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預第4章 暴雨將至在線免費閱讀

時預第5章 墜入夢境在線免費閱讀

楊昕夢對寧昀問道:「陸麟依舊放不下?」

寧昀點了點頭:「嗯。」

楊昕夢吐槽道:「都多少年了,羽仙可能早就忘了,他還是那麼耿耿於懷做什麼?」

寧昀望向教學樓的方向:「那或許對於羽仙來說不算什麼,可對於陸麟這是一個慘痛的經歷。這麼多年,他一直活在內疚中,甚至於他對於羽仙的情感更加特殊。」

楊昕夢震驚道:「不會吧!」

寧昀淡淡說道:「夏雨庭,去哪了?」

就在這時,雲夢藝走了過來對寧昀說道:「寧昀,陸麟和夏雨庭在做什麼呢?」

寧昀這時皺起了眉頭,然後就見到夏雨庭走了過來,一臉無比精彩的表情。

最後面的則是陸麟緩緩走過來,寧昀問道:「你去做什麼了?」

陸麟微微一笑:「沒什麼。」

寧昀眼色一沉,楊昕夢拍了一下寧昀:「好了,天色不早了,回家吧。」

夏雨庭突然像想到什麼一樣,對三人說道:「我有點事,你們先走吧。」

說完,就飛快地跑回教學樓,三人懵逼地看着夏雨庭離開了。

三人沒說什麼,慢慢地離開了校門,而另一邊,陳雪凝也慢悠悠地走下來,她下意識看了下樓梯口,沒有一個人,看來陸麟沒有等她,不知為何有點失落,突然一個叫聲響起:「請問,你叫什麼名字,同學。」

夏雨庭從陰暗的一角走了出來,面帶微笑,陳雪凝眯起了雙眼……

李樺對着眼前的兩個人說道:「張琦,曾寧,你們兩個一定要幫我啊。」

這兩個人便是李樺的好友,從小學到現在的好哥們,而他們都戴着厚厚的眼鏡,不同的是張琦的頭髮亂糟糟的,不過眼神非常犀利,而曾寧卻是非常活力四射。

李樺說道:「你們能不能找到京師可能鬧鬼的地方?」

張琦無語說道:「大哥,你這不是天方夜譚嗎?京師那麼多的地方,怎麼可能?」

曾宇也附和道:「是啊,範圍太大了,至少一個月的時間,我們才有可能找到。」

李樺:「……」

也在這時,突然李樺突兀地捂住自己的頭,一副頭痛欲裂的樣子,嘴裏喃喃道:「又來了,怎麼回事,啊啊……」

只見有一個冰冷的女聲慢慢地說道:「李樺,來金銘居,我等你,等你……」

伴隨着這個聲音出現的就是劇烈的頭痛,而當這個聲音逐漸停下來時,李樺已經疼得虛脫在地上了。

曾宇和張琦連忙攙扶起李樺,李樺虛脫地說道:「幫我查一下金銘居,快,不然我恐怕撐不了幾天。」

曾宇和張琦相視一下:「嗯。」

陸麟和寧昀再與楊昕夢分別以後,來到了金銘居小區,他們打算通過這裡的地下停車場快速的回到家。

然後在去往地下停車場的路上,陸麟突然發現自己手上的那個紅色魔法陣又開始閃爍。

他疑惑道:「怎麼回事?」

「喂,愣着做什麼?趕緊進來啊?」寧昀站在電梯口催促道。

陸麟趕緊把單車放進去,就在電梯門要關時,傳來一陣「哚哚」的聲音。

寧昀朝外面喊道:「抱歉啊,這裡有兩輛單車和兩個人,電梯已經滿了,請你換乘另一台。」

可那人卻沒有反應,「哚哚」聲越來越近,直到來到電梯門前。

在「哚哚」聲停下來時,兩人紛紛愣住了,因為,眼前出現了一個穿戴着紅色嫁衣的女人。

她非常的漂亮,精緻的五官,潔白的皮膚,可偏偏她的臉色是那種死人的慘白。

就在下一瞬間,慘白的臉上出現了血紅的血印,只見女人似乎輕聲說了什麼?

就在這時,「叮咚」一聲,電梯門應聲關閉。

只見電梯樓層一下來到了負一樓,電梯門打開,外面空無一人。

陸麟寧昀兩人互相看看,陸麟擦了擦臉上的冷汗,顫顫巍巍地說:「剛剛那是什麼?」

寧昀也顫抖地說:「我……我也不知道啊!」

只聽「叮咚」,兩人才意識到應該離開電梯了,兩人慌慌張張地探出頭來,確定外面沒人了,飛快地騎着單車從地下停車場離開。

在他們離開的身後不遠處,剛才那個詭異的女人盯着他們。

待兩人徹底離開了視線範圍後,她轉過身來,黑衣斗篷人出現在身後。

女人眼神複雜,但還是小心翼翼地問道:「你……回來了?」

黑衣斗篷人沒有說話,他抬起了頭,面具之下似乎是無盡的黑暗,然後從那面具之中發出一個冰冷無比的聲音:「你想把李樺引過來,並把他幹掉?」

女人沒有回答,身體發出一陣白光,女人隨後點了點頭。

黑衣斗篷人怒斥道:「你怎麼那麼糊塗?你知不知道我現在的是什麼?如果,你的行為出了差錯,你又要怎麼辦?那個女人現在可是瘋狂的找你啊!她派來的人已經找到這裡了。不單單是你,包括你所保護的她也要死。」斗篷人的語氣就像一個生氣的父親一樣。

女人問道:「你想怎麼做?」

黑衣斗篷人回答道:「你把陸麟和李樺叫來,將你的力量交給他們,至少保證你還活着,哪怕陸麟死了,還有一絲希望。」

黑衣斗篷人低頭看了一下自己:「我現在不算活着,因為戒律,我連靈魂都算不上。不過,你在認主時,應該可以鏈接到風暴龍王,它可以幫你一把。另外,你設一個考驗,我要你激發他們兩個的惡念,如果可能的話,應該能加速我回來。」

女人繼續問道:「那個男孩應該對你很重要吧。你就不怕他死了,你會有什麼變故嗎?」

黑衣斗篷人沉默了一下,隨後說道:「那也沒你重要,另外,那個男孩我相信他。」

接着,黑衣斗篷人向女人走近,用手點了一下她的額頭說道:「這是困靈大陣的陣法,對付那個女人派來的人,應該能起個1,2個小時的作用。我還要去做另一件事,你一定要快。」

女人點了點頭,一瞬間就消失了,黑衣斗篷人也跟着消失了。

黑暗的街道,少女被深深地打進牆裡,嘴角流着鮮血,少女艱難的從牆裡出來,癱坐在地上,大口地喘着粗氣。

望着只有一個街道的金銘居小區,眼神滿是不甘,她用力地拍打這大地,怒吼道:「我龍詩怎麼能……」口氣雖然生氣,但那眼神之中卻是無盡的恐懼。

那個人怎麼那麼強?龍詩回想起幾分鐘前的場景。

當龍詩快要跨過街道時,她突然發現對面出現了一個黑衣斗篷人。

那人只是冰冷地說:「你是她的子孫?天賦還可以,但回去告訴你的先祖母,不是她的東西最好不要碰。」

說完,那人一抬手,龍詩就飛了出去,被打進了牆裡。

龍詩擦了擦嘴角的血跡,要不是她血脈純度夠高,她不死也廢了,那人絕對不簡單。

龍詩望着對面的小區,心有不甘,可似乎又沒什麼辦法,就在這時一個聲音響起:「那個……怎麼回事……」

龍詩一抬頭,雲夢藝顫顫巍巍的指着其身後黑暗的街道的那幾具屍體,龍詩微微一笑,有辦法了。

黑衣斗篷人重新回到了二中宿舍樓,他如幽靈一般,穿過大門,來到了一個宿舍門前,穿過大門而進。

黑衣斗篷人來到了一個熟睡的人的面前,竟然是羽仙!

黑衣斗篷人喃喃自語道:「你是她的後裔吧?長得還真像她,我們三個人的血脈因為戒律而相互吸引來到了這裡,這就是命吧?真不知道你現在還有多少力量?」

說完,他劃破皮膚,讓鮮血流出,滴在羽仙嘴上,一道紅色的魔法陣立馬出現在羽仙的肚子上。

而就在這時,一道清脆的聲音傳入了黑衣斗篷人的耳朵:「住手……」

黑衣斗篷人冷冷地說道:「我們的孩子一定會很出色。」

黑夜還在繼續,陸麟飛快地回到家,他可不想遇見那個可怕的東西。

陸麟躺在床上,緩緩進入夢鄉,而與此同時,他手上的魔法陣閃爍着詭異的光芒。

「這是哪裡?」陸麟感覺這裡是一場夢境,但又好像是一片虛無。

「陸麟。」一道聲音從身後響起。

陸麟回過頭,是一個穿着白色衣服的女人?陸麟驚訝地發現,他看不清這個女人的臉。

但下一秒,陸麟反應過來,脫口而出:「惠!」

他剛想伸出手抓住她,在手即將碰到之際,惠卻如泡沫一般消散,而在消散前,他聽到了一句話:「我還是你的女主角嗎?」

而在消散之後,一雙潔白的手,握住了陸麟的手,陸麟一看,此時看不清的女人變成了陳雪凝,她露出微笑:「那我呢?」

陸麟獃獃地看着她:「我……」

接着下一瞬間,眼前的女人竟然變成了另外的一個人,陸麟更是愣住了,他沒有想到竟然變成了這個人。

羽仙淡淡一笑:「現在是我了吧?」

「不,不是……」陸麟掙脫了手。

羽仙消失了,一切都消失了,陸麟跪在地上,雙手捂着自己的胸口,自己的心很痛!很痛!

「啊!」陸麟睜開了雙眼,還是在家,「嗯,還是在家。」

陸麟望向書桌的鋼筆盒 ,隨後打開底下的泡沫,裏面有一張紙條,陸麟打開一看,眼中充滿着不可思議。

龍詩打暈了雲夢藝,她並不打算殺害這個女孩,相反龍詩她打算利用一下這個女孩。

隨着地上用鮮血寫成的法陣成型,一道道奇異的光芒進入了雲夢藝的身體中,接着龍詩一口鮮血噴出,雲夢藝直接吸收了這股鮮血。

龍詩擦了一口嘴角的血漬,她也沒想到這個計劃竟然這麼成功,這個女孩的血脈意外的跟自己很契合,只要這個女孩的血脈跟自己同步到一定程度,她就會變成自己的血奴。

正當龍詩這麼想的時候,光芒突然消失了,雲夢藝睜開了眼睛,此時她神情茫然,而她的眼睛也變成了像龍詩一樣的黃金瞳。

龍詩走過去,摸了摸雲夢藝,讚歎道:「好,多麼完美啊!」雲夢藝此時比以前更白澤,也更漂亮了,而隨着這一變化,雲夢藝像是一具傀儡一樣點了點頭。

龍詩望着對面的金銘居小區:「真不知道那個人會不會猜到這點呢?」

李樺從黑夜醒來,他大口喘着粗氣,又夢見了,那個女人!

「她找自己到底想幹什麼?」李樺望着床邊的手機,一打開就是張琦和曾宇給自己發來的資料。

李樺翻了翻資料,沒有一點頭緒,這個小區那麼大,地下停車場也一樣,怎麼找嗎?

寧昀望着手機上的信息陷入了沉思,那個女人想要告訴他們什麼?他清楚地記得當時她好像說了什麼?

「那是惡鬼嗎?那她是盯上我還是……陸麟?」寧昀閉上眼睛靜靜思考。

第二天清晨:

李樺早早地來到教室,卻發現陸麟已經在裏面了,此時,陸麟心無在焉,低着頭,眼神之中充滿着疑惑,恐懼還有震驚。

李樺見到陸麟這個奇怪的樣子,問道:「怎麼了?陸麟,遇到什麼事啦?」

陸麟抬起頭,見到是李樺,回答道:「你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鬼嗎?」

李樺愣住了,他想不到陸麟會問這麼奇怪的問題,還沒等他回答,陸麟倒先說了:「昨晚,我們在金銘居小區遇到一個女鬼了!」

李樺一聽,頓時十分激動,這,那麼巧的嗎?他們昨晚就遇到了?

李樺追問道:「你們在哪裡遇到的?今晚,能不能帶我去?」

陸麟一臉怪異地看着眼前之人,李樺似乎有些尷尬,便不再追問,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李樺回到座位上時,陸麟瞟向門口,雲夢藝從門口走了出來,走向座位時,看了一眼陸麟。

陸麟突然感覺雲夢藝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不過他沒多想。

陸麟起身離開教室,剛到門口,就碰到羽仙,羽仙沒有理陸麟,但陸麟回過頭來,看着羽仙,喃喃自語道:「怎麼感覺怪怪的。」此時手上的魔法陣又開始閃爍紅色的光芒 。

而黑衣斗篷人在不遠處的高樓盯着京師二中,露出了微笑:「三個人都到齊了,那麼,風暴也快來吧。」

今天最新天氣預報:

今天晚上京師可能遭到暴風雨襲擊,請各位市民謹慎出行。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