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明撩暗寵!小後媽在娃綜人氣爆棚 第3章_宜美小說
◈ 第2章

第3章

咖啡廳音樂輕快。

施顏淡淡開口,聲音如小提琴般悠揚。

「哪位?」

對面的人聞言震怒:「我是你媽!」

「施顏你要死嗎?那麼優秀的男人你不要?小倪可是我和你叔叔給你物色的極品對象。」

「獨生子,國企上班,這樣的人才打着燈籠都難找!再說了,三十四歲也不大,正是會疼人的時候。」

「一年拖一年,你難不成要做剩女?」

施顏氣定神閑,悠悠道:「極品倒是個極品的,你那麼喜歡,不如自己去嫁?」

對方一噎。

施顏也覺得讓自己的親媽三婚的要求有些過分。

這不是盼着人家不好嗎。

於是她深思熟慮,認真地改了口:「你想讓他做女婿,介紹給妹妹也行呀,你和叔叔不是喜歡嗎?」

「妹妹今年二十二,人家剛好大她一輪,多般配呀,而且不是您經常說嘛,老男人,會疼人,妹妹嫁過去,肯定會幸福的。」

對方不吭聲。

施顏趁熱打鐵:「要不今天我做東,請你們一起吃個飯?」

「我妹大學畢業,找個有房有車的就挺不錯,你們不是怕她吃苦嗎,直接結婚,少走十年彎路。」

林梅被懟得有些心虛,囁嚅道:「瑞瑞還小,我沒考慮過這個。她讀了那麼多書,我能輕易讓她嫁人?」

「而且家裡還需要她掙錢,歡歡前些天校足球隊選上了,只算訓練費,學到初中起碼也得花八萬八……」

「你又不是不知道,就因為小時候丟了我愧疚了十多年。如今我想當個稱職的母親,歡歡正好有夢想,我一個當媽的,能拒絕他嗎?」

「而且,你可是他的親姐姐,顏顏,你不能不管他。」

施顏笑了笑:「媽,你是不是誤會了?首先,我爸送我出國留學,也不是讓我回來嫁人的。」

「其次,歡歡有同父同母的親姐姐,就算要管,哪輪得到我?」

「再者,為了八萬八彩禮就要讓我嫁,是不是太着急了點,在你心裏,我就值這八萬八?」

林梅自知理虧:「我沒說拿你的。」

施顏順水推舟:「好啊,那你給我準備嫁妝吧,不要多了,我從小沒在你身邊長大,你給歡歡瑞瑞花了多少錢,就給我多少嫁妝。」

林梅想想就肉疼,下意識就拒絕:「那可不行。」

施顏輕嗤一聲,沒了耐心:「那沒什麼好說的了。」

「你要是覺得是個雄性就能配得上我,你就儘管把我往外介紹,到時候我不想嫁,就只能把你送給人家咯。」

「三四十歲嘛,年輕,配您正好,我劉叔都快六十了,人老珠黃,您如花似玉的,怎麼能把大好年華浪費在他身上?」

「就這樣,聽我的,那些加我微信的我全給你篩一遍,您挑個合眼緣的擇日三婚,到時候女兒給你包個豐厚的大紅包,給您做嫁妝~」

施顏不管不顧,一頓輸出。

「你!」對面那頭的林梅被氣得差點心梗複發,她咬牙切齒地想罵回去,可對方只留下了一串忙音。

而她身旁偷聽的男人目光意味深長。

林梅心亂了,趕緊把手機丟了:「老劉,你別聽她的,這施顏是個不孝順的,平日胡說八道慣了,今日連親媽都敢頂撞。」

「她頂撞的還少嗎?」中年男人陰陽怪氣:「叫我老劉,看來你打心眼嫌棄我老。」

語罷,男人瞪她一眼,轉身奪門而出。

林梅百口莫辯,只能站在原地,恨恨地罵一句:「施顏這死丫頭!」

*

施顏無暇顧及林梅那邊的鬧劇。

她推開咖啡杯,去櫃檯結完賬,準備去辦今天的正事。

怎知剛轉身,就感覺一道不輕不重的力量,在拉扯她的衣角。

施顏皺眉,順着衣角看過去。

只見一個穿着娃娃領綠色碎花裙,梳着可愛花苞頭的小姑娘正扯着自己的衣角,眼巴巴地望着她。

「姐姐,你能給我買塊蛋糕嗎?」

是剛剛那個女孩。

施顏這才看清她的容顏。

小姑娘約莫六七歲,皮膚清透白皙,睫毛長卷濃密,頭髮蓬鬆柔軟,被光一照,泛着淺淺的灰,劉海處還打着卷,打眼一看,仿若一隻精緻的bjd娃娃。

混血兒?

施顏看着她發藍的眼睛和呆萌的表情,糟糕的心情一掃而空,心情愉快了起來。

只是要一塊小蛋糕?

衝著小姑娘的可愛長相,她決定當一次心軟的神。

「當然可以。」

「想吃哪塊?」

Seven oclock的甜品向來做得不錯,甜度不高,口感細膩。

縱然她不愛甜,偶爾也想嘗上一口。

施顏站在玻璃櫥窗前,看着小姑娘慢慢挪過來,最後停在那塊點綴着櫻桃莓果的紅絲絨蛋糕面前面前。

她細嫩的小手精準地指向莓果,然後轉過頭 ,無辜又乖巧地望向施顏。

「姐姐,這塊可以嗎?」

施顏有點被戳中萌點:「當然。」

小姑娘立馬開心起來,她眨着星星眼,激動地看向收銀台處的服務員,脆聲道:「哥哥,你能幫我夾一塊嗎?」

「要那個紅彤彤的~」

服務員大概是被她的可愛感染,立即行動起來。

「打包還是堂食?」

他以為這個小姑娘是施顏的妹妹,下意識看向她。

施顏付好款,道:「問她。」

小女孩依舊元氣滿滿:「在這吃~」

施顏頷首:「那麻煩你端到她家長那裡,我還有事。」

小哥懵了一下,這才意識到:「你們不是一起的?」

「這個小姑娘之前是跟着你進來的。」

「她說你是她姐姐。」

施顏:「?」

小女孩意識到自己隨口諏的借口敗露,趕緊扯住施顏,弱弱辯解道:「她就是我姐姐。」

她一面對小哥說著,一面又仰起頭,望向她的眼神沾了點討好。

「姐姐,不是你說今天爸爸很忙,就帶我來這裡吃甜點嘛?」

「姐姐,我從小就沒有媽媽,你是除爸爸以外對我最好的人啦。」

施顏:「?」

她看小姑娘撲閃不停的眼睛,莫名聯想到最近的人販子拐賣案。

這個小女孩,明顯是那種很容易被拐跑的長相。

她皮膚柔軟,發質又好,身上穿的是c家的定製童裝,腳上的小皮鞋雖簡單,卻是意大利名匠的手工定製。

眼下燈光明亮,施顏瞧見她鞋子上沾着的灰色污漬,恍然明白了什麼。

她像是走丟的。

施顏眉頭緊了緊,她盯着小女孩乾淨漂亮的臉猶豫了好半會,還是沒忍心拒絕。

「對,她就是我妹妹。」

*

照從前來說,她肯定是不願平白無故地多一個妹妹。

當年她知道親媽拋棄自己生了個新女兒後,抱着親爹哭了一宿才肯罷休。

只是眼前的小女孩太過人畜無害。

咖啡店在市中心,人多眼雜,要是在這裡丟了,一時半會還真找不到。

施顏記得自己小時候差點被拐賣了一次,想着自己的事不急,打算陪她吃完這塊蛋糕。

「你說,你是逃課出來的?」

施顏托着下巴,另一隻手敲着桌子。

美甲上的碎鑽被燈光照得亮晶晶的,小姑娘看着她的冰茶色指甲,忙不迭地點了點頭,由衷誇讚道:「姐姐,你的美甲真好看。」

「上面的碎鑽,是梵詩琳上個季度推出的銀河主題嘛?這款1888顆的璀璨星系,真的好像星星喔~拿來做美甲好配~」

「姐姐,是你男朋友送的嘛?」

施顏目光動了一下,唇角勾起撩人的弧度:「這種小玩意,不需要男人買。」

「你是哪家跑出來的小千金,眼這麼尖?」

小姑娘粲然一笑,甜甜道:「姐姐,你要是願意,我可以是你家的。」

「姐姐,你單身的話,要不要我給你介紹對象呀?剛剛那個叔叔,真的有點潦草,而且還很不尊重人,一點都配不上姐姐。」

施顏樂了:「你還沒自我介紹,就想給我介紹對象?」

「先把你家長聯繫方式告訴我,我就答應你。」

小姑娘像是覺得這個要求不錯,主動配合起來:「姐姐,我叫談思樂,家住a區,今年六歲半,我爸爸的微信號是Tanyan****,手機號是139010***99,郵箱是——」

談思樂越說越不對勁,施顏一聽,當即打斷:「你給我介紹對象呢?報個手機號就行了。」

談思樂瞪大眼,有些不可思議:「姐姐,你怎麼知道我在給你介紹對象?」

施顏抬手颳了下她的鼻子:「你要不要聽聽你說的多荒謬,你叫我姐姐,我能給你爸當老婆嗎?」

「姐姐不結婚。」

短短五個字,對談思樂打擊極大。

她眼裡的光頃刻熄滅,小小的腦袋也垂下來,可憐兮兮地道:「我就是想讓你當我媽媽而已。」

「對不起,我從小沒見過媽媽,姐姐你不要介意好不好?」

施顏有相似經歷,自然受不了談思樂這淚汪汪的一下。

她只好先哄住她:「別哭,想讓我當你媽,你也得讓你爸爸達到姐姐的要求。」

施顏軟下語氣:「你爸爸要是身價上億,年輕多金,八塊腹肌,長得帥氣,我也不是不能考慮。」

談思樂剛還和霜打茄子般,一聽這句話,瞬間活了過來:「真的?」

施顏點頭:「真的,不騙你。」

騙是沒騙,也得能達到啊。

雖說能生出好看的女兒,顏值一定也不差。

但施顏能肯定,她爹不年輕。

畢竟,談思樂都六歲了。

談思樂也不知道施顏的心思,她高高興興地吃了一大口蛋糕,然後看向施顏,認真又驕傲地開口:「我爸爸真的有。」

八塊腹肌有,多金帥氣也有,年輕有為也有,身價過億……

她爸爸的身家,早就值好多好多個億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