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容少追妻花招多 第3章_宜美小說
◈ 第2章

第3章

「怎麼打不開?」言梓瞳見沒擰開「蓋子」,有些不悅的自語着。

她就只想喝水。

那個對她來說就是一瓶水。

但,為什麼蓋子擰不開?

漂亮的眉頭,擰了起來,嫣紅的唇也嘟了起來。

容肆的臉色很不好,一片漆黑,跟鍋底沒什麼兩樣。

該死,竟然把他當成水瓶,還擰!

「你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嗯!」

如獅子般沉峻冷冽的雙眸,緊緊的鎖着她那的臉頰,本就涼薄的唇更是抿成了一條幾不可見的線。

「唔,熱,水。」言梓瞳沒有抬頭,就只是呢喃着口齒不清的聲音,然後彎腰低頭,朝着「水源」而去。

容肆一把揪起彎腰低頭而下的言梓瞳,抱着她大步朝着房間走去,「這可是你自找的。」

容肆醒來的時候,床上已經沒見了人

看着空蕩蕩的床,容肆的眉頭隱隱的擰了起來。

想起昨晚她的熱情與主動,他的唇角不禁的勾起一抹不易顯見的弧度。

掀被,下床。

頎長健碩的身軀,堪比模特還要完美,古銅色的肌膚,條理分明,沒有一絲贅肉。

白色的床單上,那一抹殷紅,是那般的絕美與耀眼,如同繁花綻放一般。

容肆不禁的勾起一抹滿意的淺笑。

看着那一抹殷紅足足有半分鐘後,這才轉身進了洗浴室。

小野貓,我們很快就會再見的。

……

言家別墅

言希敏坐在沙發上,唇角噙着一抹得意的奸笑。

抬手,看着自己那漂亮的手指,那一抹笑更加的深沉了。

「喲,親愛的姐姐,你可終於回來了?」

言梓瞳剛一進屋,便是聽到言希敏那陰陽怪氣的聲音。

淡淡的瞥她一眼,言梓瞳沒有理會她,而是徑自朝着屋裡走去。

言希敏慢悠悠的從沙發上站起,邁着高傲如孔雀般的步子朝着言梓瞳走去。

她的臉上,一直都掛着那不可一世的諷笑。

在言梓瞳面前站立,仰頭,抬眸,下巴翹的高高的,「昨晚夜不歸宿,怎麼,不打算解釋一下嗎?」

「你想聽怎麼樣的解釋?」言梓瞳一臉平淡的看着她,面無表情的說道。

言希敏勾起一抹神秘的笑容,一臉詭異的看着她,「言梓瞳,你說你怎麼就那麼賤呢?你說,如果競辰知道了,還會跟你訂婚嗎?」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言梓瞳一臉平靜沒有任何錶情變化的看着她。

「呵呵!」言希敏又是怪異的一笑,朝着言梓瞳挑了挑眉,「不知道嗎?沒關係,我很快就會讓你知道的。」

說完,意味深長的瞥了一眼言梓瞳後,轉身離開。

言梓瞳看着她的背影,眸中一片冷冽沉鬱,如同那深不見底的寒潭一般,令人捉摸不透她此刻的心思。

「瞳瞳,昨晚上哪去了?怎麼一晚上都沒回來?」身後傳來關心的聲音。

言梓瞳轉身,對視上一雙關切的雙眸。

「你爸一會就回來了,今天和歐家商量你和競辰的訂婚事宜,快回房去換件衣服,一會去酒店。」

周雲如一臉慈愛的看着言梓瞳說道。

言梓瞳點了點頭,「知道了,雲姨。」

說完,朝着樓梯走去。

「媽,你幹嘛對她這麼好!」言希敏一臉不悅的看着周雲如嬌弱。

周雲如瞥她一眼,拿手指點着她的額頭,「我這麼做自然是有我的原因的,你別管那麼多。讓你做的事情都做好了沒有?」

言希敏點頭,露出一抹微笑,「都做好了,視頻就在我手裡呢。一會和歐家吃飯的時候,就當場給他們看。我看競辰還要不要這麼一個不要臉的賤人。」

「行了,你也去換件衣服。」周雲如笑盈盈的對着言希敏說道。

東方都錦大酒店

言家的車在酒店門口停下,言梓瞳看着酒店的大門,眉頭隱隱的蹙了一下。

腦海里莫名的閃過那一張妖孽般的男人臉頰。

以及一些火爆的畫面。

臉頰微微泛起一抹紅暈。

但是這抹紅暈在言希敏看來,卻十分的刺眼。

言梓瞳,你真是下賤!

你都已經跟別的男人睡了,還想佔著競辰嗎?

別想了!

競辰就只能是我的,他的妻子只能是我,你這輩子都別想和競辰再有任何關係!

從今天起,你就會是一隻過街老鼠,歐家人看到你就會嫌棄你!

「賤人!」言希敏在她身邊咬牙切齒的說道,只是聲音卻是咬的很輕的,但也足夠言梓瞳聽的一清二楚。

言梓瞳沒有接話,只是朝着她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淺笑。

言希敏,周雲如,好戲就要上場了,我會如你們所願的。

八樓,聽雨閣

「瞳瞳。」言梓瞳剛一出電梯,歐競辰便是笑盈盈的迎了上來,很是親膩的喚着她的名聲。

「競辰哥哥。」言希敏快言梓瞳一步,朝着歐競辰走去。

她的聲音而又妖嫵,當著所有人的面,很是親膩的挽上歐競辰的手腕,笑的燦爛如花。

「敏敏。」周雲如輕斥着她。

言希敏卻是一點也沒有將她的斥聲放於心裏,繼續挽着歐競辰的手腕,對着歐父歐母很是乖巧的打着招呼,「歐伯伯,歐伯母。」

「抱歉,這孩子真是一點規矩都沒有了。讓你們見笑了。」周雲如一臉歉意又尷尬的看着歐父歐母說道。

歐父歐母淡淡的一笑,「這也沒什麼,敏敏這性格我們都喜歡的。幾個孩子都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就跟親兄妹一樣。我們也拿敏敏是女兒的。你看,瞳瞳也不介意呢。」

言梓瞳沒有說話,只是朝着他們嫣然一笑。

「言兄,你看,倆孩子情投意合的,依我看,就讓他們先訂婚了。等瞳瞳畢業了,就讓他們結婚。你看,怎麼樣?」

歐卓偉看着言越文一臉淺笑又滿意的說道。

言越文點頭,「那感情好啊,我們都是老朋友了,瞳瞳和競辰也交往了這麼多年了,也是時候讓他們定下來了。」

「競辰哥哥,你和姐姐訂婚了,那我以後是不是得改口叫你姐夫了呢?」言希敏眨巴着她那水靈靈的眼眸,盈盈動人的看着歐競辰。

歐競辰朝着她溫潤一笑,伸手揉了揉她的發頂,「你喜歡怎麼叫都可以。」

言希敏莞爾一笑,「那我還是叫你競辰哥哥吧,叫習慣了,都不想改口了。」

邊說邊轉眸看向言梓瞳,笑的優雅又清純,「姐姐,你不介意的吧?」

言梓瞳淡然一笑,「不介意,你喜歡就好。」

「呵呵,」言希敏清脆一笑,「姐姐,你對我可真好。那好吧,我想想,你們訂婚,我應該送一份什麼禮物呢?」

「只要是你送的,我和競辰都會喜歡的。」言梓瞳笑的一臉姐妹情深的看着她。

周雲如拿過遙控器,順手按下電視機。

「競辰,我愛你!嗯,快!」

女人的聲音從電視機里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