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這種手裡有人命的逃犯。

那就是真正意義上的亡命之徒和驚弓之鳥。

隨便一點異常,都會令潛藏的那兩人繼續倉惶逃竄不知所蹤。

因為只要被抓到,那就是一顆花生米的事情了。

這一點。

從被派出交易的羅震依舊在步行街閑逛,還沒得到返回命令便可看出。

確定沒被警察發現的時候。

那兩人就會小心的不能再小心,而一旦知曉行蹤暴露,那就會變成……

啥都可能幹出來的亡命徒。

所以。

剛剛蘇銘之所以率先掛斷電話,就是要欲擒故縱。

以此來徹底放鬆兩名逃犯的警惕。

這種欲擒故縱的技巧。

蘇銘都不知這四年來,在多少起的模擬案件中用過了,頗為熟練。

同樣坐在後排的老陳,思考蘇銘剛剛行為數秒後,頗為感慨道。

「有點本事。」

「這是打了個精妙的反邏輯啊。」

「在正常逃犯的設想中,先前瘦狗多次電話沒接,很可能是被警方控制了。」

「而這次卻突然接起,絕對有瘦狗答應配合警方的可能性存在。」

「所以一旦聯繫上,如果不做任何掩飾,直接詢問後續交易或地點,必然打草驚蛇,導致逃犯受驚流竄。」

「可現在採取主動掛電話的方式,無疑能徹底打消他們的懷疑。」

「畢竟。」

「在逃犯的心中,正常警察為了抓到他們,可不會捨得掛電話啊!」

「厲害,這細節處理……」

還沒說完。

老陳就急忙停下了話語。

因為。

蘇銘已經是將對方立刻又打來的電話接起了。

同樣設置為外放擴音,模仿着瘦狗嗓音極其不耐煩道。

「踏馬的是不是想死?」

「勞資都說了,現在正爽着呢,一直打電話來干屌啊?!!」

蘇銘這暴躁、粗鄙的語氣。

不僅沒讓那兩位逃犯生氣,反而是更加放心。

「狗哥,別急,您別急啊。」

「我這如果沒有大生意的話,怎麼敢在您爽上天的時候,打電話來打擾您啊。」

「這不是有大生意,有急事嘛!」

蘇銘嘴角露出一抹嘲諷。

大生意?

怕是已經迫不及待要黑吃黑了吧。

「大生意?」

「你踏…踏馬還能有什麼大生意?就今天這五手的小白夠你玩很久了。」

「沒事別…別煩勞資,不然有…有你踏馬好受的!!!」

為了進一步增加可信度。

蘇銘甚至還偽裝出吸食完毒品呈現的迷亂感,話語更是粗鄙不堪,神似那種不學無術的街頭混混。

電話的另一端。

似乎更加興奮了,連忙催促道。

「狗哥,狗哥,真是有大生意啊!」

「你應該能聽出來,我不是魔都本地人,乃是從吉省專門來這個大城市買貨的啊。」

「先前那五手只是試試水,看下狗哥的貨純不純。」

「現在一看。」

「狗哥真是魔都一號人物,那貨真是沒得說,所以我打算多買一點,帶到吉省去賣賺個差價啊。」

「狗哥,您看……」

「現在有沒有多兩塊的量?勻給小弟下?」

與此同時。

徐長勝輕輕的拉開車門,給蘇銘等人比了個OK的手勢。

這代表着……

刑偵大隊的技術部門,已經通過電話號碼確定了這兩位潛藏逃犯的大致位置了。

接下來。

就是要看這兩位逃犯將要選擇在哪裡交易,是否和技術部門確定的位置一樣了!

蘇銘眯了眯眼睛,故意停頓兩秒,繼續道。

「兩塊?」

「一塊就是250克,兩塊就是一斤,你踏馬的小比崽子,能吃下這麼多小白?」

「你該不會是條子的人,專門來引出勞資吧?」

「兩塊小白?」

「踏馬如果被逮住,勞資就連苦窯機會都沒有,直接領個幾塊錢的花生米就行了!」

這番咆哮怒罵和地下黑話夾雜的話語。

令站在旁邊的徐長勝,都不禁的挑了挑眉,先是疑惑詫異而後長舒一口氣。

疑惑詫異究竟蘇銘是從什麼地方,學會這麼多的特殊技能,簡直堪比犯罪天才了。

開鎖、變聲、心理揣度等等,警校也不教這些東西啊!

但看到蘇銘身上的警服。

徐長勝內心的疑惑和詫異瞬間都消散了。

不管是從哪裡學到這些古怪技能。

只要蘇銘身上穿着莊嚴的警服,那就足夠了!

外放的手機。

此刻再度響起了逃犯的聲音。

「哪能啊,狗哥!」

「我怎麼可能是條子的人啊,要真是條子派來坑你的,現在咋還能打電話,您就說是不是?」

「之所以要再買兩塊小白,真就是為了小賺一筆啊!」

「狗哥,您可是魔都的地頭蛇,我們這種外省人,肯定不敢亂來做什麼啊!」

「咋樣,狗哥?這筆生意您做不做?」

蘇銘嘴角微微上揚。

知道對方已經徹底被他的節奏帶着走了。

「只要不是條子釣魚,那生意我自然要做。」

「也算你們聰明,在這魔都地界,要問誰能做、敢做這兩塊小白的生意,除了我瘦狗真沒別人了!」

「但……」

「整整兩塊小白,你們知道多少錢嗎?能吃的下?」

以為瘦狗上套。

打算黑吃黑的兩位逃犯,根本沒有絲毫猶豫。

「哎呀,放心狗哥!」

「我們兩兄弟特地從吉省過來,就是為了做大生意啊,你別擔心能不能吃下了!」

「不過。」

「因為這個量實在大,我們也怕您這地頭蛇,所以交易地點就由我們來提供,就選在……」

「魔都東寧區的郊外恆塑廢棄廠房怎麼樣?」

「這個大量在鬧市區肯定不合適,還得是偏僻點好,這個地方我們查過了,基本不會有人經過完全可以放心交易!」

「到時狗哥可以多帶一兩個人來,我們完全不介意。」

「畢竟。」

「生意是要長久做的啊,狗哥肯定也不會就盯着眼前的這些錢對不對?」

東寧郊區恆塑廢棄廠房!

聽到這個地點後。

蘇銘立刻看向旁邊的徐長勝,用眼神示意是否和刑偵大隊技術科查到的位置一樣。

徐長勝沒有多餘的動作,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

得到肯定的回應後。

蘇銘再度用上不耐煩語氣,好似非常勉強道。

「行,就按你說的。」

「真是小比崽子,還怕勞資瘦狗黑吃黑。」

「這麼多年來,那個魔都的人不知道,勞資瘦狗賣的貨最純,就算進了苦窯也沒供出半個兄弟?」

「不說了。」

「在那個廠房等着吧,等勞資爽的這個勁過了,就帶着兩塊小白過去!」

說完之後。

蘇銘沒有絲毫的遲疑猶豫,便將這通電話掛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