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明撩暗寵!小後媽在娃綜人氣爆棚 第5章_宜美小說
◈ 第4章

第5章

帥當然是帥的。

只是施顏還沒有給人當後媽的想法。

她甚至連婚姻都懶得想,若不是為了應付林梅,她今天都不會來這裡。

施顏勾唇笑了笑,她婉聲拒絕男人的好意,然後轉身離開。

京市的秋天多蕭瑟。

簌簌冷風吹來,談晏望着施顏漸漸模糊的單薄身影,眸光中閃過一絲意味深長。

叮咚。

冷風灌進咖啡廳,自動門的提示音再度響起,小姑娘興沖沖地跑到冷峻男子身邊。

她仰頭望向男人,清澈的瞳仁中盈滿了好奇。

「爸爸,怎麼樣?施顏姐姐有和你說什麼嗎?」

談晏低頭,就看見談思樂扯着自己的衣角,十分期待地等着她回答。

「沒有。」

談思樂上揚的唇角瞬間撇下來。

她像是被人拋棄的失落小狗,委屈地低着腦袋,小聲嘀咕道:「我就想要那個媽媽……」

「你的魅力好差,連姐姐的目光都吸引不到,真的好不爭氣。」

「好難過嗚嗚嗚嗚。」

她聲音越來越小,頭越埋越低。

「等等……」

哭到一半,她不知是想到了什麼,猛地抬起頭,「施顏姐姐給你打了電話,那你應該有她的電話號碼才對!」

「爸爸你——唔唔!」

談思樂亢奮的說著,還沒說到一半,就被談晏捂住嘴。

清冽又熟悉的冷香在鼻尖縈繞,談思樂不滿地瞪着眼,卻說不出一個字。

「談思樂。」

談晏漫不經心地喊着她的名字。

明明語氣很平淡。

可談思樂卻有些脊背發寒。

「你不覺得你的熱心,會給別人帶來困擾嗎?」

談思樂無辜地眨眨眼睛,顯然是不明白。

談晏睨她一眼,修長的手指重重捏了一下她的臉頰。

「動不動讓人家當媽,別人會以為你是人販子的誘餌。」

「傻。」

他彈了一下談思樂的腦瓜蹦,然後收回手,往電梯走去。

談思樂被敲傻了,她不可思議地捂着痛處,好半會才反應過來。

「我是誘餌,那你不就是人販子?」

「爸,你怎麼連自己都罵!」

談思樂嘰嘰喳喳地追上去,「不是,你到底怎麼想的?」

「你都快奔三了!你還不找對象,到時候太奶奶和奶奶又要給你安排相親了。」

「啊啊啊,你到底懂不懂啊,我不要那些雙面人做我媽媽!」

談晏理都沒理,只是瞥了眼談思樂的小短腿,不動聲色地加快了步伐。

談思樂氣炸了,只能小跑起來:「爸爸你慢點!我和你說話呢!」

*

另外一邊,施顏已經驅車來到療養院。

療養院環境清幽,縱然是雨天,還有老人聚在古亭談天說地。

施顏停好車,提着水果來到a棟十六樓。

剛出電梯,就迎面撞見拿着單子的護士。

她見施顏,唇邊就揚起了笑容:「施小姐來看外公啦?」

施顏點點頭。

護士想起了什麼,把單子塞到口袋,就湊到施顏面前,小聲提醒道:「施小姐,您這幾天得常來。」

「您外公最近狀態不太好,這兩日吵着要回家,我給您母親打過電話,讓家屬來照顧幾天,但她一直推脫。這不,林先生的護工也請好幾天假了,我正想給您打電話來着,您就過來了。」

施顏皺眉。

林梅竟然沒和她提過這事。

「謝謝張護,您先去忙吧。」

護士:「行,那我就去樓下了,您要有事可以去護士站,有人在的。」

施顏沖張護笑了笑,然後轉身踏進1601。

剛進病房,施顏就聽到兩道交錯的歡笑聲。

「你說的是真的?」

「這也太有意思了,老林啊,下次要是有機會,得讓我見見您這外孫女。」

說話的是個老太太,施顏剛推開門,就看見她坐在病床邊。

老太太約莫六七十歲,衣着簡約,唇色微淡,右手處還有幾處細小的針眼,看起來像是大病初癒。

左手邊是林敬珅的床頭櫃,上面放着一隻精緻的水果花籃,和一束包裝漂亮的素白茉莉。

施顏眉梢一抬,眼底閃過一絲訝異。

「您好。」

老太太的眼神早就到了施顏身上。

聽到女生的問候,她壓下眼底的驚艷,趕緊點頭:「誒,你好。」

「你就是老林的孫女吧?」

她笑得一臉慈祥,剛想起身再問些什麼,左手拎着的包包里傳出一串歡快的鈴聲。

老太太「哎呦」一聲,趕緊起身:「差點忘了,我孫子來接我出院了。」

「我得先下去了,老林,我就先走了啊。」

「小囡,你坐這,下次有緣奶奶再和你多說幾句啊~」

語罷,老太太就拎着那隻低調的鉑金包,健步如飛地離開病房,踏出前,她還衝施顏燦爛一笑,像是十分滿意。

施顏有些莫名地望向床頭靠着的老人:「外公,那是?」

林敬珅見到施顏,神情都柔和起來,他示意施顏坐到自己身邊,緩緩道:「那是之前在十七樓住院的老太太,之前下棋的時候認識的,今天她出院,就來這看看我。」

施顏的心頃刻柔軟下來。

記憶中,林敬珅是個愛清靜的人,住進這家療養院後,他大部分時間都是獨來獨往。

晴日就一個人出去散步,雨天就坐在病房看外面。

如今能交幾個朋友,也算是好事。

「真好,」施顏放下包,坐到旁邊的矮凳上,拿起剛買的水果,熟練地削了起來。

「外公,對不起呀,剛剛路上有事耽擱了。你這幾天有沒有很想吃的菜?都告訴我,我回去做。」

施顏瞥了眼林敬珅手上因為吊水留下的淤青,心中泛起一陣尖銳的疼痛。

「對了,今年回國後,我就不出去了。」

她不動聲色地移開眼,平靜開口:「等過兩天你舒服點了,我接您出院,以後就到我新家住。」

「那棟別墅採光好,通風也不錯,二樓的主卧裝成了您喜歡的風格,您養身體最好。」

「前面還有個小花園,您想種什麼都可以。」

林敬珅目露欣慰,「外公去你家住做什麼?」

「這療養院挺好的,平時還有人一起說說話,下下棋,我去你那,不得無聊死了?」

他語重心長地說完,想到往事,不免又嘆了聲氣。

「對不起啊,顏顏,外公沒給你什麼,還成了你和你爸的拖累。」

「你現在長大了,外公不去,要是被你媽知道,肯定又會鬧得你不安生。」

「你就自己住,聽話。」

他伸出枯瘦的手,想拍拍施顏的腦袋。

可一有動作,五臟六腑中便傳來翻江倒海的疼痛。

他額前冒出冷汗,咬牙忍住疼痛,顫顫收回手,艱難地扯出一個笑容。

「你別擔心我,我在這挺好的,這幾天你該做什麼就做什麼,別管我。」

「對了,外公有件事想和你說。」

施顏沒瞧見林敬珅眼底划過的黯然,她將削好的蘋果片成片,用乾淨的瓷碟裝起來遞過去。

「什麼事,外公您說。」

林敬珅欣慰地笑了笑:「你今年二十六,外公七十六,要是外公再活十年,應該能看到你結婚生子。」

「但是外公身體不好,應該也沒有十年了。」

「外公您瞎說什麼呢,」施顏心沒來由地一慌,趕緊打斷,「別說喪氣話,您身體好着呢。」

林敬珅的笑容淡了些許:「我的身體我知道,也就這幾個月了。」

「顏顏,我今天不為別的,就想告訴你,外公給你訂了一門親事。」

「剛剛那個奶奶你應該看到過吧,她孫子人很不錯,我見過,小夥子年輕有為,成熟穩重,長相也不錯。」

「你答應我,明天去和他領證。」

施顏驚住:「領證?」

「外公,您知道您在說什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