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明天就該是姐姐和沈佳明的婚禮了,卻發生這檔子事。

聞訊趕來的村長看到媽媽的慘狀後,皺眉搖搖頭。

「沒法子了,婚禮先取消吧。」

姐姐卻不願意:「婚禮不能取消!我媽生前的願望就是看我嫁給佳明!」

村長拗她不過,喊來沈佳明,沒想到他也跟着魔似的,口口聲聲堅持要完成婚禮,不然立刻就要出國,再也不回來。

家裡一片混亂,村長家的人不得不繼續做着婚禮前的最後準備。 幾個常張羅白事的嬸子拉着我一起給媽媽擦身子、換壽衣。

褪去媽媽原本穿的衣服,眾人齊聲尖叫起來。

媽媽的胸口,有一個紫紅色的掌印。

一個嬸子捂嘴瑟瑟說道:「哎呀,這是她家二妮回來了。」

「聽說那孩子心臟被野豬掏了才死得哇。」

其他人跟着七嘴八舌起來:

「當時就說她家該好好送走二妮的,橫死怨氣最大。」

可是她們沒發現,這掌印分明是成人大小。

絕不是妹妹的。

10.

「她心臟沒了。」

秦瑪麗又來了。

仔細看,媽媽的左胸位置的確微微凹陷,只是她身上除了那個掌印,沒有任何外傷。

這句話,姐姐也聽到了。

但她假裝沒聽到,繼續忙前忙後籌備着明天的婚禮。

「你家後院,埋了幾個人?」

聽到這句話,姐姐才頓住,陰騭地看向秦瑪麗。

「你以前不長這樣吧。」

秦瑪麗兀自繼續說著。

「你用的什麼東西獲得的美貌?」

「你們家現在的力量很複雜,喜喪相交只會讓力量更強大難控,勸你先不要急着辦婚禮。」

「還有,物極必反,你的身體開始出現變化了吧。」

最後一句話剛出口,姐姐驚恐地摸了下自己的小腹,收手時衣角被微微帶起。

隱約看到那裡的皮膚似乎布滿皺紋,乾巴巴的像風乾的蘋果皮。

姐姐兇狠地瞪着秦瑪麗:

「歪門邪道。」

「都是被你的破藥膏害的。」

「趕緊滾!沒有人可以阻撓我跟佳明的婚事!」

秦瑪麗倒也不惱,抬腿便走。

我跟上去,小聲問她:

「你昨天召喚出幾個..怨靈。」

「我看到她了,她不是二妮。」

秦瑪麗不回答,只是說:

「這才剛剛開始。」

「冤有頭,債有主。此債不清,冤氣不結,不會結束的。」

11.

秦瑪麗的話,應該還是讓姐姐聽進去了。

她破天荒地同意暫緩婚禮,說是要先讓媽媽入土為安。

本該是她成婚的前夜,她卻不在家。

只留我一人。

我嚇得要死,生怕被什麼惡鬼纏身。

好在無事發生,一夜平安。

快到中午的時候,姐姐回來了,身後還跟着個老頭,叫祝九先。

他扎着道士頭,看起來頗有些門道的樣子。

可是說不上來為什麼,他銳利且探尋的目光讓我有些害怕。

「那葯,你沒給她吃?」

他當著我的面問姐姐,這個「她」,顯然指的是我。

我想到二妮死前,姐姐在我們飯里埋下的藥丸。

「吃了,不知道為什麼沒用。」姐姐語氣篤定。

祝九先狐疑地繼續打量我,卻沒追問下去。

「你們這屋子裡有邪祟,不知被誰引出來的。今晚有大凶之兆。」

祝九先指指我,不由分說道:「你,今晚給你媽守靈。」

說完揮揮手趕我出去。

我剛走到院子里,便聽到祝九先說:「這粒假死葯你睡前服下,可管12小時。」

「你妹和鄰居那丫頭,不會善罷干休的。」

「死人至陰,容易引魂,讓她待在你媽旁邊,或許能幫你擋一劫。」

媽媽的屍體就放在院子里,原本放姐姐彩禮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