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姐姐一聽這話,怨毒地瞪着我,聲音冰冷問道:「那藥丸還有嗎?」

祝九先嫌惡地翻了個白眼:「當初我交待你務必給她吃下,你不聽。」

「現在事情被你搞砸,兩個女娃明擺着衝著毀你容、要你命來的。」

「倒不如..」

他看着我露出一抹狡黠的笑。

「讓她替你去死。」

祝九先用小刀將姐姐掉屑的皮膚颳了些下來,用些特製的膠水粘在我的臉上。

又剪了她一撮頭髮,綁在我的發梢。

還割開姐姐的手指,用她的血在我手上畫下引靈符。

最後他讓我今晚睡屋裡,而姐姐睡柴房。

14.

我好久沒有進屋睡了。

姐姐的房間跟城裡的房子似的,有軟軟的床,厚實的被子。

真可惜呀,這麼好的東西。

今晚要被毀掉。

我趴在窗戶上,看着祝九先在做最後的準備。

他將柴房的門縫死,貼上符紙,並掛了桃木劍。

又在院子**用鬼燭擺下陣法,方向一路朝着我所在的房間。

一切的準備都是為了保護姐姐,而將危險引到我這裡。

看着他擺放妥當,盤腿坐於**開始施咒念法,我也縮回腦袋,躺到柔軟的床上。

我愣愣地望着天花板出神,院子里的燭光和透進來的月光交相輝映,惹人恍惚。

看着看着,我忍不住笑出聲,他們倆,為什麼不奇怪我一點也不反抗呢。

15.

十二點一過,院子里開始出現異響。

我一骨碌爬起來,注視着外面的情況。

什麼也沒有。

可柴房門口那一圈蠟燭的燭火,卻傾斜得格外厲害,像是有人經過帶起了風。

然後只見那傾斜像多米諾骨牌一樣,一路向著我所在的房間湧來。

到達門口時,院子里的蠟燭齊齊熄滅。

「嘿嘿,找到你啦。」

與此同時,兩張臉出現在我面前的窗戶上。

害怕只存在一秒,看到妹妹那沒有血色且枯瘦的臉,更多的是難過心痛。

我忍不住放聲大哭:「二妮對不起,我該攔着你吃下那碗飯的!」

下一瞬,她們倆出現在我身旁。

我說的話,她們自然是聽不明白的。

「挖你的心,扣你的皮。」

妹妹話音剛落,一隻冰冷的手撫上我的臉,尖銳的指甲滲進皮膚。

「嘶啦」一聲,一層皮被揭起。

我看着妹妹將那張由姐姐皮膚碎屑粘成的假皮,小心翼翼地貼到自己臉上。

「就是為了這副皮囊嗎?你挖掉我的心,磨成粉,塗到你自己的臉上?」

「我當時那麼疼,那麼疼。」

「你卻無動於衷。」

我這才恍然原來姐姐的面膜是這樣得來的。

難怪,她身上有腥味。

一旁的素瑤默不作聲,在我身上不斷摸索。

在觸到心臟的位置時,她動作停住。

像是露出爪牙的小獸,格外長的指甲向下弓起,死死摳着我的心口,我低頭可以看到已經有血絲滲出。

我摩挲着寫在掌心的咒語,猶豫着不忍念出。

這是前些天秦瑪麗寫給我的。

只要一念,她們便會體驗到煉獄般的痛苦。

足以讓她們忌憚不敢靠近我。

可是她們已經夠可憐了,我不忍心。

素瑤的力氣越來越大,眼見她準備使出全力時,傳來第四個人的聲音:

「不是她。」

16.

妹妹和素瑤立刻消失不見,我連忙起身,只見院子里也空空蕩蕩。

柴房的門依然牢牢緊閉。

世界安靜的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

這時我忽然發現,柴房門口的符上,開始出現血跡,像是有人用手指蘸着血在寫字。