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預第6章 時之沙現世在線免費閱讀

時預風暴龍宮(上)在線免費閱讀

正當李樺要說出口時,似乎從他旁邊走過一個身披白袍的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

李樺抬起頭,沒有一個人,但是,他想到了另外一個女孩的身影,兩人無比稚嫩,就像故事中的青梅竹馬,那女孩對他說:「不要成為你討厭的樣子,這可是你告訴我的。」

那是……我懂了,李樺想到了剛才自己差點答應,可在那一瞬間他想通了如果自己答應,不就是雲夢藝口中的人嗎?

陸麟抬起頭,眼中那是一個不被認可的小男孩,一個無法主宰自己的工具,一個身在惡之中的眼淚!

陸麟望了望不真實的周圍,陸麟苦澀一笑,力量自己真的配擁有嗎?

然後,陸麟和李樺異口同聲地說道:「我拒絕。」

「為什麼?」女聲疑惑地問道。

李樺苦澀的說道:「我或許真的做得不對吧……可如果以這種方式獲得她,我……就真正成為她口中的那個人了。也是我最討厭的人。」

李樺說完,黑暗逐漸散去,他發現周圍不是停車場,而是一片金藍色的無邊空間。

而陸麟悲傷地說:「我配獲得力量嗎?哈哈……就算獲得又如何?」說完,黑暗逐漸散去,露出一片無盡的空間。

陸麟回頭一看,發現正是李樺,李樺也是一臉疑惑地望着四周。

就在這時,先前的紅衣女子悄無聲息的出現在兩人面前。

此時兩人才能看清其驚為天人的外貌,紅衣女子開口說道:「兩位恭喜你們通過試煉,簡單介紹一下,我叫朱紫嫣,我是時之沙的器靈,你們可以理解為我是時之沙的AI。長話短說,這幾天給你們帶來的困擾我很抱歉,但是,現在情況緊急,我需要你們的幫助。」

李樺無奈地撓撓頭,對於這幾天的困擾他已經不想說話了,他說道:「什麼幫助?」

朱紫嫣說道:「那個叫龍詩的女孩不是純種的人類,她是龍族與人族的混血種。她是來找時之沙的,我需要你們兩個成為時之沙的主人,不然時之沙落入她的手中,後果不堪設想。」

陸麟則問道:「為什麼是我們兩個?」

朱紫嫣回答道:「你們兩個不是普通的人族。」

接着,又看向陸麟的手說道:「你手背上應該有一個紅色魔法陣一樣的東西,對吧。」

陸麟心裏一驚,他這麼久以來的秘密,竟然被看穿了。

陸麟抬起手,手背上果然出現一個發光的紅色魔法陣,接著說道:「既然都這麼說了,那我們憑什麼要答應你?」

朱紫嫣笑道:「如果你們不接受的話,我保證那女人脫困後,第一個死的就是你們所有人。沒有我,你們就連談判的資格都沒有,這個理由夠不夠?」

陸麟和李樺相視一眼,肯定了這個女人說的話有道理,畢竟寧昀和龍詩對峙時,眾人已經能明顯感受到其殺氣了,而李樺也問出最後一個疑問:「接受這東西,有什麼代價嗎?」

朱紫嫣回答道:「你們在傳承時幾乎沒有代價,可是當你們選擇傳承時,你們就將徹底失去平凡人的生活。你們願不願意?」

李樺和陸麟相視一笑,現在某種意義上說他們別無選擇。

兩人點了點頭,下一瞬,兩人眼前滿是黑暗,而兩人也是感受到了一股清涼的感覺湧入全身。

朱紫嫣望着這片無盡的藍色空間,變出的源源不斷的光球湧入兩人體內,低聲喃喃道:「一切順利,接下來就看你們了。」

說完,盤腿坐下,一個奇異的藍金色魔法陣出現在她腳下。

無盡的星河之中,在一片黑暗深處,一聲龍吟響徹天際,一頭藍色的巨龍睜開了雙眼。

李樺和陸麟感覺身處黑暗中,奇特的是他們都能感受到彼此。

腦海中出現了一幅幅畫面:

在雷電和風暴之中,一道光芒產生,那是一個晶瑩剔透的寶石,一頭只在神話中出現的巨大的蔚藍色巨龍發出緩緩聲音:「從今以後,你的名字就叫時之沙。」

畫面一轉,一個白衣男人在一塊遺迹,撿起這塊寶石,微笑道:「多麼好看的寶石啊!你叫什麼名字啊?」

寶石有些生氣地說道:「哼,不告訴你。」

白衣男人不說話,只是微笑着把他帶回去,男人帶着它游遍美麗的神山,帶着它眺望比天池還美的七彩神池,還帶着它去逛那煙火人間,一人一物,亦師亦友。

畫面又一轉,屍山血海的城池,一雙展開着巨大的黑色羽翼的帶着面具的人,將這塊寶石放在一個法陣上似乎要把它送出去。

寶石說道:「你……」

那人做了一個噓的手勢:「你要好好活下去,接下來的路我不陪你了。」

畫面再轉,一個美麗的紅衣少女,撿起了一塊在古玩店販賣的的藍色寶石,然後,寶石知道了這個少女是當今聖上最寵愛的公主,寶石即將見證這個女孩的一生。

寶石見證了這個少女作為一國公主,被卷進權力之爭,看着自己的丈夫死在自己的眼前。

寶石還見證了,那新皇登基,便要殺她立威,最終,少女在萬千鐵馬中傲然挺立赴死,那是她作為前朝公主最後的驕傲。

而寶石在最後,保住了少女的靈魂,而少女的身體早已在亂世中破敗消亡。

接着畫面消失了,一個湛藍色的寶石出現在兩人面前,它說道:「我在風暴龍王手中誕生,我是這世間最頂級的幻術和空間神器。而我在經歷了漫長歲月,最終來到了你們兩人面前,你們願意成為我的主人嗎?而現在你們有一次選擇,如果選擇了我,那我便與你們共存亡,如果不選擇我,那麼我會讓各位蘇醒,從此我便與各位再無來往。」

李樺聽完,低下頭沉思着,而陸麟看着這寶石,眼神中倒映着另一個人的身影。

陸麟伸出手,摸向這塊寶石,眼神之中充滿着慈愛,像是在看着自己的孩子一樣,他淡淡說道:「你是想活着吧?有壞人在找你,好可憐。你願意相信我嗎?」

寶石發出了亮光,陸麟點了點頭,回頭看着李樺說道:「答應吧,想想那個女人說的話。」

李樺想了想,那個叫龍詩的女孩很有可能在脫離困境後,把他們全殺了,畢竟那帶有殺氣的語氣。一想到這,李樺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時之沙說道:「那請兩位伸出手吧。」

兩人伸出了手,一股股奇特的藍光壞繞在寶石周圍,並且形成了一個契約。

兩人感到一陣疼痛,發現指尖的一滴滴鮮血流出,鮮血在那份契約上變成了兩人的名字。

兩人覺得自己正在與時之沙建立某種聯繫,時之沙最終變成了兩部分,進入了兩人的心臟處,兩人發現自己能感應到時之沙在體內的狀況,而它在結束儀式後,變暗淡了不少。

此時在外面,朱紫嫣的藍金色法陣正在逐漸消失,朱紫嫣抬起頭:「結束了嗎?」

突然,整片空間開始劇烈搖晃起來,朱紫嫣眼中滿是詫異:「怎麼可能這麼快?那個女孩的血脈純度到底有多高啊?這麼高的純度,竟然還能保持人身?這比預計的時間還要短啊!」

就在這時,無數雷電在空間中出現,形成了一幕幕壯觀的雷海,雷海不斷交織,逐漸形成一頭巨龍的模樣。

一頭湛藍色的威嚴巨龍出現在朱紫嫣面前。

就像來自西方神話中威嚴的魔龍一樣,一雙巨大的羽翼,還有頭上類似羊角的形狀,和金色的瞳孔。

巨龍看着朱紫嫣發出人類的語言問道:「是汝召喚吾來有何事?」

朱紫嫣抬起頭,面對着有些咄咄逼人的追問,毫無懼色地說道:「風暴龍王,你的寶貝老婆有點小動作。」

巨龍的眼皮不自覺的翹了一下:「你想說什麼?」

朱紫嫣伸了個懶腰,慢悠悠地說:「嗯,如果你不幫我,我保證這世間又會多了一位風暴龍王。」

風暴龍王聽完,其金色瞳孔滿是怒色:「那個女人還真是膽大包天 。」

朱紫嫣緩緩說道:「幫不幫我?」

風暴龍王看着她,發現她的目光是如此的堅定,在面對比自己強大的可怕敵人竟然沒有絲毫恐懼,這麼多年了,還能見到這麼有勇氣的弱小人類,它哈哈大笑:「好,那老夫便幫你,看看你要做什麼?。」

朱紫嫣站了起來,法陣也隨之消散,陸麟李樺兩人也出現在風暴龍王的面前。

兩人一睜開眼,便發現自己的眼前出現了一頭只在神話中見到的真實生物。

兩人不禁感嘆一聲:「原來這世界真的有龍啊!」

風暴龍王看着這兩個小鬼,有些不屑地說道:「這就是時之沙選擇的小鬼啊!」

李樺聽着這口氣,感覺有些被冒犯到,而一旁的陸麟看着這頭巨龍,滿是好奇,全然不在意它說的話。

朱紫嫣拍了拍手,拉回眾人的思緒,說道:「各位,現在情況有點緊急,你們兩個恐怕還是有點懵。我來跟你們簡單說明一下,要抓時之沙的幕後主使是……」

說著,看了一眼旁邊的風暴龍王,見它沒有任何反應,接著說道:「就是這位時之沙創造者的妻子—娜迦亞,至於為什麼那傢伙要抓時之沙我就不是很懂了。不過,風暴龍王接下來會把一部分神力注入到時之沙中。當然了,這個目的是為了修復時之沙的能力,當年它為了救我幾乎犧牲了一大半自己的力量,所以你們現在根本無法使用時之沙的能力。不過,你們也別高興太早了,因為,時之沙幾乎沒有戰鬥能力。」

聽到這,李樺嘴角不禁抽搐了一下:「這什麼玩意啊?現在外面有人虎視眈眈,可他們卻沒有半點戰鬥能力,這……」

不過李樺終究沒有把心裏話說出來,而陸麟低着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朱紫嫣看着兩人繼續問道:「還有什麼想問的嗎?」

陸麟看了看自己的手,心想這會不會有什麼奧秘,於是抬起頭,舉起了手,露出了手背上的魔法陣,而風暴龍王看到這魔法陣,眨了一下眼,眾人感覺氣氛頓時冷了下來。

陸麟感覺不對勁,小心翼翼地問道:「這是什麼東西?」

風暴龍王死死地看着陸麟,陸麟感覺它好像十分討厭這東西,而那眼神就好像要殺了自己一樣,就在他以為自己下一秒就要被它拍死時,它輕聲地發出「誒」的一聲。

風暴龍王口吐人言說道:「你們所在的世界只是這顆星球的表面,真正的世界是在這顆星球的內部,那是你們無數神話所描寫的仙境,我們也是你們口中的神話。而這個世界是有造物主的,只不過因為某種原因,它消失了。但它留下了一個東西,叫做戒律,這是這個世間最嚴厲的法律,具體的觸發條件只有那群造物主直系後代,就是一群自稱為神族的人才知道。而一旦觸發了戒律,只要還在這顆星球,就無法對其進行逃避。而生靈是可以通過吞噬和鏈接兩種修鍊方式進行生命層次的進化,也就是你們口中的成神或成仙。當然了,具體的修鍊方法我可以傳授給你們,應該會給你們有大用。而吞噬顧名思義就是通過器官進行各種形式的吞噬,近的比如說進食,遠的可以說你可以吞噬空氣中的一種微量物質,那是你們你們叫做靈氣的東西進行修鍊。鏈接就比較複雜了,它可以借用某種介質將某種事物進行連接,從而進行增強和傳遞,不過一般來說,鏈接比吞噬更容易提升力量,但穩定性卻不如吞噬。」

「至於你手上的東西,就涉及更多東西了。這就要說到隨着萬千生靈的發展,以及萬千生靈的不斷壯大,出現了一些十分強大的種族,其中最強大的四族被稱為四大主神族,分別是龍族,神族,人族,以及精靈族。」

說到這裡,三人不禁為自己的族群感到自豪,畢竟自己的種族能夠在一群神話生物中獲得如此的地位。

而風暴龍王下一句話卻潑了一盆冷水:「你們是不是認為人族很強?」

其它三人頓時一愣,風暴龍王嘴角擺了一個笑臉:「單純來看,人族是主神族中最弱的。甚至還不如一些其它種族。」

陸麟有些不服氣地說道:「那為什麼現在地表已經沒有龍族了,而且現在是我們人類是這顆星球地表的最強生物。」

風暴龍王看着陸麟有些氣急敗壞的樣子,有些羨慕地說:「因為你們是造物主創造的最平衡的物種,你們人族的血脈非常弱小,因此可以融合其它物種的血脈,創造出混血種。你們要知道,血脈越強,繁殖越困難,就單單龍族的生育周期高達十幾年甚至億年為單位。而人族非常平衡,比你們能生的沒你們強,比你們強大的沒你們能生。久而久之,你們自然越來越強大。」

「不過,只要突破戒律成為神,就沒有多大意義了,一位神祇在沒有意外的情況下,完全可以做到無限壽命,甚至還可以遠遁宇宙,當然,一般來說走出太陽系,就很難再回來了,對於真正的神哪怕你們人族能生,該比你們強還是比你們強。」

接着,風暴龍王深吸一口氣:「不過,那是要考慮沒有滅世之劫的情況下。而你手上的這個魔法陣是魔神族的印記,你是魔神族的後裔,是未來執行滅世之劫的人。」

陸麟心裏一驚,這手上的東西竟然是一個魔神族的東西,而他是那個未來執行滅世之劫的人,那豈不是他是這世間生靈的敵人。

陸麟抬起頭,眼神沒有絲毫恐懼,只剩下了漠然,畢竟自己這一生的意義就是這麼可笑,於是他淡淡地問道:「那你為什麼不殺我?」

風暴龍王沉默了,一人一獸互相看着對方,過了很久,風暴龍王有些無奈地說道:「殺了你又有什麼用?殺了你,還會有無數魔神族,只要這世間生靈不滅,魔神族也會不滅,而你也是人族啊。至於魔神族是什麼,就看你能不能回到原本的世界了,你只需要記住統帥魔神族的人被稱為魔神王,也被我們稱為滅世災厄。」

「好了,時間不多了,我該將神力注入給你們了。」說完,風暴龍王伸出龍爪,一道道雷電湧入兩人體內。

兩人感覺自己就像沐浴在雷池中,**和燒焦的感覺湧入大腦,而在承受痛苦時,兩人能感覺自己身體內的時之沙正在發出閃耀的光芒。

而風暴龍王在看着兩人,眼神逐漸變得不對勁,並且貌似在害怕這什麼?

風暴龍王扭頭看向朱紫嫣:「你……知不知道他們身上有什麼?」

朱紫嫣搖了搖頭:「只知道大概的,具體的,不清楚。」

風暴龍王冷笑道:「哼,這兩個小傢伙身上有大東西啊。可惜呀,可惜呀。」

朱紫嫣慢慢靠近它,疑惑地說道:「你現在不在星球上,而你跑到宇宙去做什麼?」

風暴龍王一聽,愣了一下,有些苦笑道:「我在逃避……」

朱紫嫣也同樣被這回答給搞懵逼了,這麼強大的生靈竟然……

風暴龍王看着被它「折磨」的兩人,嘆了一口氣:「你不懂魔神王的恐怖,那是真正的滅世災厄,它能毀滅一切。雖然,我這樣做是苦了娜迦亞了,她是我看着長大,也是我親自毀了她!」

說到這,風暴龍王低下了頭,默不作聲。

空氣又變成了一片死寂,過了一會, 風暴龍王看着朱紫嫣,語氣複雜地說:「那孩子向我請求要救你,如果他們成功了,你就會死。」

朱紫嫣沉默了,看向兩人,喃喃道:「我……其實不算是它的主人,如果沒有那孩子我早死了,現在,我……並不想在勞煩它了,這世間我已經看透了。」

就在這時,陸麟在雷海中受折磨他艱難地發出聲音:「你真的以為時之沙是把你當主人嗎?作為智能程度最高的神器之一,它是把你當家人啊!至於這孩子我一定會照顧好它。」

朱紫嫣聽完,想到了曾經的種種,那是屠刀即將落下之時,藍色的寶石告訴她,它曾經失去了一個重要的人,現在它不想在失去任何一個人。

藍色的寶石發出光芒,耗盡自己的所有力量,保住了少女的靈魂,少女也變成了時之沙的器靈,二人不斷輾轉,最終,時之沙察覺到了什麼,來到了一座城市,等待着一位少年。

朱紫嫣看着陸麟,她似乎想到了時之沙口中的那個男人,朱紫嫣嫣然一笑:「我答應你,我相信你一定會做到的。」

朱紫嫣向陸麟走近:「可是,可悲的命運無法改變,你……」

陸麟看着朱紫嫣,嘴角露出一絲苦笑:「這算是我這個廢物第一次用命做出的承諾了!也有可能是最後一次。」

接着,雷電變成了實體化的風暴,兩人發出無盡的慘叫,風暴龍王用龍爪抓住了朱紫嫣。

朱紫嫣在龍爪中被一個藍色的防護罩籠罩住,最後消失了。

風暴漸漸停止了,兩人從恍惚中歪歪扭扭地走出來,而空間逐漸崩潰,風暴龍王看着逐漸崩潰的空間,緩緩說道:「接下來,就看你們了。」。

「如果可以,陸麟希望你能好好善待那個女孩。」風暴龍王帶着一絲懇求看着陸麟。

陸麟回答道:「你說是龍詩?」

風暴龍王點了點頭,最後便消失了,而一切都回到了原本空曠的停車場。

不遠處,是暈倒在地上的寧昀等人,而龍詩和雲夢藝緩緩站起,站在兩人的對立面。

雲夢藝此時眼神空洞,就像失去了靈魂,變成了一具傀儡。

龍詩望着對面的兩人,扭了扭脖子,松一松骨頭,邊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響時,邊滿懷殺氣地說:「你們是要我動手,還是你們自己投降。」

李樺看着龍詩旁邊的雲夢藝擔憂地問道:「你把她怎麼了?」

龍詩滿不在乎地說:「我只是把她變成我的血奴,現在,她只是我的傀儡。」

「你!」李樺咬牙切齒地看着龍詩,手中的拳頭不自覺的握緊了,他現在真想把這女人千刀萬剮,他緩緩踏出一步。

陸麟見到這情況,攔住即將要衝上去的李樺,示意李樺不要衝動,接着用手指着自己說道:「放了其它人,我們兩個跟你走。」

龍詩不屑地笑道:「就憑你?你們有什麼資格和我談條件?」

陸麟淡然地說:「那我們兩個就死給你看,現在時之沙跟我們徹底捆綁起來,如果我們兩個真的死了,時之沙也會徹底消失吧?我想這樣你也完不成任務吧?」說完,兩人身上都閃起來藍色的光芒。

「除非你想跟我們賭一波,究竟是我們的命重要還是你們的計劃重要。」

龍詩死死地盯着兩人,確實,她賭不起,如果這兩人真的是一個狠人,那麼時之沙消失,她們一族幾百年以來的大計毀之一旦,後果她想都不敢想。

龍詩怒哼一聲,一陣陣藍色的法陣出現,最後除了四人,其它人都被法陣傳送走了。

龍詩對兩人說道:「可以了嗎?」

陸麟點了點頭,接着,轉身瘋跑,頭也不回,連一旁的李樺也愣住了,然後也轉身瘋跑。

龍詩沒有生氣,她幾乎就是一瞬間來到了兩人的面前,在兩人震驚的表情下,兩發手刀直接打暈兩人。

龍詩扭過頭:「哼,不堪一擊。」

接着,招呼雲夢藝過來抱起兩人,飛快地離開了金銘居小區。

兩人以完全不是人類的速度奔跑,很快,兩人來到了京師的郊外的一座小山。

龍詩對着小山,割破了自己的手腕,鮮血噴涌而出,散在土地上,竟然形成了一個奇特的法陣。

龍詩向土地磕了三個頭,緊接着,大地崩裂,小山竟然裂出了一個口子,正當龍詩和雲夢藝即將踏進去時。

一道白色的身影沖了出來,一拳直接把雲夢藝連同她抗的李樺和陸麟兩人直接打飛出去。

龍詩沒有料到會有這種變故,還沒有做出反應,白色身影就來到她面前,一拳把她打進去。

白色身影站在分裂口前,喃喃道:「那傢伙提供的情報還挺靠譜的。」

說完,徑直走了進去,小山又漸漸合攏,一切都回復正常,好像從來沒有發生過。

京師二中的操場上,黑衣斗篷人伸了伸懶腰:「那個人應該已經找到風暴龍宮的入口了吧,算了算時間,陸麟他們也應該傳承完畢了吧。現在,就看那個人怎麼解決了,畢竟娜迦亞那傢伙可不簡單,她可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野心家。如果失敗了,恐怕這世界要被鬧得天翻地覆吧……」說完,他的斗篷之下折射出一抹冰冷的凶光。

馨陽和柒月趕到了金銘居的停車場,馨陽嘆了口氣:「來晚了一步,時之沙估計已經被他們拿到了。」

柒月也嘆了口氣:「走吧,迫不得已使用這最後的方法。」

馨陽對柒月說道:「你說第七使徒會重新復活,有所準備嗎?」

柒月搖了搖頭:「不知道,不過,根據月馨那裡傳來的消息,第七使徒基本上已經死了。至於復活,基本不太可能。」

馨陽想到在那距離京師海岸不遠處的可怕深淵,即將要上演一場大風暴,就說不出來什麼滋味。

馨陽問柒月說道:「那東西還要準備多久?」

柒月答道:「最快在凌晨三點完成,不過我們恐怕沒有多少時間了。」

12:00到了,京師的大鐘樓震震敲響,這是風暴即將來臨之際。

一個面帶紗巾的女人,望着王座下臣服的子孫,她厲聲道:「今天,就將是我們風暴龍族生存滅亡之日,不成功便成仁。」

「開祭!」一道聲音響起,一道道聲音緩緩站起,眼神之中充滿着狂熱。

有的時候,某些事情開始了,就再也停不下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