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什麼!」

「給我看一下!!!」

徐長勝不敢相信的眼眸顫動,迅速將王虎手機搶了過去。

下一秒。

這名壯碩男子的詳細通緝信息,已然是映入眼帘。

【A級逃犯】

姓名:羅震

年齡:32

性別:男

特徵:頭髮偏長、體型壯碩、左手小指缺損

案件大概:十五天前,在吉省春市夥同另外兩人在春市郊區毒品交易點搶劫械鬥,共殺害三人,重傷一人,總計搶奪財物十萬餘元,三人案發後往南下潛逃。

……

相較於公布給民眾的通緝單。

這種在警察系統內部的通緝信息,明顯要細緻不少。

徐長勝看完之後。

盯着不遠處還在抽煙的壯碩男子,笑眯眯的表情不再,眼神冷冽道。

「好傢夥。」

「原本只想抓個癮君子,沒想到釣出大魚了!」

「看起來……」

「這個叫做羅震的A級逃犯,可不是所謂的要買四號毒品,而是要用這次交易做鋪墊……」

「再來一次黑吃黑啊!」

說到這裡。

徐長勝按下的微型耳麥,隨即不容置疑道。

「情況有變。」

「阿奇、老林,這個人是吉省的A級逃犯,還有一個同夥潛藏着,暫時不要打草驚蛇。」

「你們就跟在他的身後,千萬不要暴露行蹤,等他去找另外兩個逃犯的時候,再實施抓捕一網打盡!」

「對了。」

「老陳、小許,你們跟着那條魚兒先收網了吧。」

「要注意下。」

「你們跟的那條魚有沒有在打電話,必須等他沒有打電話的時候再收網!」

「我擔心……」

「剛剛這個逃犯就是打電話給那條魚,就為了得到信任進一步約出來,再來一次黑吃黑!!!」

將命令下達之後。

徐長勝呼出一口濁氣,臉上露出一抹後怕。

剛剛要是直接把這個壯碩男子緝捕,絕對會驚動另外那兩個潛藏的亡命之徒。

到時候。

自知被警方發現,無路可逃的那兩個亡命之徒。

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情,真是有些不敢想像。

因為這些亡命之徒。

明白走到絕境後,直接上街進行無差別殺人,都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將腦中繁雜思緒放下。

徐長勝神情複雜看向身旁的蘇銘,感慨讚歎道。

「蘇銘。」

「你真是讓我太驚訝了啊!」

「竟然能夠如此敏銳的發現情況不對。」

「如果等會能將那三名逃犯一網打盡的話,你這絕對是大功一件。」

「不過我有些好奇……」

「究竟是什麼原因,能讓你判斷出這個壯碩男人是一名來自東三省的重大逃犯啊?」

坐在後排的王虎。

亦是連忙靠上前,同樣着急的催促道。

「對啊,銘哥,你快說說。」

「到底是怎麼發現這個逃犯的啊?給點經驗,兄弟也想立個功啊!」

看着好奇的兩人。

蘇銘不由得挑了挑眉,他可不打算說自己剛剛的推測。

畢竟。

解釋起來實在太麻煩,還會被繼續追問,隨即聳了聳肩輕鬆道。

「沒啥技巧。」

「只要你能養成,每隔一段時間看看內部平台發佈的逃犯通緝單,你也可以做到。」

「我剛剛也是覺得……」

「這個壯碩男子看的眼熟,但又不確定所以才提一嘴。」

「說起來。」

「之所以印象不深,也是因為他把長發剃成平頭了吧。」

毫無疑問。

這個解釋非常合理。

畢竟確實有不少的刑警,都有時不時看看通緝逃犯的習慣。

徐長勝則是嘖嘖兩聲,依舊是感嘆的誇讚道。

「不管是分析出來,還是平時有看通緝逃犯的習慣。」

「小銘,你這可算是大功一件了,到時候提前轉正也不是難事了。」

「現在就安心的等等,看下這個逃犯究竟什麼時候和其他人匯合!」

……

在眾人安靜等待的時候。

老陳和小許兩位刑警,也是找了個僻靜地方,將賣家直接抓捕緝拿。

也許自知這次將是三進宮,而且販賣的毒品克數不少。

就算是不吃花生米。

也得在監獄裏度過十幾年。

這個外號是瘦狗的賣家,直接就嚇得渾身顫抖,說不出完整的一句話。

隨着瘦狗被抓捕。

本次行動的所有人,都將目光匯聚到了那個逃犯身上。

只不過。

令所有人感到不解的是……

足足十分鐘過去。

這個叫做羅震的A級逃犯,都始終是在步行街中閑逛,根本就沒有其餘的任何行動。

甚至。

還有空去店裡買了條新褲子,把原本的沙灘褲換掉了。

只不過。

卻是會經常性的掏出手機查看。

這幅模樣。

就彷彿是在等待着什麼指令般。

徐長勝摩挲着下巴,眼神凌厲的思索着,按下微型耳麥道。

「阿奇、老林,你們兩個人是不是暴露了,讓這條大魚醒了?」

「所以他才刻意停留在步行街,不準備去和另外兩個人匯……」

還沒說完。

徐長勝便推翻了自己的猜測,搖了搖頭繼續道。

「那也不對啊。」

「在自知暴露的情況下,這種亡命之徒應當要做出什麼不可控事情了吧,還有心思買褲子?」

「難道說……」

「問題出在抓到的瘦狗身上!」

「這三名逃犯打算黑吃黑,可由於隱藏的那兩個人始終沒聯繫到瘦狗,所以認為瘦狗和羅震暴露了!」

「只有這種原因,才能夠解釋羅震為何始終不走,而且還時不時的掏出手機查看!!!」

很明顯。

身為經驗豐富的刑警,徐長勝的推斷能力完全不弱。

立刻就想到問題的源頭,隨即連忙溝通道。

「老陳、小許,你們立刻把剛剛收繳的瘦狗手機拿出來看下。」

「有沒有短訊或者未接來電?我懷疑那三個逃犯正在聯繫瘦狗!」

數十秒後。

眾人的耳麥中傳來回應。

「老徐,確實有兩個未接來電,最近的那個是在兩分鐘前。」

「由於我和小許沒注意,剛剛漏掉了這個電話,但我估計他們用不了多久就會再撥電話過來!」

「可現在的關鍵是……」

「瘦狗這個老油條,現在害怕的話都說不成一句,只要一接電話立馬就會暴露啊。」

「我估計兩次電話沒人接,那兩名逃犯也快要醒了,等不及瘦狗這傢伙情緒平復了!」

此刻的情況很棘手。

如果下一通電話沒接到,另外兩名不知藏在哪裡的逃犯,就會明白已經暴露,絕對會第一時間繼續逃竄。

到那時。

即便是從羅震口中得到那兩名逃犯的線索,估計也將無處追查。

就在時間越發緊迫的時候。

蘇銘按下了微型耳麥,無比自信的緩聲道。

「陳哥。」

「你能用最快速度把瘦狗和手機,帶到勝哥這裡來嗎?」

「我可以模仿瘦狗的嗓音接電話,那兩名逃犯大概率是聽不出差別!」

「既然他們打着黑吃黑的算盤,那自然也能用這種辦法釣出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