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容少追妻花招多 第9章_宜美小說
◈ 第8章

第9章

他的視線在看到言梓瞳那潑濕的胸口時,微微的頓了一下。

容肆的眉頭擰了一下,將自己身上的外套脫下,往言梓瞳的肩上披去。

他的這一舉動,瞬間驚呆了所有人,也晃瞎了所有女人的眼睛。

容少把自己的衣服給了言梓瞳?

容少竟然把衣服給言梓瞳了?

哦,天啊!

「很抱歉,因為我的招呼不周,讓言小姐失禮了。」容肆一臉歉意的說道,臉上的表情儘是矜貴中帶着優雅,轉身對着身後的保鏢交待着,「讓人給言小姐送一套衣服過來。」

「好的,少爺。」保鏢點頭,轉身離開。

「謝謝哥!」易行知笑盈盈的對着容肆說道,然後轉眸向言希敏,「你潑的?」

言希敏戰戰兢兢的轉眸向周雲如,臉上儘是求助的表情。

「易少,她們姐妹倆鬧着玩的,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周雲如一臉陪笑的說道。

「哦,鬧着玩的。」易行知慢條廝理的重複着,然後緩緩的轉眸向言梓瞳,她的臉頰上印着五個清晰的手指印。

「瞳瞳,你快跟容少和易少解釋一下,敏敏是跟你鬧着玩的。」周雲如看着言梓瞳說道。

她的臉上掛着微笑,但是她的語氣里卻透着一抹威脅之意。

言梓瞳緊了緊身上的外套,點了點頭,「爸爸,敏敏不是故意打我的,可能是我惹她生氣了。她和競辰是兩情相悅的,爸爸,我和競辰之間就算了。我不想和敏敏因為這個而鬧的姐妹不愉快。」

言梓瞳一臉可憐又無奈的看着言越文說道,語氣之中流露出來的滿滿的全都是委屈求全。

然後又轉眸向歐家父母,用着懇求的語氣說道,「歐伯伯,歐伯母,你們也別怪競辰,是我不好,要怪就怪我吧。敏敏很喜歡競辰的,你們也是從小看着她長大的,她會是……」

「瞳瞳,我和她之間不是你想的那樣的!我和她之間什麼也沒有!」歐競辰打斷她的話,急急的解釋。

「哎,哎,哎!」易行知掏了掏自己的耳朵,一臉不悅的說道,「我說,現在是讓你解釋嗎?現在是我在追責!」

修長的手指指向言梓瞳的臉,瞪着周雲如,冷冷的問,「姐妹之間鬧着玩的?那你告訴我,我家眼睛臉上的這五個手指印是怎麼回事?

我靠!小爺最討厭把我當死人,欺負我的人了!我說過多少次了?眼睛是我的人,誰敢動她一下,小爺我讓他吃不完兜着走!你!」

手指指向言希敏,雙眸一片陰鬱,「剛才用哪只手打的我家眼睛,現在就給我十倍的打回來!你當我家眼睛身後沒人嗎?可以隨便欺負的嗎?還不打!」

「爸爸!媽……」言希敏哭喪着一張臉,可憐巴巴的看着言越文與周雲如。

「易少,與小女是……」言越文一臉迷茫的看着易行知問。

「朋友!還是很好的那一種!」易行知瞪大眼睛,憤憤的盯着言越文。

容肆不出聲,就那麼雙臂環胸,唇角噙着高深莫測的淺笑,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言越文的臉色有些不好看。

「還不打!」見言希敏完全沒有要動手的意思,易行知臉上的不悅更濃了,「怎麼?是想讓小爺動手嗎?」

容肆朝着一侍應生招了招手。

「容少,有何吩咐?」

「帶言小姐去梳洗一下。」指了指言梓瞳,容肆一臉淡然的說道。

「好的,言小姐,請跟我來。」侍應生很是恭敬的對着言梓瞳做了個請的手勢。

言梓瞳小心翼翼的看向言越文。

然後只看到易行知的右手手起手落,「啪」的聲重響。

「啊!」言希敏殺豬般的嚎叫響起。

她的臉被易行知狠狠的甩了一個巴掌。

易行知甩着自己的手,吹了吹,「我靠!這臉皮太厚,疼死小爺的手了。」

這話真是非一般的毒啊,他的手比言希敏的臉還要疼?

「你來!」易行知指了指容肆身後的一個身高一米八的保鏢,漫不經心的說道,「還有九個巴掌,給小爺重重的打了。你皮糙肉厚不怕疼,小爺這細皮嫩肉的經不起這折騰。」

言梓瞳很努力的不讓自己笑出聲來,那憋着笑的,不知道有多難受啊!

憋得她肚子都疼了。

至於言希敏,在看到那人高馬大的男人時,整個人都懵了。

然後在她還沒有反應過來時,「啪,啪,啪……」的響聲連續響起。

所有人都驚呆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易行知這魔王來真的啊!

竟然這麼護着言梓瞳?

至於言希敏,已經徹底沒有了之前的囂張氣焰,也看不出她原本漂亮的臉蛋了,整個臉就跟個豬頭沒什麼兩樣了。

「嗚嗚嗚……」口齒不清的哭泣着,嘴角滲着血漬,臉上的肉都已經鬆了啊。

當然,這還沒有完,只聽到易行知那魔王不緊不慢的說道,「耳光的帳就這麼清了,但是我家眼睛臉上潑的酒,這筆帳還沒算呢?」

啥?!

言希敏只覺得她的耳朵在「嗡嗡」作響,腦殼在「轟轟」的跳着。

「摸……」

她是想叫「媽」的,但是因為口齒不清,就成了「摸」了。

「摸?」易行知揚起一抹陰黑Jian詐的笑容,就那麼不懷好意的看着言希敏,「你的意思是讓別人摸你,來清算這筆帳嗎?」

言希敏猛的直搖頭,眼淚已經「嘩嘩」的往下掉了。

「易少,能不能……」

「你***是老幾啊?有資格跟我說話啊?」易行知直接打斷周雲如的話。

朝着剛才那個打耳光的保鏢招了招手。

保鏢往他身邊一站,「易少,有何吩咐?」

指了指言希敏,又指了指前面不遠處的游泳池,「諾,把她給小爺丟進去!靠,敢欺負我家眼睛!讓她在裏面給我喝飽了再上來!」

「好的,易少!」保鏢二話不說,拽起言希敏朝着游泳池走去。

「摸,摸……」言希敏嚎叫着,叫的十分凄慘。

然後……

「撲通」一聲響,她就那麼被毫不留情的丟進了游泳池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