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明撩暗寵!小後媽在娃綜人氣爆棚 第9章_宜美小說
◈ 第8章

第9章

談思樂心底浮出一個名字。

是昨天的漂亮姐姐嗎?

談思樂不敢確定,她吃完盤子中的最後一口培根煎蛋,抽出紙巾擦乾淨唇,把身上的褶皺一一撫平,才跳下木椅,跑到門邊,小心翼翼地觀察外面。

只見偌大的客廳中,亮起的水晶吊燈璀璨如星辰。

女人安靜地立在水晶燈下,氣質優雅貴氣,絲毫不遜於旁邊的男人。

她上着軟糯珍珠白披肩,內搭酒紅色弔帶裙,下踩銀色細高跟,身材高挑,曲線迷人。

柔亮的長捲髮慵懶地垂在胸前,側臉精緻立體,長睫卷翹,回眸間,衣香鬢影,顧盼生輝。

談思樂瞬間被驚艷到,她瞪大圓眼,亮晶晶的眸中閃過一絲不可置信。

沒看錯吧。

她長得和施顏姐姐好像啊……

難不成爸爸昨天心動了,然後就連夜找了個替身?

這可不興替啊。

談思樂一陣腹誹,為了確定來人身份,她沒忍住探出頭,多看了幾眼。

也就是這幾眼暴露了她的位置。

「談思樂。」

明亮燈光下,冷峻男人目光凜冽,直直朝她看了過來。

談思樂被盯得打了個哆嗦。

她飛快地縮回腦袋,卻被身後的傭人暴露身份:「思樂小姐,您怎麼站在這?」

「這裡很容易磕到頭的。」

傭人端着切好的水果,一臉慈愛地看着她。

談思樂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尷尬地背過手,小聲道:「我在和爸爸捉迷藏。」

「我現在就出去。」

傭人驚訝於談思樂的乖巧,她欣慰地點了點頭,往旁邊讓了讓。

「思樂小姐先走。」

談思樂扯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只能僵硬地轉過身,同手同腳地走出去。

傭人緊跟其後,她瞧見來人,熱情地道了句:「少爺,少奶奶。」

隨即把果盤放下,識趣地退了下去。

談思樂眼睜睜地看着暴露自己位置的傭人阿姨離去,絞着裙角玩的手指越纏越緊。

「現在這個點,應該是你練琴的時候。」

談晏的聲音冷不丁響起。

他語氣平靜,幾乎聽不出半點情緒。

談思樂有些心虛地低下頭,看着小皮鞋上的蝴蝶結,弱弱道:「我今天不想練習。」

談晏被她窩囊的樣子氣笑了:「那你想幹嘛?」

談思樂結巴了一下:「看…看美女姐姐。」

「也不對……我是想找施顏姐姐玩。」

她剛剛也沒看清是不是施顏本人。

要不是,說不定還能搞一下破壞……

談思樂承認自己有些壞心眼。

「你就見人家一面,就日思夜想念念不忘。」

「要是多陪你幾天,你是不是能跟人跑了?」

小孩越大越有自己的想法。

只是談晏沒想到,談思樂會朝這麼一種奇怪的方向發展。

小小年紀,做起紅娘了。

談思樂戳了戳手指:「我也不是只看外表呀。」

「我是綜合來看的,第一看氣質,第二看內在,第三才看長相。」

「爸爸你不能這麼膚淺地看待我。」

談思樂努力為自己辯解,生怕談晏小看自己。

「你真的很喜歡施顏?」一道帶着笑意的乾淨女聲插入對話。

談思樂像是沒意識到誰在說話,想也沒想就開口:「那肯定呀,施顏姐姐漂亮有個性,善良又溫柔,誰會不喜歡?」

女聲清澈,詢問的語氣中夾雜了幾分戲謔:「那你要不要再抬頭看看?」

談思樂的心咯噔一跳。

完蛋玩意。

真的好像啊啊啊啊啊。

不會就是吧。

談思樂捂住眼睛抬頭,然後慢吞吞地移開手指。

一點兩點三點。

細碎的光影拂去眼底的黑暗,談思樂徹底看清眼前的女人。

紅裙搖曳,似綻放在夜間的曼珠沙華。

容顏姝麗,如危險漂亮的紅玫瑰。

那一抹珍珠白沖淡了些許鋒芒,耳垂上佩戴的耳釘,又給她添了幾分溫潤。

她站在那,就耀眼得不像話。

藏匿於心的欣喜衝破胸腔,談思樂眸光放亮,一下撲到施顏懷裡。

「施顏姐姐!」

「你今天也好漂亮啊~」

談思樂大膽放肆地在她懷裡蹭了又蹭,頭頂發箍上綁着的蝴蝶結絲帶都鬆了許多。

施顏被抱得猝不及防,她摟着在身上拱來拱去的小姑娘,有些忍俊不禁:「你不吃早飯不練琴,不會是擔心我吧?」

擔心她是個壞女人。

談思樂的動作一頓。

她哼哼一聲,仰起臉,小聲嘀咕:「是擔心媽媽不是你。」

「如果是別人,我肯定會特別難過。」

「可我的擔心沒用,世界上沒有那麼多巧合,我就只能搗亂了。」

談思樂自有一番道理:「只是我沒想到,我的守護神那麼眷顧我,昨天晚上許的願,今天就實現了。」

她嘴角忍不住地上揚,說完,像是想起了什麼:「等等,你們是去領證了嗎?」

施顏被問得有些茫然:「是,怎麼了?」

談思樂睜大眼,扭頭瞪向旁邊的男人:「爸爸,你也太不負責了,要先辦婚禮再領證!」

「婚禮是人生中最重要的時刻之一,你這也太倉促了吧?」

「你好沒誠意喔。」

談思樂嗤之以鼻地吐槽一番,然後轉過頭,牽起施顏的手,笑得乖乖巧巧。

「沒關係的施顏姐姐,爸爸他不懂浪漫,我懂。」

「你喜歡什麼珠寶呀,鑽石,寶石,翡翠,水晶?你下午要是有空,我陪你一起去挑,我昨天晚上翻了好多家珠寶品牌邀請函,覺得有幾家推出的新系列很不錯,咱們可以去看看,然後按喜好定製~」

「還有婚紗,姐姐喜歡Verawang還是Mikael D?別的品牌也可以看,姐姐喜歡什麼就選什麼~」

「婚禮主場也可以定啦,看姐姐喜歡什麼風格,我可以去安排。對了,還有度蜜月,施顏姐姐喜歡哪個國家,到時候我放寒假了陪姐姐一起去。」

談思樂小嘴一張一合,噼里啪啦地說了一大堆。

施顏被她說得有些頭暈,她無可奈何地捂住談思樂的嘴:「那些都不重要。」

「我只是想知道,你怎麼知道那麼多?」

談思樂小心翼翼地掙扎開,仰起頭沖她甜美一笑:「昨天回來惡補的知識。」

「我有參加過發小姐姐的婚禮。」

施顏看向她的眼神多了幾分佩服:「那要是不是我呢?」

談思樂乖乖回答:「不是你我就不會去學那些知識了呀。」

「施顏姐姐你放心,我只對你專一。」

「我想讓你做我媽媽,不是想讓你照顧我,也不是想讓你照顧爸爸。」

「做思樂的媽媽,你可以做自己。」

其實談思樂並不是單單沖施顏的顏值和性格。

她只是在咖啡館坐着的時候,聽到施顏接了一通電話。

那是她媽媽的來電,但對話並不愉快。

掛斷之後,她一個人坐在位置上沉默很久。

談思樂悄悄觀察了她很久,她也沒有發現。

那個時候的談思樂發現,這個漂亮姐姐…好像也沒有媽媽愛。

不知道為什麼,有那麼一瞬間,談思樂很想上去抱抱她。

只是抱抱不太現實。

於是,她就找她要了一塊蛋糕。

「施顏姐姐,你做思樂的媽媽,思樂會愛你。」

「我的爸爸也會愛你。」

「有我和爸爸在,以後沒有人可以欺負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