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容少追妻花招多 第7章_宜美小說
◈ 第6章

第7章

言梓瞳轉眸,黑色的凱迪拉克elr在前方不遠處停下,容肆下車,如同高高在上的帝王一般,尊貴無比的朝着這邊走來。

淺粉色的斜條紋襯衫,陽光照射在他的身上,鍍鋪出一層閃亮,讓他看起來更是那麼如妖孽般的存在了。

我去!

這是言梓瞳看到他時腦子裡閃過的第一個碎念詞。

什麼叫冤家路窄,這就是了。

容肆涼涼的瞥了一眼站在易行知身邊,臉上掛着清盈淺笑的言梓瞳,視線轉到易行知身上,沒有說話,只是漫不經心的「嗯」了一聲,然後邁着矜貴的步伐朝着酒店旋轉門走去。

「哥,我給你介紹一下。」

易行知拉過言梓瞳的手,急步追上去,朝着容肆樂呵呵的說道。

言梓瞳咬了下自己的下唇,深吸一口氣,平復着自己此刻的心情。

容肆止步轉身,深邃的雙眸如雄鷹般的直視着言梓瞳,然後鎖向她那與易行知十指交叉相握的手。

眉頭隱隱的彎了一下,眼眸里更是划過一抹晦暗與沉冽。

易行知沒發現容肆眼眸里的那一抹凌肅,依舊握着言梓瞳的手,笑的一臉風花雪夜的看着容肆說道,「哥,我女朋友,眼睛。」

「女朋友?」容肆的雙眸眯成,流露出一絲危險氣息,就那麼面無表情到幾乎呈面癱的凌視着言梓瞳。

言梓瞳被易行知握在手裡的左手重重的摳了下他的掌心,很嚴肅的做着警告。

看着容肆那眼眸里透露出來的危險氣息,言梓瞳只覺得頭皮都在一陣一陣的發麻。

這種感覺,她很不喜歡。

「嘿,那什麼。女性朋友,非常要好的女性朋友,有待於發展成親密關係的女性朋友。」

易行知咧着嘴,笑的跟朵花似的看着容肆解釋。

急不得,急不得。

追妻路漫漫,只要他有耐心與信心,眼睛遲早都是他的人,不急於一時。

「眼睛,這是我哥,容肆。」易行知笑呵呵的對着言梓瞳說道。

「容先生,你好。」言梓瞳禮貌的伸出右手,臉上漾着優雅得體的微笑。

但是那笑容看在容肆眼裡,卻是那麼的假。

容肆涼涼的瞥一眼她那伸在他面前的右手,沒有伸手相握的意思。

只是不以為意的斜了一眼,又朝着她露出一抹意味深長又耐人尋味還只在她深知其意的冷笑後,轉身邁步離開。

然後轉身之後,他的手卻是撫了下腰間的皮帶扣。

也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無心的。

但,言梓瞳看到那動作時,臉卻是「唰」的一下紅了。

酒會設在酒店一樓的開放式花園自助餐廳,言梓瞳百無聊賴的坐於沙發上,看着那形形**的人群,真心覺得陪易行知來這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易行知被人拉走了。

言梓瞳端着一杯雞尾酒,斜靠於沙發椅背上,環視着眼前的一切。

「言梓瞳,你怎麼在這?」言希敏的聲音傳來,帶着一絲詫異與愕然以及淺憤。

她穿着一條淺紫色的束胸及踝晚禮服,露肩的,將她那一對36D的高峰襯托的若隱若現。

脖子上掛着一條閃閃發亮的鑽石項鏈,與她耳垂上的耳墜是一副的。

言希敏長的很漂亮,與周雲如很像。

特別是那雙眼睛,是倒三角的勾人媚眼。

唯一不足的是她的身高,裸高也就158的樣子。

所以,她的鞋子沒有一雙是低於10公分的。

但,就算她穿着十公分的高跟鞋,她在言梓瞳面前,依舊還是低人一等。

言梓瞳的身材很高挑,裸高有170,所以就算她不穿高跟鞋,那也足以將言希敏碾壓成渣。

這是言希敏最痛恨的地方,明明是一個爸生的,為什麼她言梓瞳就比她高出這麼多。

還有,她自覺得自己長的很漂亮,但是在言梓瞳身邊一站,瞬間就暗然了不少。

言梓瞳是那種美的無需任何化妝就如同畫中走出來一般。

讓人一眼就不會忘記。

如果說言希敏是漂亮的話,那麼言梓瞳就是傾城絕美,令人望而生怯。

言希敏每每看着言梓瞳的美貌,都嫉妒的想要毀了她的那張臉。

歐競辰就是被她的那張臉給迷住的。

就算此刻,言梓瞳只是穿着很隨意的襯衫牛仔,也比精緻盛裝的言希敏美上不知道多少倍。

言梓瞳面無表情的看着她,眼眸里充滿了涼意,「我為什麼在這,還需要跟你彙報嗎?」

言希敏一臉憤怒的瞪着她,咬牙節切齒的說道:「賤人,昨天的事,是不是你做的?」

「昨天?」言梓瞳很是優雅的抿一口雞尾酒,嗤之不屑的斜視着她,「你指是的你和歐競辰苟合的事情嗎?」

言希敏的臉色一陣陰鬱灰白,特別是聽到「苟合」兩個字,頓時就惱羞成怒了。

朝着言梓瞳厲聲怒吼,「言梓瞳,你怎麼這麼不要臉?你就是一個綠茶婊,就會在別人面前裝清純!」

言梓瞳又是無所謂的一聳肩,漫不經心的說道,「呀,我說錯了。我覺得用這兩個字來形容你們倆昨天的情形,很不貼切呢。嗯,我想想,應該用怎麼樣的詞來形容更形像呢?」

微微的仰頭,作一副深思熟慮的認真表情。

「啊!」突然一副恍然大悟的輕叫,一臉興奮的看着言希敏說道,「想到昨天你們倆的情形,我就替你們覺得羞恥,什麼樣的詞語去形容你們都是對它們的侮辱。」

聽到言梓瞳的話,言希敏只覺得自己的腦子在「轟轟」的作響着。

「言梓瞳,你這個賤人!我撕爛了你的嘴巴!」

言希敏朝着她一聲怒吼,直接將酒杯里的紅酒朝着言梓瞳潑了過去,然後又總高腳杯朝着言梓瞳的頭狠狠的砸去。

言梓瞳很輕巧的一個偏頭,就避過了言希敏砸過來的酒杯。

不過,頭髮肯定是被潑**。

「你這個賤人,你還躲!你看我不撕爛了你的嘴臉!」

言希敏見她躲開了高腳杯,更加的氣憤了,十指一張,跟個梅超風似的朝着言梓瞳撲過去。

「敏敏,你這是要幹嘛,我說錯什麼話了嗎?」言梓瞳一臉驚恐的看着她,急急的躲避着她的惡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