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從現在到子夜,還有半個時辰,完全足夠了。
阿霓在一邊熟睡着,這孩子睡着的狀態下,是很難醒過來的。
蔣天生低頭,吻上了羅雲驍的脖頸,她身上的衣服被他輕易地挑開,滑落在床上。
幾天沒有過了,羅雲驍也是被男人撩撥得神志迷亂,身體開始不由自主,逐漸的,她淪陷在他的柔情和霸道之下,男人幾乎是掐着時間結束,不浪費一分一秒。
羅雲驍依偎在男人的懷中,額頭上掛着一層細汗,蔣天生的頭髮也**,眉梢上帶着水霧,看上去俊魅逼人,彷彿妖物所化。
每次看到這張臉,羅雲驍都覺得,來到這個世界,撿到一個大美男,簡直不要太賺。
容媽和福媽回來了,聽了一下裏面沒動靜,這才敲門。
「進來。」
二人進來了,兩人都端着一碗蓮子銀耳粥。
「慕公子,傅大夫,你們整日忙碌,頭腦難免昏沉,這粥喝了,有安神助眠的作用。」
福媽說。
像這種地方,是很少有這些食材的,一般是主帥才吃得上,可二皇子還是吩咐給他們準備了一份。
這個時候阿霓醒過來了,下意識地找奶吃,福媽趕緊將她抱過來喂。
把粥吃完,羅雲驍仍然還是睡不着。
她靠着男人的胸膛,輕聲問道:「明天就要打仗了吧。」
「嗯,不過一般不會打到營地來,我會讓幾個身手好的守着你,你不用擔心。」
「我不怕這個。」
羅雲驍說:「我知道,你是要上戰場的。」
「我不能不去,我都到這裡來了,難道要在營地等着消息?
這不像話。」
羅雲驍緩緩吸了一口氣,他去那種刀槍無眼的地方,她怎麼會沒有一點擔心,其實,在確定軍報的時候,她的心就七上八下的,不得安生。
蔣天生輕輕拍着她的後背:「我會好好回來。」
「嗯,你只要記住,我和阿霓在這裡等你。」
羅雲驍說。
這個晚上,她緊緊抱着男人,一直沒有撒手,好像生怕他從她的身邊永遠消失。
天還沒有亮的時候,軍隊就要出發,這裡的二萬將士已經準備好,只留下abc看守營地。
這一次,大家都是奔着決勝而去,都暗暗在心底發誓,要血洗上一次的恥辱。
這一次要是勝了,大家都可以好好休息,不然,就是無休無止的廝殺,疲憊,和犧牲。
蔣天生低頭看了一眼懷中的人,她抱着他抱得那樣的緊,臉上帶着依戀,還有不安。
他眸子一深,眼底帶上了一抹心疼,慢慢將她的手拿開,在她臉上親了一下,又親了親一邊睡着的阿霓,他再好好看了她們母女倆一眼,然後悄無聲息下了床。
等男人出了營帳,羅雲驍睜開眼睛。
他還是去了,正如他所說,他不得不去。
她抓緊了被子,強忍着情緒,蔣天生,你一定要安然無恙地回來啊。
還是忍不住披了身衣服出營帳,藉著星光月芒,赫赫千軍萬馬隊列的最前方,是二皇子,氣宇軒揚,挺拔凜冽,根本看不出來受了傷,稍微往後是蔣天生,然後是邵羽,隔了幾行將領,又看到了李羨。
羅雲驍的目光鎖定在那一道身影上,看着他越來越遠,最後隨着黑壓壓的人群消失在天地交界處。
大軍出發了,這裡只有寂寂的風聲,不時刮過,帶過一絲清涼的感覺。
距離天亮還有一段時間,羅雲驍哪裡還睡得着。
一個高大的手下走過來,他是二皇子的人,叫鐵鉤,身手了得,二皇子從來都是把他帶在身邊的,可是卻留下來照顧羅雲驍母女。
「距離邊境線十里,邊境線離這裡,又是二十里,總的三十里,這裡看不到戰況,傅大夫也只有等了,相信會傳來好消息的。」
三十里,是有點遠,有什麼情況也不能很快得知,羅雲驍的心又緊了一下。
她在蔣天生的面前,沒有表現太多的情緒,如果他知道她太掛心,只怕不能安心打仗。
「本來我們已經向地方領土推進五十里,只要攻下最後一道防線,就可以攻佔其腹地,取得大捷,可就在這個時候,二殿下被細作所傷,不能指揮,讓敵人反攻了回來,二殿下手下的將領拚死守住了邊境線向北十里,保住了一點微弱的優勢。」
鐵鉤話里有些憤憤,如果不是這樣,這邊已經贏了,也不至於還有這艱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