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明撩暗寵!小後媽在娃綜人氣爆棚 第7章_宜美小說
◈ 第6章

第7章

二婚就二婚吧。

既然外公想看她結婚,當後媽總比親媽介紹的好。

只是她得弄清楚,對方是不是自己的結婚對象,要是錯了,那誤會可就大了。

「好巧,又見面了。」

施顏皮笑肉不笑地打了個招呼。

她往談晏身後看了看,見他旁邊沒有其他人,心裏愈發沒有着落:「你也是來領證的嗎?」

「辦離婚的?」

施顏非常冒犯地明知故問。

她只希望自己猜測是假的。

畢竟,她還是不太希望這麼drama的情節發生在自己身上。

民政局的燈光有些亮。

談晏本就長得好看,加上氣質矜貴,被這光一打,顯得愈發奪目。

再者,今日好像除了他們,幾乎都是離婚的。

與那些挺着啤酒肚,滿嘴煙酒味的中年大叔對比,談晏肩寬腿長,身姿挺拔,越顯出挑。

只見他勾唇淺笑,鳳眸微微上挑,原本清冷俊美的容顏添了幾分笑意:「施小姐說笑了。」

「我從來沒有結過婚,何談離婚之說。」

「我是來找你的。」

施顏的關注點明顯歪了:「啊?」

那昨天的小女孩不是他女兒嗎?

施顏的水眸中寫滿了困惑,她仰頭注視着談晏,濃密長睫撲閃兩下,精緻的容顏被柔和燈光照得愈發瑩潤漂亮。

「你是想說思樂?」

談晏垂眸,溫聲開口:「思樂是我姐姐的女兒,因為一些變故,兩歲就轉到我名下撫養。」

能讓撫養權發生變更的變故,定然不是小事。

施顏:「抱歉。」

談晏語氣溫和:「不必。」

話音方落,他似乎想起了什麼,修長手指在口袋中摸索片刻,取出一隻小小的酒紅色絨面首飾盒,遞到施顏面前。

「事發突然,準備得有些倉促。」

「在此之前,我想我應該詢問一下你的意見。」

談晏語速不快,可施顏卻插不進半句。

「我叫談晏,今年29,現任華盛集團ceo,經濟條件應該能達到你所要求的身價過億。」

聽到最後四個字,施顏難得有些尷尬。

這不是她昨天和那小姑娘開玩笑時提出的條件嘛?

談晏為什麼會知道?

難道…談思樂和他全說了?

她若有所思地聽着談晏的自我介紹,思緒已然飄遠。

而談晏還在繼續。

「我平時重心放在工作上,沒有不良嗜好。有兩次戀愛經歷,均未超過半年,此外沒有任何曖昧關係。」

「最後一點,我常年健身,會給你一個不錯的婚姻體驗。」

周圍吵鬧,獨獨談晏的低沉嗓音能入她耳。

「所以,施小姐要不要考慮一下?」

最後一句,男人明顯停頓許久。

似乎沒什麼底氣。

施顏抬眸:「考慮什麼?」

談晏垂眸,眼底皆是認真:「要不要考慮一下,成為我的合法妻子。」

施顏的心猛然一跳。

「好啊。」

她若無其事地回答,心早已如擂鼓。

*

半個小時後,京市民政局。

施顏看着手中多出來的紅本本,以及右手無名指的鴿子蛋婚戒,不由陷入了深思。

她一定是瘋了。

竟然在擠滿離婚夫妻的喧鬧人群中,答應談晏的求婚,並且迅速領證。

她明明記得看見談晏的第一眼,心底還有點小抗拒。

怎麼就答應了呢?

施顏努力回想那些細節,始終無法辨明,自己到底是被對方提出的哪一條言論所打動。

是那句他身價過億,情史簡單,還是那句常年健身,沒有不良嗜好?

施顏也不懂。

她正糾結,談晏已經開口:「施小姐,我們現在是合法夫妻了。」

「要不要一起吃個午飯?」

施顏回過神,看了一眼腕錶:「吃午飯?現在才九點多,應該還早吧?」

談晏勾唇,幽深的眼眸中泛起淡淡的笑意:「是還早。」

「奶奶讓我帶你去老宅認認路,據說有東西要給你。」

他的奶奶…應該是昨天見過的那位?

外公說與她交好,倒也不是不能去。

施顏自顧自地想着,還沒反應過來,對方已經順手接過了她的包和小紅本。

「走吧。」

談晏語氣淡淡。

施顏僅僅愣了一會,就被他牽着走到不遠處的邁巴赫面前。

「等等,我開了車。」

談晏一手拉開車門,另一手朝她攤開,「車鑰匙給我。」

都是法定夫妻了,施顏倒也沒拒絕。

畢竟談晏家大業大,也看不上她這仨瓜倆棗。

施顏這麼一想,把車鑰匙遞給他,便坐進副駕駛。

談晏接過鑰匙,旋即轉身,朝身後的黑色卡宴招了招手。

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從車上下來,快步走到談晏身邊,畢恭畢敬道:「談總有何吩咐?」

談晏道:「把車開到施小姐的住所。」

「松南別墅c座13棟。」

「好的,談總。」男人朝談晏微微鞠躬,接過鑰匙去找施顏的車。

施顏目送男人離開,沒忍住探出頭,「談晏。」

談晏側目:「怎麼了?」

施顏眨眨眼,美眸中閃過一絲不信任:「他不會開走我的車吧。」

不是她多疑。

畢竟人與人之間的信任真的很難建立。

她一晚上沒睡好,加上早起領證,現在還在狀態外。

反應遲鈍,很容易出問題的。

施顏懊惱的想。

談晏望着比昨日多了點呆萌的施顏,不由莞爾:「放心,不會。」

「他是華盛的員工,要是盜車,我會第一時間開除他。」

施顏鬆了口氣:「那就行。」

她閉上眼想休息會,倏然,一道有些耳熟的女聲從不遠處傳來。

「不是,你離婚不帶好證件,你這不是壞事嗎?」

聲音由遠及近。

施顏豎起耳朵認真聽,頃刻分辨出來。

這好像是最開始遇到的那個大姐。

施顏望向後視鏡,只見那位衣着富貴的大姐揪着男人的耳朵,一臉憤懣的從車前路過。

「離婚是你要離,現在死乞白賴地拖着是要幹嗎?你再這樣,我可要重新分割咱們的共同財產了!」

虛胖男人被扯得哇哇大叫:「你能不能輕點!咱們手續還沒辦齊,你這是家暴!我可以起訴你的!」

大姐一聽,火氣蹭蹭上漲,她一手揪着男人耳朵,一手往他胖臉拍了一巴掌。

「還起訴呢,呸,要點臉吧,我都沒起訴你出軌!」

「協議離婚已經給足你臉面,你還敢蹬鼻子上臉!」

大姐氣沖沖地扯着男人往前走,餘光不經意一掃,忽然瞥見坐在邁巴赫中的施顏。

她看了看施顏,又看了看立在車外的優質男人,原本憤怒的眼神瞬間平和下來。

許是覺得有緣,她停下來衝車里的施顏招招手,朗聲笑道:「小美眉,眼光不錯啊~我還以為是個慫包男人呢!」

「新婚快樂,姐之前說的別往心裏去啊,這麼帥一小伙,好好把握!」

饒是施顏這種厚臉皮,此時也有些耳熱。

她沖大姐笑了笑,道:「也祝您離婚愉快~」

此話戳中大姐心窩,她笑得格外燦爛,應了聲,滿意離去。

秋風簌簌,澄黃的銀杏葉落了一地。

「砰。」

駕駛座的門關上,施顏感覺旁邊的座位微微下陷,她側過臉,剛好對上談晏黑曜石般的幽深眼眸。

大抵是錯覺,對視的那一刻,施顏好像瞧見他眼底閃過一抹興味。

「新婚快樂,談太太。」

「以後請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