生十年之久的糾葛,所以也沒多想,直接跟着管家去見了厲雲錚。

她到現在還記得,厲雲錚**着上半身,躺在床上,目光灼灼盯着她的情景。

「是你救了我,想要什麼報答?」當時,厲雲錚這樣問她的。

顧明煙說不用報答,你沒事就好。

厲雲錚沒有說話,目光帶着侵略性的盯着她。

顧明煙當時就覺得不舒服,但沒有多想,後來這個男人用手段一步步把她強留在身邊,她才恍然大悟,他對她的佔有慾,早已經從那個晚上就開始了。

還好,這輩子不用再和厲雲錚糾纏了。

就是,會苦了方楚楚。

厲雲錚那可怕的佔有慾,是個女人都會受不了。

她突然覺得有點對不起方楚楚。

方楚楚以後會後悔嗎?

會不會覺得,自己把她推入了火坑?

顧明煙垂下眼帘,輕輕嘆了口氣。

還是得找個機會問問方楚楚到底是怎麼想的。

洗漱完,顧明煙去敲舅舅的房門。

江衛平正在呼呼大睡,做着發財夢,「砰砰砰」的敲門聲把他從美夢裡敲了起來。

他不高興的去開門,看到是顧明煙,火大:「你不睡覺跑來吵我幹什麼,回你自己房間去,我再睡一覺。」

說著就要關門,顧明煙伸出一隻腳,把門擋住了,「舅舅,天亮了,厲家人都起來了,你不是要錢嗎?」

一聽到錢,江衛平倒是來了精神,讓顧明煙等着,他去洗臉刷牙。

這厲家還真是有錢,每個客卧都配了衣帽間和浴室。

看着這奢華的客卧,江衛平眼裡閃過貪婪的光。

……

江衛平洗漱完,帶着顧明煙去了厲家主樓。

忙碌的傭人看到他們進來,紛紛露出鄙夷的眼神。

這個時候厲家沒人喜歡自己和舅舅。

舅舅是個貪婪的人,把厲家當做自動**機,缺錢了就會來索要錢財,厲首長因為愧疚,一直滿足着舅舅各種無理的要求。

但厲首長的幾個兒子卻很看不慣舅舅的行為,因此連帶着,對顧明煙也很反感。

認為她和舅舅一樣,是個貪得無厭的人。

江衛平大大咧咧坐在沙發里,翹着個二郎腿,「還說是大家族呢,這就是你們的待客之道?客人都坐半天了,也不說請吃早餐。」

顧明煙坐在旁邊沒有理會,目光落在門口。

如果沒有記錯,這個時間點,管家會帶着方楚楚去見厲雲錚。

因為上輩子管家就是這個時候帶自己去見了厲雲錚。

果然,沒過幾分鐘,管家和方楚楚就出現在了她的視線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