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淮海刑偵大隊停車場。

徐長勝一邊朝自己的私人車走去,一邊講述着本次抓捕。

「本次抓捕是針對四號毒品交易,也就是大眾所說的海洛因。」

「消息是由一位線人提供,準確性極高而且交易的量也很大。」

「按照線人情報。」

「買家打算購買五手的四號毒品,一手五克,這都已經二十五克了。」

「至於賣家的話。」

「已經是二進宮的老油條了,這次販毒再進去,就算不吃花生米,也得牢底坐穿了。」

「買家和賣家屬於第一次交易,兩人並不熟悉。」

「他們安排的交易地點在中山路步行街,遊客眾多、人流量大,能夠極好的掩蓋他們行蹤。」

「這都是老油條的手段啊。」

正如徐長勝所說那般。

一些真正的販毒吸毒老油條,選擇交易地點的話。

其實。

非但不會在偏僻的角落,反而通常都是在鬧市區。

人流量多,就是最好的保護色。

特別是……

這種先前從未交易過的人員,兩方誰都怕是警察釣魚執法啊。

「為了避免他們醒來,導致交易取消,我們採取便衣行動。」

「除了我們三個之外,還有十多個人一同參與本次緝捕,屆時會隱藏到各個角落和地方。」

「你們兩個人就跟我在一起,免得搞出什麼動作,讓他們醒了等會。」

「對了,剛剛林局說了。」

「以後你們兩個跟着我,不過也不用叫我師傅,顯得我太老。」

「直接叫哥就行了,比你們都快大一輪了,也不算佔便宜。」

聽完大致的抓捕事項。

以及。

後續的安排。

蘇銘和王虎兩人,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答道。

「明白!」

三人並肩而行。

走到自己的私家車前。

徐長勝掏了掏口袋,忽然愣了下,直接把口袋都翻了出來,都沒有看到車鑰匙。

緊接着。

徐長勝貼到車窗前,看到座位上的那串鑰匙,猛拍大腿道。

「我淦!」

「車鑰匙丟車裡了,這下麻煩了,得叫開鎖的來了!」

「必須抓緊時間,不然抓捕可要出問題了!!!」

說完之後。

徐長勝看向身旁的蘇銘和王虎,有些懊惱的嘆了口氣道。

「我這人啥都好,就是這些小事容易忘記,經常搞得丟三落四。」

「這都已經是第三次,我把鑰匙丟到車裡忘記拿出來了。」

「行了,我打電話給開鎖的人,也算是輕車熟路了。」

為了避免徐長勝太過尷尬。

頭腦靈活的王虎,看到旁邊的自助售貨機,隨即緩解氣氛道。

「勝哥,銘哥,你們要喝什麼嗎?」

「剛好在這等開鎖的時候買瓶水,等會蹲那些人估計還要挺長時間。」

徐長勝心思根本不再這裡,擺了擺手隨意道。

「都行。」

「你看着買。」

而後又猛的砸了下車頂。

「該死!」

「這個開鎖的也不知道幹啥去了,怎麼沒接電話!」

站在旁邊的蘇銘左右四顧片刻。

快步走到不遠處的鐵欄杆,扯下一段綁縛用的細鐵絲,來到車門旁道。

「勝哥,你讓一下。」

「我看看能不能直接開鎖。」

正打算撥打其他開鎖電話的徐長勝,見到蘇銘手中的細鐵絲。

下意識的讓出位置,但也不抱多少期望道。

「行。」

「蘇銘,你試一試吧,我找下其他開鎖電話。」

說完便不再注意。

開始搜索起最近的開鎖店鋪。

但三秒後。

「咔噠————」

清脆的鎖匙打開聲響起。

蘇銘直接拉開車門,毫不在意道。

「好了,勝哥。」

「我們抓緊去既定位置,準備安排本次抓捕吧。」

看着拉開的車門。

徐長勝頓時呆住了,手機還舉在耳朵旁,傳來開鎖匠的聲音。

「喂?」

「喂?誰啊?」

「說話啊?煞筆騷擾電話。」

隨着電話被掛斷。

徐長勝也立刻反應過來,深深看了眼蘇銘手中的鐵絲。

迅速拿起鑰匙,發動汽車道。

「來,上車!」

蘇銘將細鐵絲塞入口袋,拉開副駕駛車門,看了眼還在自助售貨機前的王虎喊道。

「虎子,走了!」

看着已經啟動的車子。

王虎愣了一下,而後懷抱着一大堆水和飲料,立刻小跑過來。

「卧槽,來了,來了,等我下。」

……

車子發動。

朝着中山路步行街行駛而去。

徐長勝側頭看了眼身旁目光堅毅的蘇銘,看似漫不經心道。

「誰教你的啊?」

「這種開鎖速度,可比一般的老師傅都要快了啊。」

蘇銘沒有立刻回答。

腦中則是不斷回憶起,在那十萬起的犯罪模擬中。

可不少需要利用開鎖技能,進行偷盜或者入室殺人的案件。

毫不誇張的說。

現在蘇銘的開鎖技巧,比起一輩子干這個的老師傅,也差不多哪裡去。

至於其他的技能。

當然也是相差無幾,這就是模擬犯罪十萬次帶來的加成。

將腦中的思緒壓下。

蘇銘則是聳了聳肩,頗為輕鬆的回答道。

「看網上學的。」

「起碼總體來說並不難,只要能多試一試,每個人都能掌握。」

對於這個明顯是敷衍的回答。

徐長勝沒有絲毫意外,也沒繼續追問,臉上依舊帶着笑容,目視前方道。

「真不愧是警察考試這麼多年來的第一個滿分,網上看看就能學會這種開鎖技巧。」

「說起來。」

「如果小銘你不是刑警的話,我剛剛非得拉你去備案下才行。」

蘇銘側頭看向窗外。

眼眸閃爍,在心裏吐槽不停。

「如果不是刑警,怕是這世界都不知道要出多少懸案了。」

「模擬十萬次,最完美的犯罪,自己都已經能信手拈來了吧。」

在徐長勝和蘇銘兩人交談之時。

坐在後排的王虎,則是懷中抱着數瓶水一臉懵。

時而看着蘇銘,時而看着徐長勝。

什麼鬼?

要不要這麼誇張?!

明明就只買了幾瓶水,為什麼跟不上話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