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容少追妻花招多 第2章_宜美小說
◈ 第1章

第2章

酒店

安靜的走廊上,傳來低低的聲音:「敏敏,幾號房間?」

「伶伶,2120。」言希敏摁低聲音說道,然後看一眼趴在錢伶伶肩上的言梓瞳,在看到她那張精緻絕美的臉時,氣的在言梓瞳的腰上狠狠的擰了一把,憤憤的說道,「賤人,讓你長一張勾人的狐媚臉!勾搭我的競辰!等一會你被那個老男人玷污了,我看你還有什麼臉見人!」

幸虧了言希敏這一把狠擰,昏迷中的言梓瞳感覺到一絲疼意後,略清醒了一分。

眼皮很重,想要睜開眼睛,可是怎麼都睜不開。

「敏敏,2120。你看,房門都沒有鎖。」錢伶伶看着2120的門牌號,喘着氣對言希敏說道。

言希敏一看到2120的房間號,就是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言梓瞳這賤人,真是馱的她累死了。

兩人推門而入,將言梓瞳往大地上一扔。

「敏敏,你還給她訂一間這麼豪華的房間啊!」錢伶伶看着這奢華無比的房間,一臉羨慕嫉妒恨的說道。

「我哪知道,又不是我訂的,我媽……」似乎意識到自己說了不該說的,立馬住嘴,朝着錢伶伶若無其事的說道,「就當是給她最後一點的補償了,我看她過了今天之後,還拿什麼臉跟我搶競辰。」

看到言梓瞳那張臉時,又是一陣氣憤。

抬腳,在言梓瞳的小腿上重重的一腳踢過去,然後又彎腰,一把揪住言梓瞳的頭髮,狠狠的拽了一把,大有一副把她頭髮揪下來的意思。

發泄了一通,這才拍了拍自己的手,「呸」的吐了一口口水後,轉身離開。

「敏敏,你一定是愛慘了歐少爺了。」

「對,我是真的很愛他的,所以言梓瞳,她敢和我搶,這不是她的下場!」

兩人的對話漸遠。

言梓瞳雖然覺得渾身都跟火燒似的,但是言希敏與人的對話,一字不落的進她的耳朵里。

該死的!

她敢肯定,那一對母女一定給了那老男人不少好處,而且還讓那老男人把過程錄下,最後讓歐家人看到。

言希敏!周雲如!

言梓瞳心裏狠狠的咬着這兩個名字。

她一定會找她們算賬的!

只有痛意,才會讓自己清醒。

她必須要離開,絕不能讓那對母女得逞。絕不可以把自己送到那個她根本不認識的老男人的嘴裏。

右手狠狠的擰着自己的大腿,左手卻又情不自禁的揪了一下領口。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離開!

但是,她清楚,就算她能離開這房間,也沒辦法離開這酒店。她需要幫忙。

視線落在前方的座機上。

費盡全力,爬移過去,拿起話筒,熟練的撥了一串數字,未等對方開口,直接說道,「到酒店門口來接我一下。還有,隨便找個老男人,給言希敏一個教訓。」

說完直接掛了電話,站起,強迫着自己清醒,朝着門口走去。

她的手剛碰到門把手,打算開門,門卻是「咔」的聲從外面打開。

首先映入她眼瞼的是一件藍白相間斜條紋的襯衫,是屬於那種肩寬腰窄的類型。

她隱約感覺到自己聞到了一抹清洌而又乾爽的和氣息,夾雜着男性的陽剛味。

特別是在這個時候,這陽剛之味,更加刺激着她的味蕾與嗅覺。

她就好似那脫離水份的魚兒,又重新得到了水份一般,有一種死而復生的感覺。

言梓瞳本能的抬眸,對視上的是一雙凌銳嚴峻如獅王一般的眼眸,就那麼漆黑如旋渦一般俯視着她。

這一瞬間,她似乎心跳漏了一拍,緊接着是心飛快的跳了起來,「突突突」的,就好像要從喉嚨里跳出來一般。

在迎上他那冷冽而又森厲的眼神時,竟是溫度加升了。

「怎麼回事?為什麼……唔!」

容肆在看到房間里莫名其妙的多了一個女人時,是不悅的,眉頭擰成一個「川」字,渾身都透射着生人勿近的寒芒。

正質問着跟在他身後的保鏢時,卻不想眼前的女人朝他一撲,雙手往他的脖子上一環,紅唇直接復上他的唇。

容肆僵住了,就在她的唇貼上他的那一瞬間,他只覺得自己好像被雷給擊中了一般,腦子裡「轟」的一聲,有那麼片刻是空白的。

身後的保鏢在看到這一幕時,亦是瞪大了眼睛,瞠目結舌,滿臉不可思議的盯着眼前的兩人。

這……

少爺竟是被一個陌生的女人給……強吻了?

言梓瞳覺得自己整個人都活過來了,就好似瀕臨乾死的魚兒,再一次躍進了水裡,瞬間就得到了解救。

「倏」的,容肆一把將她從自己的身上拉開,凌厲如刀芒一般的眼眸直視着她,

容肆再次擰眉,本能的想要推開她。

身後的保鏢見此,很識相的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