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明撩暗寵!小後媽在娃綜人氣爆棚 第6章_宜美小說
◈ 第5章

第6章

「我當然知道。」

林敬珅早就預料到施顏的反應,「我與他奶奶交好,你嫁過去,他家定會好好待你。」

他平靜地說完,胸腔忽然一陣氣悶。

林敬珅不受控制地咳嗽了起來,懷中的瓷碟滑到地上,「啪」的一聲,碎了一地。

施顏顧不了那麼多,趕緊扶住林敬珅,給他順氣。

「別,外公沒事。」

林敬珅壓下喉間的腥甜,將施顏推開。

「你就告訴外公,你答不答應?」

施顏面露躊躇。

林敬珅臉上的笑容徹底隱去,他收回手,聲音冷淡下來。

「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

「以後不用管我了,就算是死在療養院,也不要來看我!」

他厲聲說完,便躺進滿是消毒水氣味的被窩,背過身不再看她。

施顏鼻尖瞬間酸澀:「我答應你。」

「外公,您別動氣。」

「好,」他語氣有所鬆動,「既然答應了,明天八點半,帶着戶口本去a區民政局等着。」

施顏擔憂他的病情,滿口答應:「可以。」

林敬珅心中懸了許久的大石終於落下。

可剛放下心,那股平息不久的疼痛再度襲來。

「你今天先回去吧,我有點不舒服。」

施顏攥緊手,指甲鉗進手心,原本泛粉的皮膚瞬間蒼白。

「外公,我……」

林敬珅嘆了聲氣,疲憊道:「好孩子,走吧,讓我一個人清靜一下。」

施顏欲說些什麼。

可想到林敬珅不能動怒,只得收拾完殘局,退出病房。

「那您好好照顧身體,有事就給我打電話。」

「我明天再來。」

門把鎖「咔嚓」一聲合上。

林敬珅的眼角緩緩流下兩行濁淚。

他顫巍巍地撐起身,拿出手機打開微信,給最頂上的向日葵頭像發去一條消息。

然後將枕頭底下的診斷書拿出來,揉成一團,丟進紙簍。

一切處理妥當,他找到通訊錄置頂的電話,撥了過去:「喂,小何,我上次委託你立的遺囑……」

*

晚上九點,談家書房。

「奶奶,您是說讓我明天領證?」

談晏退出會議,抬眼望向端坐在紅木雕花太師椅上的優雅老人。

老太太端着茶碗,飲了一口:「對啊,我都幫你看好了,那姑娘孝順,人機靈,腦子也好使。」

「比你媽找的那些胸無點墨的千金好得多。」

「你這次不聽也得聽,你爸當初就是不聽我的,找了個傻姑娘,以前不讓你戀愛,現在又催你結婚,我是想着,與其讓你和你媽找的姑娘相親結婚,還不如讓我來安排。」

談晏的太陽穴跳了跳:「奶奶,我帶着思樂……」

老太太抬手,示意他閉嘴:「思樂的事,我明天去小姑娘面前解釋。」

「你明天就帶着人來,其他別管。」

談晏薄唇動了動,還沒說話,又被老太太提前打斷:「你別說你有喜歡的女孩子,這麼多年了都沒個女朋友,是個鐵樹都該開花了,奶奶這大半輩子,吃過的鹽比你走過的路還多,別想唬我。」

「怕你明天會冒犯人家,我提前和你透下底,那個女孩子姓施,叫施顏。」

「人家是燕大教授的外孫女,你可不要故意喊錯名字搞破壞。」

「記住啊,明天八點,咱們區民政局見,記得帶上戒指,這次倉促了些,只能定店內的,暫時先戴着,領完證你帶小姑娘去定製她喜歡的款式,到時候婚禮用。」

老太太一口氣說完。

不等談晏拒絕,把茶碗往桌上一放,門一擰,從容又優雅地離開了書房。

桌案上的茶碗還冒着熱氣。

談晏把玩着鋼筆,陷入深思。

柔和的燈光自頭頂灑下,將他俊美的五官勾勒得愈發完美。

他垂眸望向桌角貼滿的小豬便利貼,以及歪歪扭扭的字跡,平靜的眸底掀起一絲波瀾。

施顏。

談晏望着女兒寫下的那兩個字,頭一次覺得她有點進步。

「包辦婚姻,好像也不錯。」

只是…對方會同意嗎?

談晏想起那雙坦蕩恣肆,卻又不失漂亮的眼眸,心中沉寂許久的湖泊,忽然驚起一圈漣漪。

*

一夜時間飛快,轉眼便是翌日清晨。

施顏一晚上沒合眼。

她洗漱完,看着鏡中麗人眼下的淡淡青黑,不由得嘆了聲氣。

也罷,嫁誰不是嫁。

外公不像林梅,他真心為自己好。

加上小老頭眼光也高,應該不會給她挑個太差的伴侶。

就當拆盲盒吧…倘若對方實在長得太過不堪入目,她到時候跑了便是。

如果不錯,那就結了,這樣也能擋了林梅那邊的相親安排。

施顏認真捋了一遍,然後對着鏡子化了層淡妝,挑口紅的時候有些為難,她目光在一圈招搖色號徘徊半晌,還是挑了最角落的301。

施顏工作忙,熬夜多,唇色偏淡,低飽和的桃粉色上唇,整個人氣色立即提了起來。

她望着鏡中略施粉黛的自己,一時有些恍惚。

時間好像很快,十七歲那年她稚氣未脫,眼神愚蠢又天真。如今她成熟穩重,眼神也沾染些成年人的世故。

甚至,都要結婚了。

施顏收回思緒,走到衣帽間換了身酒紅色弔帶長裙,外面披上珍珠白軟糯兔絨披肩,隨手拎了個包就出了門。

途中一路暢通,施顏十五分鐘開到民政局,還沒停好車,就看到門口排起的長隊。

施顏愣了一瞬。

今天是什麼黃道吉日嗎?

她找車位停好,下車換上高跟鞋,鎖好車出了門。

剛到門口,一個大姐就和施顏打上招呼:「美女,穿這麼好看,也來離婚嗎?」

大姐四十齣頭,皮膚保養得當,一身珠光寶氣,看着很是喜人。

施顏看着她穿的深紅色旗袍,搖了搖頭:「我來結婚的。」

大姐驚了驚,仔細一想,意識到自己的糊塗:「抱一絲啊,我自己離婚高興呢,以為你也一樣。」

她往施顏身後一看,見空無一人,不由得皺起眉:「美眉啊,你這結婚老公還遲到,不應該啊。

我和你說,男人婚前婚後簡直兩副面孔,結婚這麼重要的日子還不重視,婚後更不把你放眼裡了,你還是得仔細考慮。

你看我前夫,領證當天對我發誓一輩子只愛我,最後還是食言了,今天離婚還遲到呢。」

正說著,一個叼着煙的男人挺着大肚子踱步而來,見大姐停在這,不高興的瞥了一眼,冷哼道:「穿這麼招搖,你要二婚?」

大姐翻了個白眼:「除舊迎新,去去晦氣。」

男人瞬間怒了:「除舊迎新,你丫的就找好下家了?」

大姐挑釁:「怎麼,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啊?」

眼看着兩人鬥起嘴,施顏見狀,默默退到後面。

同時,心裏也打起了退堂鼓。

那大姐說的也沒錯,結婚還遲到,以後也不是什麼好老公。

結婚後,還有一堆瑣事,一地雞毛等着她。

原本相愛的人在長久的相處下都會相看兩厭,那不相愛的人,豈不是更加如此?

施顏想想覺得自己不該這麼草率,她握緊手提包,心下一定,準備轉身回去。

可是剛轉過來,就撞進一個帶着清冽香氣的溫暖懷抱。

她還沒反應過來,一道訝異的聲音自頭頂傳來。

「施小姐?」

好耳熟。

施顏聞聲抬頭,如水眼眸中閃過一絲茫然。

這不是昨天那個離異帶娃的男人嗎?

外公竟然給她找了個二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