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模仿瘦狗的聲音?

蘇銘所說的話語,令徐長勝和王虎都不約而同愣了下。

帶着詫異和疑惑的神色,徐長勝頗為認真的問道。

「小銘,你確定嗎?」

「這麼短時間就能模仿瘦狗的聲音,還能讓另外那兩名逃犯聽不出來?」

「要知道。」

「這可是抓捕另外那兩名逃犯的最好機會,如果出了問題可就難辦了啊。」

雖然先前蘇銘的表現很驚人。

但這可是抓捕兩名重大逃犯的寶貴機會,徐長勝自然也是無比的謹慎。

一旦又被他們逃走,問題將更為棘手難處理!

報復性的無差別殺人,也是有可能發生的事情!!!

蘇銘沒有立刻回答。

而是用手扯了扯自己的嗓子,略微試音兩聲後,竟用着和徐長勝幾乎一模一樣的嗓音道。

「勝哥,我覺得可以試一試。」

「我高中時候本來想當聲優,所以練過一段時間的變聲,絕大多數的嗓音我都能模仿。」

「況且電話本來就會有些許失真,絕大多數人肯定是聽不出問題來。」

坐在後排的王虎。

聽到蘇銘這改變的嗓音,眼中充斥着驚駭和震撼,心中更是吐槽起來。

這他喵……

銘哥是什麼天才啊?

只是高中時候自學過一段時間的變聲,咋就能隨便模仿別人的聲音啊!

明明都是一起上的課,為啥自己就像個廢物啊喂!

不過。

王虎永遠都不會猜到。

這哪是蘇銘高中自學的變聲啊,分明就是在模擬犯罪的時候。

為了完美進行各種形式的詐騙犯罪,蘇銘所學習和掌握的一項技能!

徐長勝則是將驚嘆收斂。

當務之急是抓捕這三名A級逃犯,隨即毫不猶豫按下耳麥。

「老陳,抓緊把瘦狗帶過來。」

「千萬別讓另外那兩個逃犯醒了,不然就麻煩了!」

隨着指令下達。

原本帶着瘦狗正在返回警局途中的老陳,立刻調轉車頭,以最快速度朝着蘇銘三人所在的位置趕來。

……

三分鐘後。

一輛越野車漂移入庫,停在了徐長勝車子的旁邊。

老陳直接押着瘦狗,快速將其塞入徐長勝的車子里,拿出塑封袋裝着的手機皺眉道。

「老徐。」

「那兩個逃犯又打來電話了,再不抓緊處理的話,我感覺他們又要跑了啊!」

此刻情況緊急。

還不等別人提醒,蘇銘便立刻行動起來,看向正在顫抖的瘦狗,不帶絲毫感情道。

「瘦狗。」

「現在立刻給我說一句話!」

渾身顫抖不停,只想着這次進去,究竟要吃花生米還是牢底坐穿的瘦狗。

根本無法說出完整的一句話,只是微張着嘴。

「我…我…我……」

但除了我這個字外。

瘦狗始終蹦不出其他的半個屁。

可是。

時間和情況根本不等人。

「啪!!!」

一道清脆的巴掌聲響起。

瘦狗露出驚恐慌亂的神情,右臉出現明顯的五指紅印。

在場所有人皆是連忙抬起頭,無比驚愕的看向蘇銘,完全沒想到蘇銘會做出這種動作。

但蘇銘似乎完全不在意,僅是冷漠的盯着瘦狗。

「說句話。」

看着蘇銘那種……

好似殺過不知多少人的冰冷眼神,瘦狗的心理壓力頓時比牢底坐穿還在,連忙緊張大叫道。

「警官,說什麼啊!」

「您要讓我說什麼啊,我真不知道啊!」

在恐怖的壓力下。

瘦狗終於是完整的說出了一句話。

蘇銘亦是收回目光,從老陳手機接過塑封袋,輕輕咳嗽兩聲扯了扯嗓子,拿出瘦狗的手機。

看了眼徐長勝,頗為認真嚴肅道。

「勝哥。」

「不能把一切的希望,放到那個叫羅震的逃犯會和另外兩個人會面上。」

「所以你最好在我接通這電話的時候,立刻讓大隊里的技術科人員,開始追蹤定位這個手機號的位置。」

「即便這兩個逃犯立刻換手機卡,為了黑吃黑應當也不會更改交易地點,用兩種手段追蹤才是最為保險的辦法。」

「現在我要接電話了。」

「大家千萬不要出聲,以免讓這兩個逃犯起疑。」

蘇銘的話語瞬間提醒了徐長勝。

立刻推開車門並且示意將瘦狗拉走,同時開始聯繫刑偵大隊的技術科,進行電話號碼追查!

而在此時。

蘇銘亦是接起電話,打開了擴音器,用着跟瘦狗相差無幾的嗓音不耐煩喊道。

「喂,誰啊?」

「一直打電話幹嘛?急着找死嗎?勞資正爽着呢!」

雖然現在瘦狗看起來慫的一批。

但是。

蘇銘能夠大致判斷出……

作為一名二進宮的老油條,並且還擁有進貨四號毒品的途徑,平時做事必然是囂張的不行!

否則的話。

這次交易也不會身上滿是燒灼酸臭味,就簡單的套個工人衣服來到中山路了。

所以。

用這種語氣態度來接電話自然最合適。

三秒後。

正如蘇銘所想的那般。

那兩位潛藏起來的A級逃犯,非但沒有對自己的態度表示不滿,反而是呵呵一笑毫不在意道。

「狗哥,那五手貨我已經收到了。」

「那可是真的純啊,比起其他那些加了雜質奸商,不知道好了多少啊!」

此話一出。

車內所有人都已經徹底確定了。

真如蘇銘剛剛所說的那樣,這兩名潛藏的逃犯,根本就沒聽出任何的問題!

都是把蘇銘當成了瘦狗!

蘇銘並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依舊用着不耐煩的語氣。

「貨好,那不是應該的嗎?」

「你踏馬去魔都隨便找個人問問,那家進的貨能比我瘦狗好?懂不懂這地界誰管的啊?!!」

「廢話就別說了。」

「好好的抽去吧,五手還抽不死你,掛了!!!」

說完之後。

蘇銘便毫不猶豫的掛斷電話。

最年輕沒經驗的王虎,看到本來都釣到大魚了,蘇銘卻直接將電話掛斷,瞬間愣住連忙急道。

「銘哥,這是做啥啊?」

「剛剛不是沒問題嗎?怎麼突然把電話掛…….」

蘇銘則是壓了壓手,打斷了王虎的後續話語。

將再度顯示來電的手機拿起,給在場幾人簡單看了眼,頗為冷靜和自信道。

「先前只是試探。」

「真正的較量,現在才剛剛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