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容少追妻花招多 第6章_宜美小說
◈ 第5章

第6章

「眼睛,上車!」

敞篷的跑車,易行知靠着椅車,一手撐着車門,一手握着方向盤,笑的如花似玉的看着言梓瞳。

瞳,眼珠也。

所以,易行知喜歡叫言梓瞳「眼睛」,而且也只有他這麼叫她。

言梓瞳微微擰了下眉頭,有些愕然又有些不悅的看着他,並沒有上車的打算。

楊立禾噙着一抹看好戲又妖嬈的淺笑,雙臂環胸,一臉若有所思的看着言梓瞳,然後又看向易行知。

見言梓瞳沒有要上車的意思,易行知索Xing就起身,雙手撐着車門,一躍而出。

拉開副駕駛座的門,直接將言梓瞳往副駕駛座里一塞,再將安全帶一系。

一氣呵成,沒有半點猶豫的意思。

然後越過車頭,又雙手一撐,就那麼躍跳進車裡,安全帶一系,油門一踩。

「轟」的一下,跑車向前躥去,留給楊立禾一管尾汽。

「嗬,要不要這麼牛轟的?當我不存了啊?」楊立禾摸着自己的鼻尖,一臉悻悻然的呢喃着。

整個學校的人都知道,易行知在追言梓瞳,追的那叫一個瘋狂了。

但是,也所有的人都知道,言梓瞳並沒有把他當回事,還有就是言梓瞳有男朋友了。

但是,這一點並不影響易行知對她狂熱的追求,反而更加刺激他的某一根神經,還揚言非言梓瞳不可了。

言梓瞳,那就是他易行知未來的老婆,誰要是敢對言梓瞳不敬,那就是和他易行知作對。

誰敢得罪易家的小太歲啊!

雖然對於易行知如此高調又狂熱的追求言梓瞳,引來無數女人的嫉妒與怨恨,但是誰也不敢當面對言梓瞳表露出嫉妒與怨恨的情緒來。

這易家的小太歲,也不知道被言梓瞳灌了什麼葯,反正就是對她言聽計從到已經是盲目的地步了。

據說,他自個的父母的話都沒有言梓瞳的話來的有效。

「易行知,你幹什麼?」言梓瞳側頭,一臉不悅的問着他。

易行知臉上架着一副超大蛤蟆鏡,遮去了他一大半的臉。

雙手握着方向盤,倆食指有一下沒一下的敲着方向盤。

見言梓瞳的語氣中帶着一絲不悅,側頭,摘下蛤蟆鏡,朝着言梓瞳咧嘴諂媚的一笑,「追你啊!你又不是不知道,這是我的人生目標!」

言梓瞳很是無奈的瞥了他一眼,「我有男朋友。」

易行知無所謂的一聳肩,「我知道啊,就那拉不出屎的嘛!那又怎麼樣?我又沒把他放在眼裡!」

「我們馬上要訂婚了!」言梓瞳一臉淺憤的看着他。

易行知又是無所謂的一聳肩,朝着她意味深長的一笑,「眼睛,這婚訂不訂得成,那可不是你說了算的。」

「你什麼意思?你想幹嘛?」言梓瞳一臉警惕的看着她。

易行知怪異一笑,涼涼的看她一眼,一副苦口婆心的說道,「哎,眼睛,你說你怎麼就那麼不長眼睛呢?長眼睛的人,誰都看得出來,你家那隻蒼蠅垂涎那一坨翔很久了。

你怎麼就還傻不拉嘰的分不清呢?你又不是蠅蟲類,你說你幹嘛就一心想去撲那一坨翔呢?蒼蠅和屎那才是絕配嘛!你這樣的鮮花,那當然是我這樣的帥哥才配得上了!」

言梓瞳的嘴角在隱隱的抽搐,她費了很大的勁才沒有讓自己笑出聲來。

但是不得不承認,他的比喻是很形像的。

言希敏和歐競辰就是蒼蠅與屎。

「鮮花不都是插在牛糞上的嗎?」

她一臉嚴肅又正色的看着他說道。

易行知的嘴角狠狠的抽搐了幾下,就連眼角都在抖動中。

她的意思是在告訴他,她和歐競辰,那就是鮮花與牛糞,絕配。

所以,沒有他什麼事!

「我說錯了,你不是鮮花,你是美女!」易行知立馬改口。

「美女都是配野獸!你……」言梓瞳邊說邊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將他打量了一番。

「我靠!」易行知爆粗,重重的敲了下方向盤,咬牙切齒的說道,「我就是野獸,我是史上最帥氣的野獸!」

「易行知,我們真的不合適,你別浪費時間了。」言梓瞳耐着Xing子,一臉苦口婆心的說道,「你停車吧,我還有事情。」

易行知嘻哈一笑,一點也沒有停車的意思,右手食指右左擺了擺,「No,no,no!我可不覺得這是在浪費時間,我覺得這是在享受!你有什麼事情,去哪?我送你啊!」

「哦,對了!」言梓瞳正打算說話,他卻似想到了什麼事情,一臉好奇的說道,「如果不是急事的話,往後推推。陪我去一個派對啊,你就當是可憐可憐我啊,暫時收留我這個沒人要的孤兒唄。」

孤兒?

就他還是可憐的孤兒?

「我保證,酒會一結束,立馬就送你去你要去的地方。絕對不浪費一分鐘。哎呀,眼睛,求求你了,可憐可憐我了!

那一群人,每一個都比我大啊,我要是就這麼孤家寡人的去,會被他們欺負的連渣都不剩的啊!我實話實說,我帶你去,就是為了碾壓一切,把他們秒成渣的。」

易行知邊說邊伸出右手,做一另對天發誓的樣子。

然後一臉可憐巴巴的,十分期待的望着她,就好似她如果拒絕的話,他的心立馬就碎成兩半。

看着他這表情,言梓瞳還真是無法拒絕他。

她承認,易行知確實幫過她不少的忙。

他那一句「誰敢動言梓瞳一下,本少爺把誰碾成渣,不信試試!」

確實讓很多人對她望而生怯,對她敢怒而不敢言。

他甚至無條件的相信她,只要是她說的話,他就沒有任何條件的站在她這邊。

她不喜歡他,但是卻也不想太傷她。如果可以,她想跟他當朋友。

「眼睛~~~」見她好半晌沒有說話,易行知又是可憐巴巴的看着她,一臉乞求。

「那你不許亂說話,我們只是朋友,普通朋友而已!」言梓瞳無奈的點頭。

易行知咧嘴一笑,朝着她做一個「OK」的手勢,「沒問題。」

跑車疾馳在路上,一路朝着目的地駛去。

怎麼又是東方都錦?

言梓瞳看着那熟悉的酒店,心裏升起一抹異樣的感覺。

「嘿,哥!」易行知朝着某個方向笑盈盈的打着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