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預第5章 墜入夢境在線免費閱讀

時預第6章 時之沙現世在線免費閱讀

陸麟望着羽仙,不知為何她為什麼有點奇怪,「我怎麼感覺她有點變冷了呢?」陸麟喃喃自語。

「算了,別多想了,去問一下寧昀吧?」陸麟這樣想着。

寧昀在聽完陸麟說的話,臉色一臉凝重:「看起來,那個東西只是讓我們帶個話。」

陸麟沉默了,低着頭不知道在想什麼,突然他聽到了一個聲音:「把他給我帶過來。」

陸麟驚恐地望着四周,除了寧昀,沒有人啊!

緊接着聲音越來越清晰:「把他給我帶過來……」

陸麟知道是那個東西來了,他對寧昀慌張地說:「她讓我們把李樺帶過來,怎麼辦,怎麼辦?」

寧昀嘆了口氣:「看來只有把李樺帶過去了,你回去傳話給他。」

陸麟點了點頭,立馬跑回去通知,而寧昀望着陸麟感覺有了一絲陌生。

陸麟回到教室,對李樺說:「我和寧昀帶你去。」

「哦,謝謝。」李樺回答道。

李樺沒想到陸麟這麼快答應,虧他剛才還去找曾宇和張琦商量今晚他們自己過去。

另一旁的雲夢藝死死盯着兩人,此時,她可以清晰地聽清楚他們兩人的談話。

陰暗的角落裡,龍詩露出了黃金瞳,詭異的黃色瞳孔在黑暗中熠熠生輝。

「那兩個人之中有一個男孩被時之沙選中的吧?正好可以利用一下。」

晚自習下課後,五人組成了小隊,今晚的「冒險」不但時間緊,而且凌晨即將就要下起暴雨。

所以,五人也是急匆匆收拾好,陸麟今晚連陳雪凝都沒有等就離開學校了。

陳雪凝從樓上下來,發現樓梯口那個經常等她的男孩不見了。

「……」

「怎麼了?」

「我是不是錯過了什麼……」

「是那個男孩嗎?」

「是曾經……」

金銘居小區的後門口,有兩個令人意外的人。

雲夢藝和一個特別漂亮的女生站在後門,彷彿是在等誰?

陸麟:「雲夢藝,這麼巧啊!」

雲夢藝看了看在場的眾人:「你們要去做什麼?」

不知為什麼,眾人從雲夢藝身上感受到一股無形的壓力。甚至李樺望着這個自己心愛的女孩,感覺到非常陌生。

雲夢藝對視到李樺的那一刻,眼中滿是厭惡,她冷冷地開口道:「去冒險嗎?帶我們一個。」

陸麟獃獃地點了點頭,其餘三人也是,只有寧昀沒有任何表示。

寧昀看向雲夢藝,眼中多了一絲狐疑,「這是怎麼知道他們去冒險的,還剛好在後門,這一切會不會太巧了。」

「恐怕她們兩個是故意的,恐怕,雲夢藝旁邊那個一言不發的女生才是……幕後黑手。」

就在這時,雲夢藝旁邊的女生眼神轉向寧昀,並開口道:「那你呢?」

寧昀擺了擺手:「你這是命令?還是威脅?」

說完,寧昀盯着那女生,那女生露出一絲詭異的微笑,那笑容彷彿是在看着螻蟻,雙方頓時都安靜下來。

那女生接著說道:「我叫龍詩,很高興認識你,你叫什麼名字?」

寧昀回答:「寧昀。」

龍詩笑着說:「我們兩個今天有點無聊,能不能讓我們加入你們?」說完最後一句話,龍詩完全透露着殺氣。

就在這時,一道女聲突然出現在寧昀的耳中:「帶她們過來,我有辦法保證你們安全,如果你再不答應,你們就會死在這。」

寧昀臉色大變,對面的龍詩臉色也是不好,寧昀想到這,答應道:「嗯,我答應你。」

兩邊頓時都鬆口氣,隨後所有人都在陸麟和寧昀的帶領下,從電梯下到地下停車場。

京師二中的宿舍樓已經熄燈了,黑衣斗篷人剛要踏入宿舍樓時,突然像是感受到了什麼,猛一回頭。

一個白衣斗篷人出現在自己的身後不遠處,看不清斗篷之下的外貌。

黑衣斗篷人也不廢話,抬起手,一團團黑氣出現在自己周圍。

然後,白衣斗篷人一抬手,黑衣斗篷人的黑氣頓時消失。

接着下一瞬間,白衣斗篷人出現在黑衣斗篷人身後,同時,一把閃着光芒的劍架在了黑衣斗篷人的脖子上。

黑衣斗篷人做出了投降的手勢,並問道:「閣下是使徒還是階梯?」

白衣斗篷人笑着說:「算是吧。不過我不是魔神王派來的。我這次的目的主要是為了一個東西。」

黑衣斗篷人問道:「什麼東西?」

白衣斗篷人回答:「時之沙?」

黑衣斗篷人握緊了雙手:「閣下實力冠絕,為什麼需要這個廢物神器呢?」

白衣斗篷人笑着說道:「我知道你的身份,你不用擔心我會把時之沙據為己有,我只是要用它做一件事。」

黑衣斗篷人:「什麼事?」

白衣斗篷人:「阻止風暴龍王的復活。」

「什麼?」黑衣斗篷人轉過身來,語氣之中帶着滿滿的震驚。

隨後說道:「你想要我要怎麼做?」

白衣斗篷人說道:「你要這樣……」

走在無人的地下停車場中,七人彷彿就是這個世界唯一的活物,突然,龍詩抬起了手,示意眾人停下來。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一個穿着中式紅色嫁衣的女人站在眾人面前。

龍詩的嘴角露出了微笑:「你終於出現了。」

女人無奈地說道:「何必呢?你們這樣子做,不說違背戒律,就不怕那位創造你們的大人生氣?」

龍詩不屑地說道:「你懂什麼?它飛升之後,可曾回來?若是沒有強大的力量,那個滅世災厄一旦降下,我們又要如何保全。」

在她說這話時,手中的拳頭越握越緊,緊接着幾乎是咬牙切齒地說道:「所以,把你拿過來吧!」

她正要衝出去,結果那女人伸出手,除了龍詩以外其它人都不清楚怎麼回事就暈倒了。

龍詩頓時停下來,臉色凝重地看着女人:「你根本贏不了。」說完,眼睛一黑。

女人喃喃道:「一切因是造化。」

黑暗之中,李樺睜開了雙眼,望了望四周,依舊是無盡的黑暗。

突然,一束光芒之下,一位少女站在李樺的面前,一身白衣飄飄。

李樺大吃一驚:「雲夢藝,你……」

雲夢藝眼角泛起了淚光:「我討厭你!李樺。我討厭你!嗚嗚……」

李樺心痛似膠,倒退了幾步:「為什麼?為什麼?」

李樺想靠近她,為她撫平眼角的淚水:「我……」

雲夢藝用力地推開了他:「走開,我恨你。」

李樺眼角也泛起了淚光:「為什麼?為什麼?是我哪裡不好嗎?」

雲夢藝回答道:「你為什麼喜歡我?你為什麼在眾人面前向我表白」

李樺反問道:「不可以嗎?」

雲夢藝怒吼道:「你懂什麼?你自以為是的喜歡,自以為是的表白,你考慮過我嗎?你的確是聰明,陽光,耀眼奪目。可你的行為卻把我綁架了,你的優秀徹底把我和你綁在一起,你是多麼噁心啊?我是雲夢藝,我叫雲夢藝,不是你李樺喜歡的人,不是你註定要拿到手的女朋友。」

李樺聽完,看着哭泣的少女,彷彿想起了那個時候。

小學四年級:

「我喜歡你,雲夢藝。」李樺向著面前的少女深情地告白。

望着男孩手中的鮮花,雲夢藝獃獃地看着。

周圍的男男女女起鬨道:「答應他,答應他……」

雲夢藝咽了一口:「滾 Ծ‸Ծ !」

說完,飛身一腳,李樺的帥臉立馬飛向一旁。

眾人都目瞪口呆,雲夢藝的眼神充滿着厭惡,看了一眼周圍的人,冷冷地說道:「走開,別擋路。」

李樺被朋友扶起,望向遠去的少女,眼神之中儘是不解和不甘。

他認識她於補習班中,他們倆陰差陽錯被分配到成為同桌。

一個陽光的女孩,一個優秀的男孩,女孩的成績不是很好,在課後,男孩細心地教着她,久而久之,兩人成了好朋友。

而女孩每次遇到困難時展露地微笑,深深刻在男孩的心上,男孩眼中的女孩越來越深,越來越……

「如果我能在她身邊就好了。」男孩那麼想着。

女孩苦惱地趴在桌上:「啊啊啊啊啊!考試又要不及格了,好難啊!」

男孩微笑地說道:「哪裡不會,我幫你 。」

女孩歪着頭看着男孩:「李樺,你說我要像你那麼聰明就好了。」

男孩淡淡的說道:「你就是你。」

女孩撅起嘴:「真羨慕你能什麼不做,考那麼好。」

男孩依舊面露微笑,什麼都不說。

男孩發現自己越來越關注女孩,她或許不是很美,可她卻像天國的天使將她的陽光灑給其它人。

而男孩卻沒發現自己內心的惡念日益增長,對她的佔有慾越來越強。

終於有一天,男孩回到教室拿東西,看到了女孩和另一個男孩在教室里。

那個男孩似乎受傷了,女孩拿出手帕細心地為男孩擦着傷口,女孩的眼神和微笑就像看着男孩一樣。

男孩沒有說話,握緊了拳頭,一步步地離開了。

回到現在,李樺看着哭泣的少女,想起了曾經的一幕幕,內心充滿着怒火:「難道不是你嗎?難道不是你的錯嗎?我們曾經那麼要好?為什麼?為什麼?不就是一次表白嗎?我改過不就行了嗎?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為什麼要跟我絕交?為什麼不理我?」

「為什麼!為什麼!我究竟錯在哪裡!我……」李樺狂吼道,他感覺難受,好難受,心好像很痛,很痛,他好像收受到無窮的壓力,只有跪在地上,才能減輕壓力,他就這麼發出怒吼……

陸麟醒來,發現自己在家中,天已經明亮起來,他穿好衣服,精神恍惚地走出房間,進行洗漱。

而父母已經在餐桌上做好了早餐,一家三口平靜地吃着早餐。

吃着早餐時,母親問道:「你這次考試怎麼考成這樣?」

陸麟低着頭回答道:「對不起m(._.)m……」

母親說道:「對不起就有用了?考的這麼差?你知不知道那些親戚是怎麼說我的?你能不能爭點氣?你看看人家的孩子,再看看你!」

陸麟低着頭:「對不起_(._.)_ ……」

母親看着陸麟的反應,生氣道:「只會對不起,對不起的,有什麼用?你就不能努努力嗎?你的那個堂哥這一次又考得那麼好,再看看你,我怎麼生了你這個廢物。」

陸麟低的頭更深了:「對不起_(._.)_ ……我是一個廢物……廢物。」

一瞬間,陸麟抬起頭,父母的位置已經被陳雪凝和羽仙佔據了。

陳雪凝眼神充滿着冰冷地說:「你這個廢物!」

陸麟聽到這句時,眼神浮現出悲傷:「我……配嗎?」

陳雪凝譏笑道:「你配嗎?」

「哈哈……哈哈……對,沒錯,我就是一個廢物,廢物。」陸麟突然就像發瘋一樣。

而一旁的羽仙說道:「你是一個罪人,你傷害了我。」

「對,沒錯,我是一個罪人,五年前的外號,都是我的錯,我的錯啊!哈哈……我是罪人,我是罪人!」陸麟的情緒越來越激動。

陸麟的眼中倒映出一幕幕:一個孩子被一群大人圍在中間,他們對於眼前這個孩子毫不吝嗇地進行批判,這個孩子對於大人們對於孩子反對一起在祖先故土上建立新屋,孩子忍着淚水,他知道堂弟已經在這裡有一套房子,現在還要連他們一家的房子也要分一口。憑什麼?憑什麼?憑什麼我們一家辛苦建好的房子要分給人家,憑什麼?憑什麼?

下一幕:「一個男孩給一個女孩取了一個外號,這個女孩在課堂上被大家給嘲笑,而那個男孩還勇敢地承認了,女孩哭了,男孩被罵了,可故事結束了嗎?女孩忍受了這個外號到現在,男孩忘不了她在背後的哭泣,忘不了她逐漸接受這一起,男孩做了一件原諒不了的事情。」

最後一幕:「一個少年被家族裡的人議論紛紛,甚至還有不覺者出言唾罵,母親在家中流着淚數落着男孩。」

陸麟望着身邊經歷的一幕幕,精神越來越來瘋狂:「我……是廢物……我是……罪人……我不……應該活着……我是廢物!啊啊啊啊啊!我是廢物!我是罪人!我不應該活着!我……」

陸麟感覺着自己身上越來越重,彷彿要把他壓垮一樣,他跪在地上,像是承受千斤的重量。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陸麟發瘋似的狂叫,一切都消失了,只有黑暗,無盡的黑暗。

李樺和陸麟都跪在地上,他們內心就像一場風暴一樣肆意宣洩。

而在這時,一個平靜的女聲響起:「只要你獻出你的靈魂,我可以幫你們改變這一切。」

李樺和陸麟都抬起頭來,他們的眼睛湧現出渴望,兩人不約而同伸出了手,說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