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容少追妻花招多 第5章_宜美小說
◈ 第4章

第5章

耳邊響起他那極富磁Xing的聲音,只是這聲音中帶是夾雜着一抹痞雅與邪肆。

那看着她的眼神更是折射着一縷不懷好意。

他那修長的手指若有所指的搭於皮帶扣上,就好似在故意撩戲着她一般。

言梓瞳肯定,他絕對是故意的。

慢條廝理的往後退兩步,繼而面無表情的斜了他一眼,沒有說話,只是涼涼的勾了勾笑而已。

「怎麼?喝過之後就不認識了?嗯?」

見她一副視他如空氣一般的淡漠表情,容肆揚起一抹饒有興趣的淺笑,意有所指的看着她。

言梓瞳的唇角隱隱的抽搐了幾下。

她知道言希敏喜歡歐競辰,也知道歐競辰無法抗拒言希敏的投懷送抱。

所以,昨天,她很「好心」的成全了他們。

只是,怎麼都沒想到,周雲如那個女人的心思竟是這麼縝密的。

竟然反設計了她,給她下了葯。

她是要絕對的掌握主動,不讓她有一點的反抗機會。

她敢肯定,那一對母女給她安排的男人,絕對不是什麼好貨色。

卻沒想到她強忍着,然後自己給自己找了個男人。

一想到昨天晚上的熱情與瘋狂,儘管是藥效起的作用。

但,言梓瞳還是有些不敢與他面對。

還有就是,這個男人,太危險。

這是言梓瞳剛才與現在與他短短對視幾秒鐘得出的結果。

一身的桀驁不馴與盛勢凌人,以及渾身上下那貴的沒朋友的衣着,絕對不是一個好惹的主。

她現在可沒有那麼多的時間與精力浪費在一個男人身上,她現在要解決的是周雲如和言希敏這一對母女。

「抱歉,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言梓瞳涼涼的瞥他一眼,漫不經心的說道。

「不明白?」容肆勾唇一笑,那笑容如千年老狐狸一般,Jian詐而又陰黑。

朝着她又邁近兩步,與她之間再一次呈零距離相,凌厲的雙眸一眨不眨的直視着她。

在她還沒反應過來之際,雙手往她身體兩側一撐,將她整個人卷禁於他兩臂之內,冷冽的聲音在她的耳邊響起,「需要我給你重溫?」

「叮!」

電梯停下,電梯門打開。

言梓瞳一個彎身,直接從他的臂彎下一鑽,朝着電梯外走去。

然後丟給他一句話,「謝謝,不需要!」

說完,揚長而去。

容肆目視着她那大搖大擺的步伐以及背影,唇角勾起一抹陰森的淺笑。

拿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未等那邊說話,直接命令道,「我要知道有關她的一切。」說完,果斷掛斷。

……

言家

言希敏此刻正趴在床上「嗚嗚嗚」的傷心痛哭着。

周雲如被她哭的有些心煩意亂,朝着她低聲輕斥,「行了,別哭了。哭能解決問題嗎?」

言希敏抬頭,抹一把臉頰上的淚,臉上的妝已經花的不忍直視,「一定是言梓瞳那個賤人,一定是她害我的。媽,我不管,你一定要幫我。」

周雲如拿手戳着她的額頭,一臉恨角不成鋼的說道,「你說你,腦子裡都在想着什麼?怎麼就被她設計了都不知道?」

言希敏重重的跺了下腳,「我怎麼會知道嘛!她竟然這麼陰險,媽,你說我現在怎麼辦?」

周雲如一臉深思熟慮的樣子,「行了,別哭了。去把妝卸了,總之你給我一口咬定了,你沒做過這事。不知道怎麼一回事。你爸那邊我去搞定。」

言希敏重重的點頭,「嗯,知道了。媽。」

說完,朝着洗浴室走去,然後又似想到了什麼,轉身,一臉期待的看着周雲如,「媽,那我和競辰……的事,還有可能嗎?」

周雲如擰了擰眉頭,嗔她一眼,「你都已經是他的人了,他就算不同意也得給我同意了!我的女兒豈能是讓他白白玩弄的嗎?」

言希敏聽完咧嘴一笑,一臉撒嬌的往周雲如的脖子上一環,「媽,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了。」

書房

周雲如推門而入,言越文坐在椅子上,看到她進來,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越文,我知道你在生什麼氣。但是,你自己的女兒,你不知道她是怎麼樣的人?」

周雲如一臉委屈的看着他說,「視頻,我已經讓人鑒定過了……」

「你瘋了!」言越文一聽鑒定兩個字,一臉氣憤的瞪着她,厲聲怒喝。

周雲如抿唇一笑,「視頻是合成的,根本就不是敏敏與競辰。所以,敏敏是被人設計陷害的。」

「你說什麼?」言越文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她。

周雲如重重的點頭。

房間門敲響的時候,言梓瞳正坐在電腦前。

聽到敲門聲,立馬關了電腦,走過去開門。

言越文站於門外,朝着她勾起一抹淺笑。

言梓瞳點頭,「爸爸,你有話要跟我說嗎?」

言越文環視一圈她的房間,在椅子上坐下,「今天的事情,你怎麼看?」

言梓瞳垂頭,雙手十指互擰,一副小心翼翼的樣子,搖了搖頭,「爸爸,我……不知道。」

「如果我說,讓你去說服競辰,讓他與敏敏在一起?你會同意嗎?」言越文一臉嚴肅的看着她。

言梓瞳微微的露出一抹驚愕之色,然後點了點頭,「爸爸,我會按你說的去做,但是我不能保證他會同意。」

言越文起身,朝着她赫然一笑,「你會有辦法的。既然事情已經這樣了,那就只能委屈你了。」

言梓瞳搖頭,「爸爸,我不委屈。只要是對言家好的,我都會照做的。」

言越文拍了拍她的肩膀,一臉的慈父樣,「嗯,爸爸知道你懂事。」

……

次日,下午三點半

「瞳瞳。」言梓瞳剛出校門,楊立禾朝着她走來,臉上掛着妖嬈嫵媚的嬌笑,與她並肩而行,「怎麼樣,一切都朝着你的計划進行嗎?」

言梓瞳勾唇一笑,笑的燦爛如驕陽,「那當然,絲毫不偏差。」

楊立禾朝着她豎起一拇指,「你說,你怎麼就那麼會設計人呢?不喜歡就不喜歡啊,非得要整得這麼麻煩幹什麼呢?」

「我要不這麼一整,怎麼讓她們自己挖坑自己跳?我還怎麼在一旁看戲呢?」

言梓瞳笑的如一隻小狐狸一般的看着她。

楊立禾丟她一個白眼,「真是服了你了,黑的跟墨水似的。」

兩人朝着公交站走去。

「吱!」一輛拉風的大紅色跑車在她們面前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