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厲雲錚在失血昏迷時,並非意識全無。

他知道有人在對他進行搶救。

那人解開他的衣服,冷靜鎮定的幫他止血包紮傷口,在他氣微弱的時候,給他渡氣保他性命,甚至還在他耳邊低語呼喚,急切叫他的名字……

這些他全都知道,卻不知道那人長什麼模樣。

所以他清醒後,問的第一句話就是,救他的人是誰。

管家說是方楚楚,見他露出迷茫的眼神,管家解釋了方楚楚是誰。

原來她從小在厲家生活。

但他記憶里,卻沒有她的影子。

沒關係,現在沒有,以後就有了。

對着站在遠處的方楚楚露出溫和的淺笑,厲雲錚拍了拍身邊的位置:「別緊張,過來坐。」

方楚楚雖然是在厲家長大的,但她只是一個傭人的女兒,大多數時間裏,她和其他傭人一樣,生活在傭人樓里。

很少能有現在這樣的機會,跟厲雲錚如此近距離的相處。

她小心翼翼的走過去,緊張無措的坐在床上,對面就是散發著危險迷人氣息的男人。

方楚楚能清晰的感受到厲雲錚深邃的視線擱在她臉上,目光帶着毫不掩飾的打量。

她感覺自己的心跳都快要從喉嚨里蹦出來了。

一是因為害羞緊張,二是因為害怕。

救他的不是自己,他會察覺出來嗎?

聽說厲首長几個兒子里,厲雲錚是手段最狠戾的那個。

從小所有的傭人都告訴方楚楚,整個厲家,最不能惹的,就是厲雲錚。

惹大少爺不高興,不會有任何事。

惹惱了二少爺和四少爺,頂多被罵一頓。

要是惹了三少爺生氣,那你的好日子就到頭了。

別人在玩泥巴的時候,厲雲錚已經在玩槍了。

十二歲他就敢開車衝到學校,把前市長兒子拖出來打斷了腿。

十四歲已經是大院里的一霸。

十六歲被厲首長親自扔軍營去歷練,想磨一磨他的性格,結果這位爺進軍營不到一年,在一次演習中,帶着幾個親兵直接『造反』,把指揮官綁了,『篡位』當了最高指揮官。

所有見過三少爺的人,都覺得他隨和,但所有人都不知道,這份隨和下面是漫不經心的冷漠。

他現在懶洋洋的靠坐着床頭,但渾身上下還是散發著濃郁的壓迫性。

方楚楚甚至都不敢抬頭和他直視。

她惴惴不安的坐着,厲雲錚驀地低笑出聲,「你怕我?」

那低沉性感的音色從他喉嚨中溢出來,聽得人耳根**。

隔的這麼近,方楚楚能聞到他身上強烈的男性氣息,臉紅的像要滴出血來,「不怕。」

她確實不怕,她只是緊張害羞。

「那怎麼不看我?」

方楚楚怯怯的抬頭看過去,對上他慵懶的雙眸。

靠着床頭的年輕男人眼裡含笑,眉目光是細緻的溫柔:「這就對了,以後在我面前膽子大些,我不吃人。」

在他柔和安撫的笑意里,方楚楚感覺整個人都要飄了起來,原來男人溫柔起來,竟然會有這樣驚心動魄致命的一面。

她羞答答的「嗯」了聲,目光忽然瞟到男人的腰腹。

纏着男人精瘦腰腹的白色紗布上,一團鮮紅慢慢洇開。

方楚楚看着那血紅,瞬間感覺身體僵硬,一陣頭暈目眩的感覺襲來。

她急忙收回視線,別開臉。

厲雲錚低頭瞧了瞧,傷口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滲血了。

看着方楚楚一臉緊張的樣子,他隨手把傷口蓋住:「沒事,只是輕微滲血,這是正常現象,別怕。」

方楚楚的臉色卻依舊慘白,看也不敢看傷口上的血,勉強扯出一抹笑:「我知道。」

「知道還怕成這樣?」厲雲錚笑着打趣,「膽子未免也太小了,你屬兔的?」

「不,不是。」方楚楚腦子一陣恍惚,聽到厲雲錚的話,她下意識回了句:「我只是暈血。」

厲雲錚表情一頓,眼皮撩起來。

他臉上雖然還帶着柔和的笑意,但已經藏了鋒利:「你暈血?」

方楚楚本來想點頭,突然一下醒過神來,到嘴邊的話咽回去,換成一句:「我,我是怕血,一看到三少爺身上的傷口,我又想到昨晚三少爺你全身都是血的躺在地上,那場景太可怕了。」

厲雲錚沒說話,眼神若有似無的盯着她,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方楚楚如芒在背,渾身都緊繃了起來,心裏懊悔的不行。

在三少爺面前,說錯一句話,都有可能叫他察覺。

她怎麼能這麼不小心!

好在厲雲錚最後又笑了起來:「既然怕,那就不要看了。」

他眉眼柔和,身體靠回去,不動聲色的和她拉開了距離:「醫生讓我靜養,你先回去,等我好些了再和你說話。」

說完,看了管家一眼。

管家心領神會的點點頭,把依依不捨的方楚楚送了出去。

重新回來時,管家看到厲雲錚盯着腹部,一臉若有所思的表情。

「三少爺。」管家出聲打斷他的沉思。

厲雲錚頭也沒抬:「跟我說說昨晚方楚楚救我的情況,事無巨細的說清楚。」

「是。」管家想了想,說:「晚上十一點多的時候,楚楚突然跑來主樓敲門,神色很驚慌,說三少爺你暈倒在巷子里,讓我們快過去,我帶着幾個傭人跟她過去,果然看到您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管家說完,遲疑的看向床上的男人:「三少爺,你是在懷疑什麼嗎?」

厲雲錚沒有正面回答,反問:「她說她怕血,可我看她那個樣子,倒像是暈血,你覺得呢?」

這倒讓管家為難了:「不怕二少爺笑話,我其實不知道暈血和怕血有什麼區別。」

「對她那種嬌滴滴,膽子小的女孩來說,怕血很正常,但暈血就不同了,暈血是生理反應,看到血就會控制不住的噁心、目眩、心悸,嚴重會直接暈倒,方楚楚剛才的反應,符合暈血的條件。」

說到最後,厲雲錚意味深長的輕笑了聲:「一個暈血的人,怎麼給渾身是血的人展開救治呢?」

管家愣住了:「三少爺你的意思是楚楚她在撒謊?」

厲雲錚慢悠悠道:「撒沒撒謊,監控里應該有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