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明撩暗寵!小後媽在娃綜人氣爆棚 第8章_宜美小說
◈ 第7章

第8章

車開到林灣別墅時,施顏還沒睡醒。

她蜷縮在副駕駛,白皙的手攥着安全帶,秀眉輕皺,像是沒太睡好。

談晏停好車,轉頭就看到這一幕。

女人蓬鬆柔軟的及腰長捲髮微微垂在起伏的胸口,瓷白肌膚被溫煦日光照得格外清透,她閉着眼,濃密長睫輕輕顫動,巴掌大的臉略施粉黛,卻依然遮不住眉間的疲態。

她似乎沒休息好。

談晏對施顏的近況不太知曉,但依稀能猜到,她平日應該很忙。

思及此,談晏手上的動作輕了幾分。

他脫下外套,蓋在施顏身上,接着將暖氣調到最大。

京市的秋天冷得早,外面的空氣中透着蕭瑟的寒意,談晏靠在座椅上,眸光投向庭院中紅透的楓葉。

時間確實過得很快。

當年將談思樂從醫院接回來時,他以為自己這輩子都會不婚。

轉眼四年過去,他已有婚姻。

只是這段婚姻有些倉促。

談晏的目光落在施顏的側臉。

如果說他是因為對方是施顏才答應,那她呢?

她會後悔嗎?

談晏眸光漸深。

思索間,施顏已經從睡夢中醒來。

暖氣吹得臉頰有些發熱,施顏睜開眼,就聞見鼻尖縈繞的清冽香氣,淡淡的柑橘混合著茶香,細嗅又多了幾分純凈清涼的山泉氣息,幾種香調混合一起,雜糅得近乎完美。

施顏看着身上多出來的大衣,心中莫名增了幾分好感。

聞香識人,香調對了,就很加分。

施顏胡亂地想着,腦袋裡忽然閃過談晏在民政局時說過的一句話。

體驗應該不會差吧?

施顏大膽的想法剛冒出來,就被自己親手掐滅。

她一定是有點精神問題。

一點感情都沒有,想到哪去了?

她在心底唾棄了自己三秒,然後粗暴地搓了搓臉,將睡意趕跑。

「謝謝你的外套。」

施顏將碎發攏到耳後,把手感頗好的外套遞過去。

「不謝。」

談晏接過,他垂眸望着施顏眼下的青黑,淡聲開口:「不需要再休息會嗎?」

施顏眨眨眼:「我的狀態看起來很差嗎?」

談晏看着她氣色好了不少的容顏,搖搖頭:「狀態很好。」

施顏拎起包包:「那不就對了?」

她開門下車,剛邁出去一隻腳,就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

「等等,我第一次來這裡,沒有帶禮物會不會不太好?」

談晏失笑:「不必,你來就是最好的禮物。」

施顏若有所思:「今天周六,談思樂應該在家吧?」

談晏沉吟開口:「她不需要禮物, 逃了一周課,我沒把她關禁閉已經很好了。」

「逃課一周?」

施顏噗嗤一下笑出聲,「膽子很大。」

有她當年的風範。

談晏有些意外施顏的反應。

他以為對方會很頭疼。

因為在嚴格意義上,談思樂並不是一個聽話的乖小孩。

甚至還有些叛逆。

「並不是安靜聽話才是好孩子,有小個性也不是壞事。」

「這個年紀很正常,明白她逃課的動機,稍加正向引導就可以了。」

施顏沖他調皮地眨眨眼,「談先生,你不考慮帶我進去坐坐嗎?」

談晏愣了一瞬,施顏已經關上車門。

他回過神,下車接過施顏的包包。

施顏對他的自然感到訝異。

畢竟在她的認知中,談晏從小養尊處優,基本沒有服務別人的經驗。

難道是從那兩段感情中學來的?

可真要是這麼體貼,那兩位前任會和他分手嗎?

施顏多了幾分好奇。

她輕鬆地跟上談晏,與他並肩而行。

算了,慢慢了解吧。

*

談家別墅內,場面一度混亂。

「我說了,爸爸不回來我才不要吃早飯!」

「也不要練鋼琴!」

「爸爸結婚竟然不帶我去!而且,那位阿姨我都不認識!」

「要是她以後家暴我,你們站我這邊還是阿姨那邊!」

偌大別墅中,穿着若草色洛麗塔的小女孩坐在鋼琴前無能狂怒。

她戴着同色系的小發箍,蓬鬆柔軟的捲髮泛起柔亮的光澤。

「思樂小姐,您別生氣了,先用早餐,都快涼了。」

「您吃一口,以後您說我們站在哪邊,我們就站在哪邊。」

十幾個傭人端着各色的中西式早點,在談思樂面前圍成一個圈。

最靠前面的女佣人耐心溫柔地哄着她,卷了一口培根煎蛋往她唇邊送,可小姑娘依舊不領情,氣呼呼地把頭扭過去。

「你們都不敢正面回答,就是糊弄我!」

「哼,我不要理你們了!」

談思樂從鋼琴凳上跳下來,轉身就要從人堆里鑽出去。

女傭滿臉擔憂,單手護住她:「思樂小姐,您慢點啊,摔着怎麼辦?」

談思樂聞言,臉上雖寫着不樂意,但腳還是停了下來。

「你說站我這邊我就吃一口。」

女傭見她鬆口,趕緊柔下聲哄她:「站你這邊。」

「思樂小姐,啊~」

談思樂滿意點點頭,剛想開口,就被猝不及防地塞了口荷包蛋。

外焦里嫩的煎蛋香氣,混合著些許培根的煙熏味在舌尖綻開。

談思樂肚子里的饞蟲被勾了起來,她咽了咽口水,肚子咕嚕一聲,看向培根煎蛋的眼神多了幾分渴望。

「哼,也不是很美味嘛,你再說一句我就再吃一口。」

談思樂臭屁地說著,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盤子里金黃的煎蛋。

女傭十分上道:「站您這邊,來再吃一口。」

談思樂吃了一大口,水亮的大眼睛滿意地眯起來。

從八點半起來抗議到現在,她還沒吃一口。

真的有點裝不下去了。

要不吃完再抗議吧。

談思樂眼睛滴溜溜地轉了一圈,然後指向餐廳的方向,勉為其難地開口:「你們安慰我這麼久,應該也很累了。」

「把這些好吃的放桌上,我自己吃。」

「你們去忙吧。」

談思樂雙手叉腰。

傭人們見小祖宗終於不鬧了,紛紛露出了笑臉。

她們小心翼翼地把早點端到桌上,鋪了塊抹茶青的餐布,倒上熱牛奶,才退到一邊,讓談思樂好好吃飯。

談思樂哼哧哼哧地爬上椅子,一口乾蒸燒麥,一口意式肉醬面,一口培根,一口牛奶,正吃得歡,忽然聽到門口傳來悉索腳步聲。

緊接着,談思樂就看到邱管家不顧平日的優雅形象,急匆匆地跑到門口,一臉高興和感動地喊道:「少爺,施小姐..不對,少奶奶,你們回來了啊~」

「我還和老夫人說您二位快到了,剛下樓就瞧見了~」

「來來來,少奶奶這邊請。」

邱管家諂媚的聲音從大廳傳來。

少奶奶?

談思樂急了,一口培根哽在胸口,噎得她捶胸頓足。

她喝了一口牛奶壓下去,剛想跑出去,就聽到談晏一如往常的冷淡語氣。

「思樂呢?」

談思樂豎起耳朵認真聽。

「思樂小姐剛抗議完,在吃早飯。」

談思樂的小臉瞬間耷拉下來。

管家爺爺怎麼啥都往外說!

她不滿地嘟起嘴,正打算反駁,就聽到一道戲謔又動聽的女聲從外面傳來。

「她抗議的……不會是我吧?」

好耳熟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