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容少追妻花招多 第8章_宜美小說
◈ 第7章

第8章

「言梓瞳,你這個賤人!你就是一個綠茶婊!你裝什麼裝,這裡沒人,你別在我面前裝了!昨天的事情,一定是你設計我的,除了你沒有別人了!你以為你是誰?我和競辰才是真心相愛的!我一定會嫁給競辰的,你別做夢了!」

言希敏完全沒意識到她的身後,歐競辰正陰黑着一張臉朝着這邊走來,當然還有幾個觀戲的正看着她賣力的表演呢。

「敏敏,如果……如果你真的喜歡競辰的話,我……我不會跟你搶的。」

言梓瞳一臉驚恐又緊張的說道。

因為緊張與害怕,再加之言希敏那猙獰的表情,言梓瞳的眼眸里已經蓄起了眼淚。

「我呸!」言希敏朝着她啐了一口口水,一臉憤恨的說道,「言梓瞳,你以為你是誰?競辰愛的根本就不是你!你不是都看到了嗎?

我和競辰已經上床了,你知道他怎麼說你的嗎?他說你就是一個木頭美人,一點都沒有意思。他只要一看到你,就倒味口。你就是一個寡淡的人!」

「言希敏,我殺了你!」歐競辰怒殺的聲音從她的身後傳來。

然後,他的雙手緊緊的掐住了言希敏的脖子。

言希敏只覺得一陣窒息,脖子就似被人擰斷了一般。

「啊,啊,嗚,嗚……」她就這麼叫着,反抗着。

但因為歐競辰是從後面掐着她的脖子的,所以她就算是想要伸手拍掉那掐在她脖子上的手,也是無能為力。

言梓瞳抹一把自己的臉,她的臉上有紅酒,也有眼淚,趕緊從沙發上站起,勸着勃然大怒的歐競辰,「競辰,你鬆手啊。你這樣會掐死敏敏的。

她是因為愛你,害怕失去你才會口不擇言的。我不怪她,我真的不怪她。她是我妹妹,只要是她喜歡的,我都不會跟她搶的。

對不起啊,我不知道她喜歡你,要是早知道的話,我一定不會跟你交往的。你鬆手啊,你會掐死她的。」

好吧,她承認,她就是故意火不澆油的,她就是在激起歐競辰的怒意,她就是要讓所有人都知道這一隻蒼蠅與糞已經勾搭成奸了。

所以,就算歐競辰與言希敏沒戲,也沒那個臉正來糾纏她了。

她還真得感謝易行知,給了她一個這麼好的機會。

怎麼都沒想到,言希敏與歐競辰都來了。

他們倆個來了,那麼言越文和周雲如肯定也來了,歐家的父母也在啊。

看,多好的機會呢!

讓她一網掃盡了啊!

很快,周圍便是響起了輕聲的議論聲。

「言家這小女兒也真是的,平時看她還優雅端莊的,怎麼原來是這麼不要臉啊!」

「就是啊,這言家大女兒和歐家小子交往的事情,那可是誰都知道的。兩人都已經交往了好幾年了,這不是都快要訂婚了嗎?她怎麼能做這麼不要臉的事情?連自己未來姐夫都勾搭!」

「這可是一個巴掌拍不響的事情,這歐家的小子要是不願意,她一個人能行?」

「這倒也是。」

「不過,這言家大女兒,那真是好啊,發生這樣的事情,不止沒怪他們,還一門心思護着妹妹。她把人當妹妹,人家可沒把她當姐姐呢!」

「這叫有其母必有其女。」

「別說了,別說了,他們過來了。」

言越文與周雲如急步朝着這邊走來,言越文的臉色很不好,幾乎是的片陰沉的。

周雲如則是臉上掛着濃濃的擔心。

「競辰,鬆手,敏敏的臉都青了。」言梓瞳拍着歐競辰那掐着言希敏的手。

「競辰,你給我鬆手!」歐家父母也是急急的朝着這邊走來,歐父朝着他一聲厲喝。

歐競辰無奈只能憤憤的鬆手。

「咳!」言希敏猛咳着,大口大口的呼着氣,然後揚手朝着言梓瞳的臉上就是一個反手巴掌甩了過去,「言梓瞳,你這個賤人!」

言梓瞳一手捂着被她甩到耳光的臉頰,滿臉委屈又不解的看着她。

「敏敏,你幹什麼!」周雲如呵斥着她。

「媽,你知道她剛才怎麼說我的嗎?你別被她跟個小白蓮花似的表情給騙了。她說我和我競辰是在苟合。如果不是她……」

「你給我閉嘴!」周雲如朝着她一聲怒喝,雙眸一片凌厲陰鬱的瞪着她。

言希敏似乎也意識到了什麼,臉上那張揚又跋扈的表情瞬間就歇菜了,一臉尷尬又不自在的環視着圍觀她的人群。

「爸爸,我……」言梓瞳一臉膽戰心驚又小心翼翼的看着言越文,一副不知道該是說什麼的樣子。

「看來,言總對我的招呼很有意見。」

身後,傳來陰戾冷鷙的聲音,如同從天而降般的飄蕩而來。

言越文只覺得渾身打了個冷戰,臉上的肌肉在不停的抖動中,狠狠的剮了一眼言希敏。

立馬揚起一抹諂媚的討好微笑,轉身,「容少嚴重了,絕對沒有的事情,都是我的兩個女兒不懂事,壞了容少的興緻。」

容肆嗤之不屑的斜睨他一眼,視線落在言梓瞳身上。

白色的短袖襯衫,映着紅酒,頭髮凌亂,還有水珠順着發梢往下滴着。

看着言梓瞳的眼眸則是浮起一抹意味深長的晦暗。

言梓瞳接收到了他那一抹異樣的眼神,不着痕迹的凌剮他一眼。

「還不給我過來跟容少道歉!」言越文朝着言希敏呵斥着。

周雲如亦是朝着她使了個眼色。

「容……」

「道歉就不用了!」言希敏正欲開口,容肆冷冷的面無表情的打斷,「言總不再給我添亂就行了。」

「不會,不會!」言越文連連保證。

「那現在是不是該輪到我算帳了?」言越文的話剛說完,似笑非笑中帶着怒意的聲音傳來。

易行知踢踏着步子,從人群里擠進來,雙眸一片陰森的看着言希敏,然後轉向言梓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