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明撩暗寵!小後媽在娃綜人氣爆棚 第10章_宜美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短短一個上午,談家上下都親眼目睹了談思樂對施顏的偏愛。

邱管家看着向來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小小姐親自端水果倒果汁,不由感慨眼緣還真是一個奇妙的東西。

遙想當年,夫人剛給少爺介紹相親對象。

談思樂愣是在老宅撒潑打滾惡作劇,使盡渾身解數,把幾家千金嚇得花枝亂顫,茶水都不敢多喝就落荒而逃。

自此之後,夫人再也沒有邀請過性格溫柔的名門千金來家裡。

也就是這兩年,思樂小姐稍微懂事了些,有時也會羨慕別的小朋友有母親在身邊陪伴,夫人才敢暗地裡給少爺安排相親。

但效果也是不盡人意。

少爺性子冷淡,心系事業,每每與小姑娘相親,要麼就是沒坐幾分鐘就匆匆離場,要麼就是將思樂小姐接過去,把人家姑娘晾在一旁。

明顯是鐵了心要拒絕。

有心性堅韌的女生嘗試過倒追,但少爺總是置之不理。

所以,幾乎每次相親都是以失敗告場。

邱管家本以為,少爺會一直這麼冷心冷情。

但沒想到昨天的少爺一回來,就答應了老夫人的要求。

孩子果然大了啊。

邱管家欣慰地點了點頭,轉身去忙。

*

時間接近正午。

施顏被談思樂纏得沒辦法,只能再陪她彈一次練習曲。

她坐在琴凳旁,手把手地教談思樂練習新曲子。

談思樂聽得認真,正想提問,就聽到室外傳來一道汽車鳴笛聲。

她的注意力一下被吸引過去,亮晶晶的眼眸左看看右看看,才瞧見落地窗外百米處停着的加長林肯。

談思樂奇怪地皺了皺眉,小聲嘀咕道:「奇怪,今天太奶奶出門坐的不是這輛車呀。」

「難不成是奶奶回來了?」

「但奶奶不是好幾日沒來了嗎?」

談思樂隱約記得,前幾日爸爸拒絕奶奶安排的相親,把她氣得連夜飛了巴黎。

當時奶奶說,爸爸要是不低頭她就不回來。

她也不知道爸爸最後怎麼處理的,只記得前天給奶奶打電話時,她語氣不好,似乎很不高興。

奶奶的氣消了?

談思樂想到這,趕緊從琴凳上爬下來,然後沖施顏甜甜一笑,輕聲道:「姐姐,你等我一下,我去外面看看。」

語罷,她略過站在落地窗旁接電話的談晏,一溜煙地跑了出去。

*

別墅外,加長林肯內。

司機看着坐在真皮軟椅上欣賞珠寶,打扮時髦的雍容女人,額前滲出一層冷汗。

「太太,到了。」

「您先坐着,我去給您提行李。」

女人把玩着尾指的紅寶石,懶懶地抬起眼皮:「不着急,有人來接了再出去。」

司機不敢違抗,剛想稱好,就瞧見一道嬌小的身影靠近駕駛座的車窗。

司機一扭頭就看到小姑娘眨着雙葡萄般漂亮的眼睛,努力踮起腳,敲了敲他的車窗。

司機緊張的心情平復了些許,他按下車窗,聲音不自覺放低許多:「思樂小姐,外面這麼冷,你怎麼出來了?」

談思樂往裏面探了探頭,好奇道:「我來看看是不是奶奶回來了。」

司機下意識往後看。

只見方才還一臉高傲的女人彆扭地收起手,坐直了身體。

司機會意,回過頭沖談思樂點了點頭。

「那司機叔叔,您幫我打開一下後面的門吧,奶奶從巴黎回來,肯定累了。」

談思樂聲音清脆,語氣體貼。

后座的女人神情一下變得柔軟。

車門緩緩打開,談思樂麻利地爬上車,還沒瞧見人,就甜甜喊道:「奶奶,您回來怎麼也不和思樂說一聲?」

「思樂可以和爸爸去接你的。」

「您坐飛機累不累呀,思樂給您按按肩膀。」

談思樂長得可可愛愛,認真賣起萌來,幾乎沒人不買單。

饒是阮湘雲再生氣,此刻也軟下心來:「就你嘴甜,你爸爸平日那麼忙,還有空來接我?」

「他怕不是早就不把我放心上了。」

談思樂品出阮湘玉語氣中的酸澀,連忙挽住她的手安撫道:「才沒有呢奶奶,爸爸很愛您的。」

「爸爸前幾天是不是惹您生氣了?您和思樂說,思樂去教訓他。」

說到這個,阮湘雲就心痛,她心軟地抱住談思樂,眉眼中流露出一絲哀愁:「你說你爸爸都多大年紀了,我說給他找個對象,也好照顧你,他就是不領情。」

「你說他和我作對就算了,要不是我今天早上收到民政局熟人給我發的照片,我都不知道你爸爸閃婚了。」

「你說荒唐不荒唐,人生大事,豈能玩笑,我今天回來,就是想趁熱打鐵,讓你爸爸把手續撤銷了。」

「這女方的家庭背景,人品學歷咱們都不清楚,怎麼就領證了呢?」

談思樂聽着自家奶奶的抱怨,沒忍住在心底擦了一把冷汗。

要是她告訴奶奶,自己也不喜歡她找回來的那些女人,奶奶會不會生氣啊?

談思樂默默地抱住阮湘雲的腰,待她發泄完,才乖巧開口:「奶奶,爸爸也是成年人了,他這麼做肯定也有他的考量。」

「而且,那個姐姐其實條件很好的,我見過,漂亮聰明,鋼琴比我家教老師還彈的好。」

阮湘雲聞言有些驚訝:「不對啊,你爸爸閃婚,你怎麼認識?」

談思樂抬起頭,衝著阮湘雲嘿嘿一笑,有些不好意思道:「因為那個姐姐是我介紹的,昨天我逃課後迷路了,是那個姐姐幫我聯繫到爸爸的。」

阮湘雲差點氣結。

她一把捧住談思樂的**小臉,驚異開口:「我的乖乖啊,你逃課就逃課,還給你爸爸牽上紅線了?」

「你才幾歲就敢亂跑,外面那麼危險,你怎麼知道對方是好人還是壞人呢?哎呦,以後可不能再亂跑了,要是哪天遇到壞人…不對,反正你以後,要給我保持警惕心,不能輕易相信別人,知道吧。」

阮湘雲緊張地抱緊談思樂,末了才找回重點。

「話說,你這小妮平時眼光高得不行,這次怎麼想起給你爸爸找對象了?你不會是擔心奶奶眼光不好吧。」

談思樂呲着的大牙瞬間收回,半晌不搭話。

阮湘雲氣餒了:「好吧,我承認我找的那些,都差了那麼一點點,對你也不是真心的。」

談思樂倒不是什麼壞小孩。

以前三番兩次搗亂,也是對方有錯在先。

她本就是談晏名下唯一的孩子,每每談及婚事,對方第一個要求,便是讓談晏放棄談思樂的撫養權。

只是那些女孩不敢到她面前提,要麼是旁敲側擊地問談晏,要麼就是跑到談思樂面前,說些風馬牛不相關的廢話。

阮湘雲脾氣軟,也不想鬧得太難看,每次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把人送走了完事。

但她確實得和談晏生氣。

這小孩打小就主意正,大事上很少聽自己的話。

尤其是婚姻,只要她催,就一推再推,簡直把她的好心當做驢肝肺。

阮湘雲就是氣他這一點。

但孩子如今大了,好不容易找個媳婦,她還是不要從中作梗了。

不然她以前燒的那成千上萬柱求媳香,都要落到別人家了。

阮湘雲仔細想完,差不多把自己哄好了。

她抱着談思樂,坐在溫暖的車中考慮許久,才低頭看向孫女,小心翼翼地打探起來:「思樂,你既然那麼喜歡她,能不能告訴我,她是個什麼樣的人?」

「還有,你以後不能叫姐姐了,現在她和爸爸是合法夫妻了,你得喊阿姨,等人家適應了,再喊媽媽,聽到了嗎?」

阮湘雲苦口婆心。

怎知談思樂人小鬼大。

她忙不迭的點頭:「我當然知道,奶奶您放心,我會的。」

「您是想知道施顏姐姐的事嗎?我來和您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