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預第3章 啟時在線免費閱讀

時預第4章 暴雨將至在線免費閱讀

陸麟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陸麟望了望手背,那個魔法陣似乎有了點變化,不過他又說不上來。

陸麟很快地來到學校,教室裏面也就只有李樺在吃早點,陸麟看了李樺一眼,靜靜地來到自己的位子上。

陸麟坐在座位上,用手托着頭,揉了揉,然後陸麟看了看魔法陣,又開始散發出淡淡的紅光。

陸麟頓時感覺又回溯到暑假,那是一切的開端。

暑假時:

陸麟一下飛機,為這座亮麗的機場在心裏大喊震驚,不愧是世界上第三龐大的飛機場 。

七層樓高的建築,各式各樣的功能區,多種交通工具區就在一層,為了顧客能第一時間來到市中心。

陸麟跟父母坐上的士,前往月冕市的市中心,一路上的繁華景象,不愧是作為華夏第二城市。

陸麟來到這座豪華大酒店,陸麟重重地躺在床上,在軟綿綿的床上,緩緩進入夢鄉。

「是嗎?我是你小說的女主角嗎?那我可是我很期待你的小說,希望有一天我能再一次看到。」一個看不清面貌的女孩在黑暗的盡頭輕聲說道。

「惠!」陸麟猛然驚醒。

陸麟微微捂着頭:「又進一步模糊了,為什麼?我準備快忘了她了?嘖,頭好痛啊。」

陸麟定了定神,看着另外一張床上酣睡的父母,陸麟鬆了口氣。

陸麟從口袋拿出一張紙條,上面寫了幾個字,陸麟念了一下,又把紙條放在胸口,輕聲說道:「惠。」

陸麟的眼神堅定起來,又把紙條放回了口袋。

這次來月冕市,必須要參觀月冕大學,然後陸麟很不幸地走散了 。

正當陸麟想着怎麼找到父母,但畢竟地方太大,陸麟又怕等下走遠,就更找不到了。

於是陸麟便在原地找了一個位子坐了下來靜靜等待。

接着,陸麟便在地方悠閑的觀察學姐,畢竟學姐的腿不是蓋的……

然後,陸麟目光一定,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一位走過來的大姐姐,眼珠也不捨得動一下。

因為走過來的大姐姐太漂亮,自己的眼睛似乎無法動彈,就連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

一身白色禮服,一頭潔白如雪的頭髮,而那如潔白無瑕的瓷娃娃的皮膚,以及那神奇的紫色瞳孔,她彷彿是從畫中走出來的仙女。

大姐姐靜靜地來到我的面前,坐在了陸麟的身邊,陸麟咽了咽口水。

大姐姐笑道:「小弟弟,你叫什麼名字?」

陸麟回答道:「我……我……叫……陸麟。」

大姐姐上下打量着陸麟:「小弟弟你是不是與父母走散了。」

陸麟點了點頭,陸麟沒有多說什麼,但是在他心中對於這位大姐姐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那感覺就像是一個大臣見到一位君王一樣,即將下跪臣服。

大姐姐點了點頭,像是知道了什麼,看了一眼旁邊,然後轉過頭,介紹自己:「你好,我叫馨陽。」

陸麟這時說道:「馨陽姐姐,你好漂亮啊!像仙女一樣。」

馨陽打趣道:「小小年紀就想獻殷勤啊?你口袋裡的東西呢?」

陸麟下意識地捂住口袋,隨後說道:「你怎麼……」

馨陽接著說道:「別著急,姐姐不會告密的,那個女孩你……」

話還沒說完,馨陽拿出一個鋼筆盒,裏面打開有一隻鋼筆,她說道:「你藏在下面吧。」

就在這時,馨陽突然地捂住自己的右眼,同時身體瘋狂地顫抖,馨陽叮囑道:「千萬不要看我的眼睛。」

話剛說完,馨陽的手放了下來,此時她的眼睛出現了變化,一隻血紅色的眼睛。

陸麟彷彿受到巨大的衝擊,下一刻,陸麟出現在一個奇異的空間。

這裡滿是屍山血海,斷壁殘垣,滿地瀰漫著屍體的腐臭味,就在這時,一個人影出現在陸麟的眼前。

這個男人長得跟陸麟一模一樣,但他的雙眼空洞無比,雙眼又都是血紅色,彷彿是來自地獄的惡鬼。

他扭了扭脖子,輕蔑地說道:「你好,親愛的我,我們終於見面了。」

陸麟試探性地問道:「你是誰?」

他笑道:「我是誰?我就是你啊!我是你的另一面。」

陸麟指了指自己:「我的另一面?」

他點了點頭:「你以後會知道的,這是命運,命運啊!」

陸麟疑惑地問道:「你想做什麼?」

他一聽,狂聲大笑,一度笑得肚子疼,當他笑完時,他坐在地上,抬起了頭:「你還要我說嗎?你這個廢物,垃圾,飯桶。你還活在這個世界做什麼?你帶給你父母什麼,因為你,他們受盡嘲笑;因為你,你的家族以你為恥;你能做什麼?你就是一個廢物,垃圾,飯桶。正如遠古之時,你依舊是那麼的弱小,無能。你只能狂怒,看着親人死去,故鄉覆滅,都是因為你啊!你的無能導致的。」

陸麟聽完,內心崩潰,他跪在地上,用手捂住耳朵,似乎想要阻止聲音進入耳朵,並且還自顧自地說道:「不是的,不是的,不是這樣的。」

陸麟抬起頭,眼前的人早已不見了,只有一片黑暗,接着父母站在陸麟的前面看着陸麟,說:「都是因為你沒有考上京師民中,你知道家族裏面的人怎麼說我們的嗎?看看你的堂弟,再看看你,就是個廢物。我們怎麼會生了你這麼一個孩子。」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陸麟發瘋似的喊。

父母消失了,然後是家族裡的大伯和二伯以及堂哥堂弟們用看着一條狗的眼神看着陸麟:「你這頭蠢豬,傻子,廢物。我們當年說過他,你看,現在還是一事無成,就是一條狗。」

「不是!不是!不是的!」陸麟的眼角留下了淚水。

這一次,是以前幼兒園的老師和以前沒有錄取陸麟上小學的校長,他們眼神戲謔地說:「你看吧。你果然不行,我當年沒錄取你真是對的,現在還指不定給我們小學丟臉呢;對啊,對啊幸好當年歌唱比賽沒用他,全班就他一個廢物,要是用他,我這臉可丟光了。」

「不……不……我……不……是……」陸麟的哭聲越來越多,可周圍寂靜得可怕,似乎沒有人願意聽。

陸麟的哭泣充滿着無盡的絕望,陸麟向黑暗伸出一隻手,只見兩個美麗的身影出現在陸麟面前,陸麟見到她們,輕輕地說了句:「雪!惠!」

她們冷冷地看着陸麟,其中一個冰冷地說道:「你不配。」

一切又消失了,哭聲沒有停,不知過了多久,哭聲漸漸停息,陸麟還是跪在地上,雙眼也沒有色彩。

那個「陸麟」又出現在陸麟面前,他淡淡的說道:「回來吧,跟我融為一體,讓真正的陸麟回來吧。讓那些人瞧瞧我們,哦,是我的厲害。」

突然,整個世界都劇烈晃動起來,「陸麟」慌張地說道:「不,不好。」

話還沒說完,一道道聖光射了進來,整個世界都在逐漸崩潰,屍山血海變成了粉末隨風飄散。

「陸麟」跑到陸麟旁邊在他的耳邊慌張地說:「快……快……快答應啊!你在想什麼?」

陸麟傻傻地說道:「我不配,我不配,我不配……」

氣得「陸麟」破口大罵:「你這個廢物,答應啊,快答應啊。」

終於那聖光照到了「陸麟」的身上,「陸麟」就像紙碰上了火一樣,化作灰燼,在臨死前,「陸麟」依舊不甘心地說道:「你……你這個廢物。」

在徹底化為灰燼的一瞬間,陸麟的嘴角微微上揚。

醒來之時,已是黃昏,陸麟發現自己竟然膝枕於馨陽,真可謂醉卧美人膝,君王安天下。

馨陽見陸麟醒來,比了一個噓的手勢,接著說道:「陸麟弟弟,希望你今天可以忘掉整件事,這個世界不需要人背負那麼多。」

說完,馨陽把手放到陸麟的額頭,輕聲念叨什麼,念叨完,說道:「再見。」

接着便起身離開,陸麟揮了揮手告別後,突然,一位帥氣的白衣大哥哥從我身旁飛過。

下一秒,陸麟聽到了父母的聲音,一回頭,父母早已在身後。

在解除父母的擔心後,後來陸麟了解到,他們能找到他,多虧一個白衣大哥哥。

陸麟握着鋼筆盒,久久不能放開 ,也不知何時那個鋼筆盒下面放着一張字條,陸麟的雙眼多了一抹紅色。

當陸麟回味過來時,教室里又多了一位同學,陸麟剛想起身出去透透氣,就看到李樺有意無意的看着這一位同學。

這位剛剛到教室的同學,叫做雲夢藝,她非常可愛,為人仗義,特別是那肉嘟嘟的臉頰。

陸麟嘆了嘆,這李樺同學恐怕喜歡錯人了啰。

陸麟走出門來,看到一個非常漂亮的女同學,論相貌可以與羽仙爭一二,論身材在陸麟的整個初中無人能出其右。

不僅如此,她還非常厲害,她是陸麟曾經的班長,比男人好厲害的女人,陸麟在她的面前還要叫一聲「老大」,她的名字是楊昕夢。

陸麟向老大問好,散開之後,陸麟殊不知此時的楊昕夢,雲夢藝和李樺的故事在未來會多麼的精彩。

晚自習結束後,陸麟讓寧昀去停車場等他,而寧昀路過停車場時,李樺和另外兩個同學在討論這什麼,但寧昀沒有在意。

陸麟依舊在樓梯口等着陳雪凝,羽仙路過陸麟時,陸麟手背上的魔法陣閃過一瞬紅光,但陸麟也沒有在意。

夏雨庭在教學樓靠近停車場的一邊的盯着陸麟,似乎在等着什麼。

楊昕夢來到了停車場詢問着李樺跟她一起回去不,李樺淡然地拒絕了。

雲夢藝下到樓梯口,看到呆在旁邊的陸麟,一臉疑惑。

而當雲夢藝來到教學樓的一邊,又看到奇怪的夏雨庭,又是一臉疑惑。

等到雲夢藝來到停車場,看到李樺三人,一臉鄙夷。

李樺看到雲夢藝走來時,剛想伸出手打招呼,一看到雲夢藝那眼神,手又縮了回去。

正在和楊昕夢交談的寧昀看到這一幕,有點幸災樂禍。

而楊昕夢此時正夸夸其談着陸麟和夏雨庭異樣的行為。

寧昀聽完,皺起了眉頭,寧昀想去看看陸麟。

而陸麟呢?苦等不到,便離開了,也許忘眼川水念佳人吧。

京師天書局的休息室內:

馨陽對着旁邊的白衣少年說道:「柒月,我好像感覺到一年前的那股氣息了?」

被叫做「柒月」的白衣少年問道:「你說的是那個能引動你罪惡之眼的男孩?」

馨陽回答道:「不清楚,也有可能是別的什麼東西,這一次京師之行恐怕是凶多吉少。」

柒月點了點頭:「確實,一切都太突然了,那群風暴龍王的後裔究竟想做什麼,我們也還不知道。」

馨陽又問道:「月馨有什麼消息嗎?」

柒月回答道:「據月馨所說,那些人好像在找一個叫時之沙的神器。據說,時之沙的原主人—魔神王第七使徒恐怕也復活了。」

馨陽點了點頭,望了望窗外漆黑的天空,嘆了口氣:「暴風雨前最後的寧靜啊,也知不知道能否遇見曾經的那個男孩,希望有緣再見吧。」

漆黑的街道上:

少女來到街道口,距離光明也就一步之遙,她回過頭來看了看身後的幾具屍體,眼中撒發著詭異的黃金瞳。

巨大的高樓頂端:

這裡明明那麼危險,連圍欄都沒有,可白衣斗篷人依舊站在那裡,微風吹過,捲起斗篷,他望了望金銘居小區喃喃道:「快到了吧?」

在京師二中宿舍樓的頂端:

黑衣斗篷人帶着魔鬼面具,望了望遠處的金銘居小區,神神秘秘地說道:「啟時要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