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聽完顧明煙和江衛平的話,厲正華非常驚訝和意外。

他見顧明煙有本事處理這事,就沒露面。

回到車上,厲正華讓司機開車回去。

厲明朗從後視鏡里看着漸漸遠去的瘦弱身影,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爸,我看到的是顧明煙嗎,那小子不是恨死了咱們家嗎?怎麼會幫着我們說話?」

不止是厲明朗,厲首長聽到顧明煙說的那些話,也格外震驚。

每次見到顧明煙,他都無法忽視那個孩子眼裡的恨意。

小時候的仇恨和厭惡,明晃晃的寫在臉上。

長大後雖然學會了掩飾,但怎麼比得過歷經風霜的厲正華,他一眼就能看出顧明煙掩藏在內心深處對厲家人的仇恨。

剛才卻聽到那樣一番是非分明的話,這讓他心裏更是百味雜陳,嘆了口氣:「這孩子長大了,懂事了,但越是懂事,我心裏越是愧疚。」

「懂個屁的事。」厲明朗撇撇嘴:「我看是那對舅甥故意在演戲。」

他不相信一個人會無緣無故的改變根深蒂固的想法。

特別是顧明煙還以為厲家害死了她父親,從小就在她腦子裡生根的念頭,怎麼可能會輕易的扭轉?

「演戲?」厲正華皺眉,「演什麼戲?」

「他們這幾年一直獅子大開口找我們要錢,而我們給的越來越少,這對舅甥恐怕是因為害怕要不到錢了,所以才會上演這齣戲碼給我們看。」

「胡說八道。」厲正華覺得他這是在瞎扯淡,「以為所有人都像你一樣心機深沉?」

厲明朗:「……」

老頭子活到這個歲數,怎麼還這麼天真?

人性是最經不起考驗的,特別是錢財方面的考驗。

顧家那幾個人,一直把他們厲家當**機,如今自動**機拿不到錢了,他們當然什麼事都做的出來。

本來還想反駁幾句,但看在老頭年紀大了的份上,厲明朗就閉嘴了。

老頭糊塗,他這個當兒子不糊塗就行。

**

車子到別墅主樓門外停下了,管家正好從屋裡出來,看到從車裡下來的人,連忙上前:「首長,二少爺。」

「德叔,你這匆匆忙忙的,要去幹什麼?」厲明朗問道。

「三少爺吩咐我去做點事。」

厲雲錚交代了他去監控室把昨晚的監控記錄拿來,他正準備過去處理。

厲正華從車裡下來說:「別的事放一邊,你先去幫我做件事,去把顧明煙那孩子帶來見我,現在就去,別讓他們走了。」

看來只能等處理完首長的事,在去辦二少爺的事了。

管家點點頭:「是。」

「老三呢?」厲明朗脫下外套,隨口問:「在樓上?他情況怎麼樣?醫生怎麼說的?人還暈着?」

管家接過外套掛到衣架上,一一回答:「三少爺在樓上,今天早上就醒了,醫生說三少爺身體素質好,所以情況不錯,但也交代了要靜養。」

厲明朗點點頭:「我去看看。」

管家則出去找顧明煙。

上樓前,厲明朗看了他爸一眼:「不上去見你另外一個兒子?」

「你先上去。」厲首長望着門口的方向,「我等等明煙。」

厲明朗驚愕:「親兒子都不去看,等一個外人?」

厲首長哼了聲:「管家不是說了,他身體素質好,早就醒了,我還上去幹什麼。」

厲明朗在心裏嘆了口氣。

這對父子心裏的疙瘩還沒有解開。

……

二樓,厲明朗剛推開門進屋,就嗅到了空氣里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厲雲錚半躺在床上,閉着眼睛,好像睡著了。

厲明朗放輕腳步來到床邊,正準備貼心的當個好弟弟,給他拉上被子時,這時,閉着眼睛的厲雲錚突然睜開眼。

一把槍抵在厲明朗的腹部。

「是我!」厲明朗叫道。

厲雲錚黑眸靜幽幽:「下次進來記得敲門,不然擦槍走火讓你吃了槍子兒,我是負責還是不負責?」

厲明朗覺得後頸毛毛的,在床這坐下,「知道知道。」看他傷口,「嚴重嗎?」

「死不了。」

「誰下的手,能把你傷成這樣?」

他們一家四個兄弟,自己不擅武,大哥是軍人,厲雲錚當過特種兵,老四隻會吃喝玩樂,所以論起實力,幾兄弟的身手都比不上厲雲錚一個。

能傷到厲雲錚的人,更是屈指可數。

所以厲明朗除了關心之外,更多的是好奇:「你都被傷成這樣了,那傷你的人,早就掛了吧。」

厲雲錚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動了下身體,懶散的靠着床頭:「你一個人回來的?」

厲明朗搖頭:「和老頭一起,管家說你沒事,爸就讓我先上來了,他在樓下等顧家那個小吸血鬼。」

厲雲錚頓了兩秒,才反應過來他說的「小吸血鬼」是誰。

「顧明煙?」

「嗯哼。」

厲雲錚腦子裡浮現出一個消瘦,且沉默寡言的身影。

他挑挑眉:「又來要錢了?」

「聽管家說昨天就來了,傭人告訴了他們家裡沒主人,讓他們先回去,那對舅甥不肯走,賴在了咱家,昨天還在客房裡住下了,真是無賴至極。」

厲明朗見多了像江衛平那樣的人。

貪婪,愚蠢,沒安好心。

所以對他們是一點好感也沒有。

不止他對顧明煙沒好感,可以說厲家任何一個人,都對顧明煙沒有好感。

厲雲錚懶散靠在床頭,修長的手指把玩着槍,漫不經心的開口:「對付無賴,就要比他們更加無賴,多大點事,至於愁眉苦臉?」

外人眼裡的厲雲錚溫柔輕和,最好說話,永遠一副好脾氣。

但厲明朗卻知道,這個弟弟有多瘋。

不笑的時候,讓人心裏發毛,笑起來的時候,更加讓人毛骨悚然。

一句話,惹誰都好,最好別惹這人,也不要讓他對你感興趣。

看着他眼裡閃爍的光芒,厲明朗就知道他肚子里的壞水冒了出來:「你想到了什麼辦法教訓那對舅甥?」

「不止一個辦法。」厲雲錚上半身靠着床頭,嘴角勾起抹危險的弧度,笑的意味深長:「你確定要聽?」

厲明朗不確定了。

他搓了下胳膊說:「你別這樣笑,笑的我雞皮疙瘩都冒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