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素瑤姐?

她可是村子裏最漂亮的姑娘,我姐姐從小一起長大的閨蜜。

她,消失了?

3.

沈佳明回來了。

起初他強烈反對娶個農村媳婦,但在看到姐姐之後,他的眼睛一亮:

「你是我見過的最美的女孩。」

甚至還不住誇獎姐姐身上很香。

我以為姐姐用了什麼香料,可湊近一聞,差點被頂一個跟頭。

明明還是那股腥的要死的味道。

姐姐如願同他訂婚。

訂婚宴前一天,姐姐弄回來一個大木桶,將那面膜倒了足足小半袋進去。

我用家裡最長的擀麵杖攪和半天才拌勻。

姐姐就在那一桶血漿似的面膜里泡着。

再出來的時候,她美得像是天仙,整個人都閃着泛紅的光。

她顛着腳尖,像在電視里看到的女明星那樣,用浴巾裹住自己,款款回屋。

我跟在她身後拿着她的衣服,小丫鬟般唯唯諾諾。

在經過灶台邊上的玻璃房時,裏面的小白蛇忽然變得躁動起來,瘋狂地吐着信子。

那是沈佳明送姐姐的,說是國外流行養這玩意兒。

我縮縮腦袋,我住的柴房裡,一到夏天全是各種小草蛇,搞不懂為什麼還要養起來。

姐姐俯下身子,伸出鮮紅的指甲敲敲玻璃:「你也覺得我很美是嗎?」

那小蛇似乎一晚上都十分不安,不停用頭撞擊着玻璃。

半夜,姐姐滿臉不耐地推開柴房的門:「把那蛇搬到這裡,吵死了。」

「可是佳明哥說,它需要住在恆溫的環境里,那個玻璃箱子通着電呢,我這沒電..」

姐姐生氣地揉着太陽穴:「明天全村人都得來,睡不好的話我就不漂亮了!」

「呵,你這種醜八怪自然是不會懂美麗女人的苦惱。」

無奈,我只好進去搬出那個箱子。

小蛇在經過姐姐身邊的時候再次發狂,直到離開她有段距離,才安靜下來。

一整夜,我不敢闔眼,緊緊地抱着玻璃箱子,用體溫溫暖它,生怕小蛇死掉。

早晨我是被嘈雜聲吵醒的。

在外面打工的媽媽也回來了。

她像只聒噪的鸚鵡,挽着姐姐的胳膊,獻寶似的跟來湊熱鬧的村民說自己的大妮現在多麼好看,能嫁村長兒子多麼給她長臉。

我透過柴房門的縫隙看着她,心裏一陣悲哀。

妹妹二妮死的時候,她都沒回來看一眼,如今竟高興得好像沒有過這個女兒。

那天家裡好熱鬧,小小的院子擺滿流水席,我也跟着沾光,可以上桌飽餐一頓。

人們吃飽喝足散去,趁沒人注意,我偷偷夾起一塊肘子去了後院。

小妹死之前說過,以後她想頓頓吃肘子。

去到埋二妮的地方,我吃了一驚。

旁邊不知何時立起一個新的墳包。

4.

沈佳明和姐姐的婚禮,定在一個月之後。

訂婚宴那天晚上,姐姐徹夜未歸。

第二日聽她在院子里哭着對送她回來的沈佳明說,要他對自己負責,婚禮必須抓緊。 這些天,偶爾我搬柴火進屋子裡,聞着那股血腥味是愈發濃郁。

那小蛇自然也不能進屋,一直跟着我住柴房。

可這天,將將九月的天氣,不知怎麼突然降溫,嘴巴呼出去的都是白霧。

姐姐怕小蛇凍死,只好再次讓我把它搬進屋裡。

我抱着玻璃箱剛踏進屋裡,那蛇便跟瘋了似的,弓起身子做出攻擊狀,細長的信子不住地翻飛。

詭異的花紋配着它癲狂的反應,讓我的手止不住地打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