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這裡搭了個簡易的棚子。

白天幾個嬸子用熱水敷軟了她的臉和四肢,現在她看着沒那麼猙獰可怖,好像只是睡著了一樣。

我站在那裡訥訥地想,明天過後,躺在這的會是我嗎。

12.

我在地上鋪了些雜草,入夜後和衣躺下。

恐懼讓我高度亢奮,過度緊張卻讓我迅速疲憊,我竟睡了過去。

不知睡了多久,胸口忽然傳來一陣憋悶感。

像是有石頭壓在上面,我強撐着睜開眼,只看到一個黑乎乎的後腦勺。

有人趴在我的身上聽我心跳。

許是感受到我醒了,那顆頭緩緩轉動。

「姐姐,你的心跳好有力。」

「我好羨慕。」

是妹妹二妮。

她直起身來,無神地望着我。

小小的身體上,空着一個大大的洞。

我想到媽媽的死相,絕望地想,我也會被隔空取走心臟嗎。

可她沒有繼續動作,只是起身離開。

「找大姐。」她向著前方。

我這才發現,不遠處還有個人。

月光下,隱約看着是對門的素瑤姐。

沒過一會兒,屋裡傳來凄厲的喊聲。

只是聽着不像姐姐,有兩道聲線。

似乎是妹妹和素瑤。

叮鈴咣啷翻找摔打東西的聲音不斷傳來,夾雜着她們生氣的嘶吼。

「找不到啊!」

「找不到啊!」

那聲音越來越近,下一瞬,我看到她們重新出現在我眼前。

妹妹詭異地笑笑:「那就把她殺了吧。」

素瑤附和道:「那就把她殺了吧。」

然後只見一團黑霧迅速逼近,我瞬間失去意識。

13.

早晨我是被一盆冷水潑醒的。

要不是那刺骨的寒意過分真切,我還以為自己已經被挖心而死。

那祝九先正面色鐵青地望着我。

我連忙四處摸索着自己,完好無損。

眼窩忍不住一熱,我知道,是她救了我。

祝九先問我,昨晚都看到了什麼。

我只好一五一十道來,才剛說了一句,他突然暴跳如雷:

「你說什麼?死得是最小那個?!」

他衝進屋裡,質問姐姐這是怎麼回事:

「我不是說了嗎?中間那個要務必保證吃下藥,另外一顆給誰都行!」

聲音大到我在院外都聽的一清二楚。

姐姐有些不情願:「她長得那麼丑,我塗了她的心血又有什麼用啊!我可不要跟她一樣丑!」

我遲鈍地理解着他們的對話,所以,本來必死的該是我嗎?

祝九先拽着姐姐出來,將她推到我跟前,粗暴地用袖子將我臉上的水擦乾。

「瞪大你的眼看看,她丑嗎?她只是臟!她生的比你現在還好看!」

姐姐難以置信地看着我。

從她放大的瞳孔里,我看到了自己的模樣。

似乎..真的長得還挺好看。

「蠢貨!當初那葯是專門用能克她的料製成!」

「就算含冤而死也奈何不了你!」

說到這,祝九先一頓,死死盯着我:

「不對,不對,你既服下藥,為何毫髮無損?」

事已至此,我也不敢再瞞着了,只好磕磕巴巴地告訴他,那碗飯我給豬吃了。

姐姐聞言臉色變得慘白:「難怪二妮死那天,圈裡的花斑小黑豬也…」

祝九先的聲音更是焦急:「完了啊!畜生血會破壞葯的法力,還會助長邪祟能量!」

「我不玩了,我不變美了,不嫁沈佳明了還不行嗎!」

姐姐邊說邊瘋狂撓着自己的胳膊、脖子,我這才發現,她身上血紅一片,一碰便簌簌往下掉着碎屑。

祝九先冷笑一聲:「晚了,那兩個女娃怨念極深,不取出你的心臟,不會善罷干休。」

「而你的皮子,也會越變越糟,除非她們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